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东卷】东卷爱之Miss you(1-2)

前段时间萌小单车时忍不住写了这篇,想想不发出来也许就坑了,于是做个存档吧

本来只是想写点肉,结果还是加了前面的废话。ORZ

 

***************

1.

 

想念,是很奇妙的一种感受。

 

东堂尽八以前不知道自己可以如此想念一个人,尽管之前有着那样密集的短信和电话轰炸,尽管也曾有着箱根到千叶的距离,尽管他总是超级的行动派,想起时一个电话拨过去,絮絮叨叨地叮嘱着对方如何如何注意身体,再甜腻腻地用他充满撒娇的声音说小卷想你了。

 

好想你。

 

只是那样的一句话。

 

与卷岛裕介确认关系后,东堂无论对着电话或是当着卷岛都说过很多次,他从不吝于表达内心的感受,口头禅般挂着各种各样在其他人看来甚至是羞于启齿的话语,再干脆一点便骑上公路车直接飙到千叶,在每个休息日都能够做到的,看到他的小卷带着某种害羞的情绪勾着弯弯的食指从脸颊刮到下巴。

 

嗯,每个细节都可爱透了。

 

东堂是个容易满足的人,能看到卷岛,他就会觉得非常幸福,特别是在他鼓起勇气向卷岛表白并被接受后,他觉得他应该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尽管他的队友们都觉得东堂对幸福的诠释只是他神烦的程度又晋升了一个等级而已。

 

“小卷~~~~~这么快就接电话,一定是想我了吧,哈哈哈小卷真是容易寂寞哪~~~对了午饭有没有按时吃我好像听见小卷咬冰棒的声音了呢,这样可不行啊小卷,午饭不好好吃,营养不均衡可是对运动员的大忌呢,虽说联赛结束了吧,但是作为职业级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啊,哎什么我才不烦呢,是有事找你才打电话啦……嗯嗯周末来我家吧,想跟小卷一起泡温泉呢!来嘛来嘛来嘛小卷!!!!!><”

 

每到这种时候,荒北都会很真心地同情卷岛,他也是极真心地认为,卷岛是个与外表气质毫不相符的善良人士,堪称现世的活菩萨。

如果东堂敢这么用电话轰炸他,他绝对不到一天就会电话报警这里有个神经病骚扰犯。

不过作为东堂的同学兼队友,荒北对东堂这份感情走向是乐见其成的,撇开一切不谈,包括他不歧视同性恋的部分,他总是希望这群并肩奋斗过的战友们,能够获得各自属于他们本身的幸福。

———尽管他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吐槽东堂这抓紧一切时机秀恩爱的该死行为,而且他也觉得,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太放纵东堂的这种痴汉行为了,尤其新开还总打哈哈地笑着说靖友太爱操心了,他们的事就让他们解决吧,都是成年人了。

 

———成年个头啊明明还有几个月才到十八岁生日吧!!!

 

但这也不能全怪东堂,一部分属于天性使然,一部分初恋总是最美。

是的,我们这位自信满满,总是用标准姿势指着后辈自炫‘有女孩子的问题就来问我吧’的几乎无所不知又受欢迎的美型山神大人,其实是个彻头彻尾的、一次恋爱都没有过的、干干净净的纯粹小童贞。

他喜欢被注视的感觉,喜欢被崇拜和仰慕,喜欢夸夸其谈,喜欢引导,喜欢处于主动,喜欢站在光芒的中心点,喜欢被围绕和在乎,这甚至让他显得有些轻浮,但实际上,无论是东堂出生和成长的环境,以及自小接受的家庭教育,更甚是他古朴的家人,都把东堂培养成一个完完全全继承了日式传统的、坚信一生一人、只有灵魂伴侣才能交托彼此的、对另一半执着又挑剔的、高傲固执的古典派男子。

所以不管他表现出多么随和与活力四射,他的交友范围多么宽广随兴,在他心底,‘恋爱’始终是一处不能随意任人触碰的洁净圣地。

 

他也不需要随意,不是最好的,不能被他认同的,不能令他打从心底里震颤的,他都不要。

爱情是,对手也是。

 

卷岛裕介,东堂尽八认定的,此生最棒的对手。

 

2.

 

起初认为那份悸动只是源自爬坡竞争下的兴奋和热情。

 

从讨厌那个吉丁虫发色的家伙到很是喜欢,从觉得他长得不怎样到盯着他白皙到透明的侧脸看上很久,从对他的僵硬笑容脱口而出‘可怕’到觉得小卷不经意间的笑容好温柔,从偶尔相约比赛的电话到每天都忍不住进行数次的夺命连环call,透着撒娇音色的‘小卷小卷’叫到连自行车部的学弟们都以为东堂喜欢上了个粉丝俱乐部的女孩子,但东堂自己当时不觉得。

 

直到荒北忍无可忍地吼出不要再秀恩爱了你们这对笨蛋情侣!东堂这才茫茫然地眨了眨眼,消化了荒北的语意,脸蛋一瞬间像颗熟透的红番茄。

 

“啊啊是吗?我和小卷很像情侣吗!?这样吗!?”

 

搞不好那个红色是兴奋的结果。后来荒北如是想着,同时他也在心底默默地对卷岛道了个真诚的歉,他真的没想到,他无心的一句话,会成为东堂恍然大悟后下定决心对卷岛表白的神助攻。

他真的以为这两人早在交往了,毕竟他从没见过对方不接电话就神经兮兮念叨半天担心到坐立不安、成天像老妈子一样絮叨关心对方身体、讲起电话没完没了还荡漾出一脸恶心腻死人的甜蜜笑容、跟踪狂般了解对方喜好与生活方式以及每日行程的所谓对手。

 

IH联赛结束的当天,东堂向卷岛表了白。

 

能言善道活力自信的山神大人头一次纠纠结结磕磕绊绊地在卷岛面前险些咬了灵活的舌头,他觉得卷岛应该是喜欢他的,但他也不否认这种觉得,其实是一种小心翼翼近乎祈求的期望。

只有恋爱,他同样是站在起点上那个茫然无措的新生者,何况,他和卷岛都是男人,就算他反复确认下定决心和小卷在一起,但小卷呢?小卷会接受同样身为男性的他吗?

如果小卷喜欢女生怎么办?如果他的感觉全部都是错觉呢?如果小卷只把他当作最好的对手和朋友,如果小卷……

 

“我喜欢小卷,是想成为恋人的喜欢。”

 

说出那句话后,东堂的眼便死死锁住卷岛,他的心脏在那一刻跳得飞快,鼓动的震颤从胸腔一路漫上大脑,整个人都是滚烫炙热的,唯独指尖泛着僵持的凉。

 

卷岛露出了愕然并有些困惑的神色,然而脸孔在他的注视下就那么红了起来,一片粉色晕染般爬上卷岛双颊,平日白皙到透明的肤色此刻却让东堂联想到了春天里的粉红樱花。

 

那一瞬间东堂脑子里乱哄哄的,卷岛侧过头,白皙细长的食指挠上脸颊,东堂依稀在视线里捕捉到那摇曳在绿色发丝间的耳尖,同样泛着一抹淡淡的樱色。

 

真好看。

他模模糊糊地想着,

小卷真好看。

 

当东堂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时,他的身体已然倾了过去,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鼻端沁入柑橘的香味,他的小卷近在咫尺,绿色的发丝搔着他的脸,有点痒,更多的却是忽然静谧下来的四周和愈发猛烈的心跳回响。

 

TBC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