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5.1贺文【kingsman】噢他真是我的菜(EH)【中】

【中】

 

5.


“Harry 、Hart”

 

 

Roxy喃喃自语,确认般地重复了这个名字,重重咬在了后面的音节上。

 

 

Eggsy鸡啄米般用力点头,Puppy眼猛地亮起,期待望向他的好友,接着,他却从Roxy的眼中收获到了一种极为嫌弃的同情目光。

 

 

 “Harry Hart。”Roxy缓而慢地又重复一次,“你爱上了Harry Hart。”

 

 

 她直视着她的好友,犀利言辞像尖锐的长枪般插进他的胸口:“你在开玩笑吧,Eggsy。首先,你们的年龄差近三十年,你在他眼里不过是个发育不全的毛头小鬼;其次,他绝对是个直的,而且他可是影帝Harry Hart,影帝怎么会自毁身份跟一个默默无闻的新人小鬼在一块儿?别想了,你绝对追不上他的,这已经不是身份差距的问题了——你可千万别想你们会是一对相反数的绝对值。”

 

 

“噢Roxy……”他觉得他的青梅竹马愈发毒辣了,毫不留情,刀刀见血,枪枪穿心。

 

 

“别找借口自我安慰——你是不知道关于Harry Hart之前的传闻吗!?”Roxy 一耸肩,指尖捻在杯口,优美红唇一张一合:“他自出道,便以儒雅贵公子闻名,他23岁出演那部让真.贵族.美颜Guy先生对他一见钟情的《旧日同窗》时你还不知道在哪儿,而且你看看他的层次,层次——以及传闻中曾追求过他的人的等级。等-级!”她刻意在最后一个单词上再次咬重发音。

 

 

“我都知道,Roxy,我知道他肯定比你知道的更多。”Eggsy往后靠了点儿,撇撇嘴,“他没结婚不是吗?他的童年至今也没人挖掘得出来,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个直的。”

 

 

“也同样不知道他是不是个弯的。”Roxy一阵见血地评论,这让Eggsy鼓起嘴,闷闷不乐地伸手蹭着面前空荡的啤酒杯,指肚反复在杯口划拉着圈儿,

 

 

“也许他只是洁身自好,或者……崇尚柏拉图。”Eggsy努力为自己的感情归属可能性找着牵强附会的理由。

 

 

“哈,崇尚柏拉图,这多好,那你这辈子都别想把他拐上床了——还是说,只靠这种精神交流就能满足你?”

 

  

“……Roxy,你是个淑女,得矜持一点。”

 

 

 “哈——”

 

骑士小姐露出一个同情又无奈的真诚表情,上身撑在桌面朝Eggsy倾去,“真的,Eggsy,以好友的身份来说,我会全心全意支持你祝福你并为你祈祷这场恋情有所收获,但以公正的旁观者角度来看,你没戏。”

 

 
“噢Roxy你不能这样对我————我的心好痛,他碎了。”

 

  

6.

不管Roxy如何嫌弃,毒辣,嘲笑,刺激——Eggsy都清楚知道,她还是会支持他的。

 

这就是死党的好处。

 

哪怕他的这份满怀真挚的小小恋情里充满了各种尺寸的不确定性四边形。

 

 

那天晚上Eggsy认真地想了想,甚至幻想了好几种Harry接受他表白时的笑容和他理应回复的亲吻方式,但最后的最后除了他嘿嘿嘿地抱着枕头笑了半天,他懊恼地发现没有一种方式能对他的实际情况产生任何帮助。

 

 

最后他只能暗戳戳地给Harry发了一条对演技产生疑问的短信——毕竟这可是他获得这个角色以来生活中最大的变化,他有了Harry Hart的手机号啦!

 

 

短信在发出后很快便获得了回复,他看着屏幕上一条来自 Harry❤ 的短信,以及在那被自己编注得无比羞耻的爱称之下的几句简短却有效的安慰,胸口的惴惴不安迅速如皱巴巴的衬衫被熨斗蒸汽喷洒般抹平了。

 

 

他想了想,飞快地又发了一条短信,“我没事了,不过您明天能拨空点评一下我的绅士礼节么?”

 

 

Eggsy忐忑地抓着手机,很担心Harry会拒绝他,他忽然有点害怕看Harry回复的消息,于是他把手机翻个面埋进软绵绵的枕头里,不消一会儿,手机再次响起短信提示音,他猛一下子弹起上身,一把捞出陷入柔软枕头里的手机,对着屏幕瞪大眼,然后他似乎全然不知他的面部表情有多痴汉般傻笑起来。

 

 

Harry的回复仍旧简单,却对安抚Eggsy的心情极为有效。

 

 

【OK,10’o clock,my house。】

 

 

他抱着手机滚在了床上。

 

 

7.

翌日Eggsy起了个大早,或者说他其实没怎么睡。

 

 

他浑浑噩噩地,整整一宿,反复折腾,每次躺下后又都跳起来,打开衣柜查看他的衣服,拽下一件又很不满意地挂回去,直到他终于成功地染上了不太明显的黑眼圈。

 

 最后的最后他仍是套上了Adidas的运动衫,踩着他认为会为他带来好运的同款运动鞋,一路兴奋小跑到了Harry家门口。

 

 

尽管出发前计算过时间,却还是到早了。

 

 

Eggsy不得已在Harry家门前来回踱步,十几分钟的时间莫名难熬,直到Eggsy快把Harry家门口那几棵盆栽的叶子数了个遍,总算差一分十点,Eggsy按捺不住胸腔里麻雀吱吱嘎嘎一样欢腾的小心脏,郑重其事地按响了Harry家门前的暗红色门铃。

 

 

他身后一条看不见的尾巴摇得欢快。

 

  
8.

白色木门朝内开启时,Eggsy瞬间感到他又无法控制那个脱缰野马一样的小妖精了。

 

 
但他总要控制的,毕竟朝大大尖叫这种事实在不应该是一个在休息日向前辈请教电影相关礼节的后辈应该做出的事情。

 

 

 可是,他向上帝发誓这真是太考验他的忍耐力了。

 

 

 给他开门的Harry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衬衫———白衬衫!而且领口还是敞开的,Eggsy甚至能清晰瞥见在那缺少两颗扣子锁住的领口下若隐若现的锁骨。

 

 

这真是——该死的棒透了———

 

  

“Eggsy?”

 

他听见Harry用那种特殊的嗓音唤他,语气中一丝疑惑,便急忙甩开过于天马行空的幻想,迅速迈进Harry为他让出的门廊通道,并朝Harry打了个后知后觉的招呼。

 

 

“Morning,Harry……”

 

Eggsy的目光随着Harry的转身再度迷失了,Puppy眼闪闪发光,一眨不眨地盯住这位年长绅士,视线在他转身之际的腰线下滑到臀线并反反复复痴缠不已。

  

上帝他穿白衬衫真他妈好看,一转身的腰部在略宽松的衬衫下拧出极好看的弧度,他发誓他不是故意去看那迷死人的腰线,更不是故意下流地对Harry的屁股目不转睛,他只是不知道该把视线放在哪儿——噢该死的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一个五十岁的男人会有这么好看的腰和屁股!?

 

Eggsy可怜兮兮地在脑海里不断呻吟,他开始担心他今天的礼仪课程了,他甚至很想给Roxy打个电话,寄望于这位死党能传授给他一些掩饰爱慕与渴望眼神的有效方法。

 

 

他祈祷Harry千万别看出他的见鬼心思。

 

 

他就这么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想法,以至于他跟着Harry来到客厅,Eggsy都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幻想状态。

 

 

“Eggsy,现在,你可以开始了。”

 

 年长的绅士为自己倒了杯Hennessy Paradis干邑,坐进沙发,身体后仰,双腿交叠,以一个微倾斜又优雅至极的角度朝Eggsy轻一点头。

 

 

“Haaaaarry—————”

  

猛一激灵的年轻人险些手脚并用地扑到年长绅士身上,好在他及时清醒并制止了自己这极不冷静的行为,深呼吸,吐气,Eggsy总算老老实实地演绎起他对剧本中几个片段的理解。

 

 

“Eggsy。”年长的绅士食指轻叩桌面,“我必须夸奖你,你的礼节已经比最开始进步很多,虽然,这个小动作并不是这里的最佳选择,但你整体做得很好,你是个非常有天分的年轻人。”

  

Eggsy一下子放松了,被Harry称赞所获得的快乐充满了他,他抬起金绿色的眼睛,咧嘴笑开,不存在的耳朵和尾巴一瞬间像不会疲惫的永动机般拼命摇晃。

 

 

但他很快便笑不出了。

 

Harry换了个坐姿,这位无时无刻不在吸引他目光的年长绅士斜倚的姿态比刚才更诱人了,Eggsy在快要窒息的情况下无比困难地将视线从Harry的腿上挪开,回到领口的敞开处时他又觉得不太好了——Harry全身都是迷死人的性感点,Eggsy口干舌燥地想着,可怜兮兮地将视线继续上移,直到他的目光毫无阻碍地闯进Harry黑框眼镜后的深棕色双眼。

 

 

噢噢噢噢这真是太太太太糟糕了,玛利亚的圣光也拯救不了他坠落的速度————

 

 

那双眼睛里有漩涡,或者黑洞,总之是能将他全身捆缚动弹不得强烈吸引他坠入其中的某种物质,并且,是令他那么心甘情愿地、不愿自拔地溺死在那双波光荡漾的眼眸里。

 

 

假如与Harry生在同一个时代就好了。


 

Eggsy恍恍惚惚地想,就不会错过他这么久,也许——不,是一定会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


 

TBC

*************

 跟俺说说话嘛>3<

 

*《旧日同窗》即为《同窗之爱》,Guy便是Rupert Everett 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评论(26)

热度(80)

  1. 春天种下一只toma秋天收获一堆番茄墨鱼加油过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