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东卷】东卷爱之Miss you(3)

第4段应该就是完结……这系列的小段子也许以后会时常有点,其实。。真是本来就是为了练习肉……ORZ

俺就是个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傻白甜……

*********

3.

 

小卷也喜欢他。

 

几乎是彻底确定了,卷岛一瞬间红起来的脸,标志性的害羞动作,以及并没有拒绝自己那个轻柔到像羽毛拂过般、落在他樱色面颊上的吻。

 

东堂整个人都飘飘然地,简直要欢呼雀跃起来。

 

在那一天,他们再不仅是最好的对手,也成为了重要的恋人。

 

关于恋人,东堂有着很多畅想,他觉得他太喜欢卷岛了,喜欢到了每天听不到卷岛的声音就心里不安的地步,喜欢到了每周看不见卷岛的脸就浑身不对劲的地步,喜欢到了连他自己都说不出怎样程度的地步。

 

应该不仅仅是喜欢了

 

是爱吧。

 

那一天在同班女生的星座杂志里瞥到一篇关于灵魂伴侣的散文,东堂暗戳戳地想到了卷岛,带着股炫耀的心情瞥完了全文后,他笃定地再次认为卷岛就是在漫长孤寂后上天让他遇到的那个让他怦然心动的正确的人,无论灵魂和生活,都完完全全能够契合的那个人。

 

东堂那么单纯地幸福着,理所当然地认为灵魂伴侣应该在一起,那样想当然地认为他的小卷会一直在他身边,就算高中毕业也仍能在闲暇进行酣畅淋漓的爬坡,是对手也是恋人,有很多时间让他们一起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情,也许他们会成为职业选手,也许他和卷岛都会继承家业,但无怎样,他们都会继续爱着骑车和爬坡,驰进春天飞散的樱色花雨,夏天炙热明媚的阳光,秋天的红叶与凉风,以及冬日飘起小雪的浪漫,四季更替,他们总会在一块儿,哪怕是成了年迈的老爷爷,他们仍旧会手牵手地走过箱根的山路。

 

因此大概从没意识过,他和卷岛的距离,会拉开到无法再用单车牵引的长度。

 

不仅仅是一个电话就能到达的,不再是他想见就能简单见到的,哪怕直飞也要用上十三个小时的,日本到英国的距离。

很遥远。

真的是很遥远。

东堂首次认知到这一事实时,他才发现他对卷岛的想念到了无法抑制无法承载的地步。

 

虽然他生过卷岛的气,他气他的小卷为何最后才告诉身为恋人的自己,这让他感觉被抛弃了,甚至他感觉自己没有被卷岛放在与他认定的灵魂伴侣的同一位置上,这令他感到强烈的孤独,寂寞,以至陷入泥沼般深深的无助。

 

东堂直到这时才知道自己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坚强,但凡牵扯到卷岛,他都会涌上一股孩童做抉择时般的纠结和无所适从。

 

他也想过就这样吧,放弃也好,赌气般地认定卷岛不如自己重视他一般地重视自己,但每当他这么想着的同时,卷岛的一点一滴就会如开闸的洪水般涌进他的头脑,将他全部的思绪通通淹没,只剩下卷岛害羞的表情,微笑的表情,以及爬坡时坚定到让他浑身炙热的表情。

 

反反复复,走马灯般闪烁的,各种各样的、他的小卷的表情。

 

在坚持了一周的赌气后,他仍是拨通了,卷岛在临别时发给他的号码。

 

这一次的电话卷岛接得飞快,几乎是东堂给卷岛所有打电话的经历最快的一次,这让东堂甚至有种错觉,卷岛其实也一直在等他的电话。

 

“小卷……”

他沉默了一会儿,忍不住喊出那个无比熟悉的称呼。

 

“尽八。”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近在咫尺般,带着一股欲言又止的徘徊,沉默着持续了几秒,卷岛缓缓地继续说下去,“很抱歉,尽八,我……”

 

“你是要跟我分手吗小卷!?”东堂急迫地打断了他,他的心脏在这一刻几乎要从嗓眼儿里弹出来了,他生怕下一瞬间听到让他承受不住的某些词汇。

 

“胡说咻。”卷岛的声音有点无奈,顿了一下,“……是你要跟我分手吧,尽八。”

 

“怎么可能————”东堂的声音蓦地拔高了,“我只是,我只是——很生气……”

 

“我也觉得这样很抱歉咻,明明身为恋人,却没能在第一时间告诉你,直到最后才对你说那样的话。”卷岛吸一口气,出乎意料地直率起来,语气无形中也流利了许多,“你生气也是当然的,我本也打算彼此空出一周时间,之后就给你打电话的咻……”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不知道怎么说咻……”

卷岛深深地叹了口气,“那天在东堂庵……本想告诉你的咻……但那天你很高兴的样子……晚上小野田睡着后又拉着我说了很多未来的事情咻……”

卷岛的声音不觉中小了下去,直到东堂只能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微弱呼吸。

 

“这又不是我的错。”东堂兀自嘀咕着,听筒中传来卷岛低声的对不起,他忍不住开口问:“你不信任我吗小卷?”

 

“……”

 

“你觉得告诉我会发生什么?”东堂抿着嘴咬咬下唇,脑中莫名想到了些零散的片段,却模模糊糊地辨识不清,他一面继续想,一面将闪烁而过的片段组合成流利的语言翻滚在舌尖,“你不会是觉得,如果告诉了我就是分手的情况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东堂才听见耳畔传来一声无奈又轻缓的‘咻’,东堂死死咬紧了下唇,他感觉胸口似乎有某些抑制不住的东西撞击着企图冲出来。

 

“我不想说让你等我这么任性的话咻,毕竟每年也只能见面两次……四年里会发生很多事情,有些东西,早比晚好咻……”

 

卷岛缓缓地说着,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是平静,但东堂却敏锐地捕捉了那声音下被压抑着的某种暗潮涌动。

 

“小卷。”东堂提高声音打断了他“我现在很生气,真的我非常非常非常的生气。”

 

“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你知道的话就不会对我这么说,你不信任我,也不信任你自己,你并不想跟我分手吧小卷,否则你早就会告诉我了,你怕说出来之后我们的关系会变化,我说我在生气,不止生你的气,我更气让你会产生怀疑的自己,是我对小卷你的保证还不够吗?是我说喜欢你的次数还不够吗?明明你也在担心着我们关系的变化吧,但你宁可自己担心也不告诉我,这让我感觉自己像是比赛输了一样的失败。”

 

东堂不禁握紧了拳头,抓着话筒的另一只手也用上了力,

 

“小卷你听着,我不会放弃你的,本山神大人的字典里没有放弃这个字眼,我喜欢你,就是到了那种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把你紧紧抓住的程度,你现在可以怀疑我,但到了七十岁我们都成了老爷爷的一天,一起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的时候,小卷你可必须承认我哦!你就放心吧,不管你将来的选择是什么,是日本或英国,我都不会输给你的!虽然我是你的恋人,但我也是你今生最棒的对手哦!”

 

孩子气的宣誓声透过电波传过来,清晰地浮动在卷岛耳边,这令一贯涩于表达情绪的卷岛感到视线模糊起来,淡淡的酸涩沿着鼻梁一鼓作气地直扑眼底。

 

“总之小卷你就安心地开始在英国的生活吧,本山神没有爬不上的坡。”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