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楼台】Mijn Licht,Mijn Liefde

收录在楼台合志本《先得月》里,现全文放出~

AU设定

************************

1.

明台有过七次初恋。

因为他一直坚持,没有情愫两情相悦的扎根生长就不算初恋。

明台自认他比同年龄的小鬼们要早熟许多也绅士许多,他对幼年时大姐抱着他说‘明台啊你记住女孩子都喜欢成熟有风度的绅士’这一点记忆深刻,虽然他总是记不住歪歪扭扭发音古怪的古地球拉丁语,但他对其他所有能提高他个人外在形象内在气质的事情都会暗戳戳地铭记在心。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明台天赋极佳,自小便精英一体化养成路线规整走起,身为帝国商界三巨头之一明家的宝贝小少爷,明台永远是普罗大众口中的别人家孩子。

眉清目秀,运动万能,品学兼优,他甚至从小学便知道十种有机葡萄的酿造口味品鉴方式,能头头是道地分析帝国与联盟诸星间的辩证关系和GDP建设,能熟练运用古地球公式计算小恒星热核聚变放出的能量值到小数点后七位——尽管有那么偶尔间歇的某小段时刻他在课程表上的出勤率没那么兢兢业业,但单凭他明家小少爷的头衔便能让报名明少奶奶的千金小姐们从帝国中心纪念碑一路排到M78星云。

可小少爷一直觉得自己的恋爱运不好。

用古地球的谚语说,他是那种上帝给他开了无数扇窗,却愣是没给他留一扇门的人。

 

2.

在很多人眼里,明小少爷的认知着实是个错觉,尤其是他如今的指导学长未来队友兼副官的郭骑云,毕竟当你发现你身边一位家世显赫面容姣好做个普通机甲体能训练都有女孩子趴窗台捂心口偷看的校草级小帅哥唉声叹气他不受欢迎,你算算自己从小到大收到的情书数量也会觉得他装腔作势的欠揍透了。

所以明台很委屈,他觉得大家都不理解他,他始终认为五大三粗的郭骑云都比他的感情运好得多,至少他有一个两情相悦的女朋友——明台可以相当负责任地表示,他喜欢的人,没一个喜欢过他。

对,一个都没有。

他的首次初恋在小学一年级,对象是他的同桌,一个用银色星星发卡把齐肩黑发别在耳后的小女孩,明台喜欢她是因为她一整天都能把脊背挺得笔直,说话慢条斯理,睫毛很长,眼珠乌溜溜的像两颗浸了水的有机葡萄,笑起来嘴角右边有个酒窝,星屑糖那么甜。

明台偶尔会在眼角偷看她,帮她捡落在地上的量子手写板,听她略羞涩地对自己说谢谢,明台想着这一定就是大姐睡前故事里所谓的邂逅,他们会顺理成章地一起长大,一起训练,勾着手指一起结婚。

小孩子的喜欢实在是单纯的喜欢,至少明台如此,好看很喜欢,在一起很幸福。

于是明台接到生命中第一封手写情书时,他整个儿是呆滞的。

他甚至觉得进展有点快,他还没做好交换日记的准备,而且他没有使用古地球老式书写的习惯,他的日记不仅零散、又都是记在他的视讯储能表里,最新款,附加琐碎功能集合,大哥说的。

 

“明台同学,我想,你能不能把这个交给、嗯……你大哥。”

小姑娘羞答答,小酒窝若隐若现透在嘴角,用明台最喜欢的洁白细致的一排小牙,轻而腻地咬在玫瑰花瓣一样的下嘴唇上,明台觉得并非他的错觉,他的心上人,笑得竟是前所未有的甜,比星屑糖的甜腻长度还要多一百个光年。

明小少爷的世界构筑在那一刻崩塌了。

 

3.

在各种意义上,女孩往往比同龄男孩成熟得多,她们会嫌弃同龄的小鬼们幼稚而偏向高年级的气质学长,毕竟她们最初衡量男朋友的方式是以父亲作为准则,成熟,理性,亲切,而同龄小鬼们懂什么?他们连表达爱意的正确方式不是揪辫子这点都不懂。

所谓不是你不好,只是他太好。

在明家大少亲自接明小少爷放学,并弯腰给他系了鞋带后,那些偷看明台侧脸的小女孩们整整一半都将偷看的实际性目的转化为另一种带着期望的幻想。

这太现实了,明小少爷和明家大少相差十一岁,当小少爷还是个带着腮边的婴儿肥面容基本没长开的小毛孩子时,明家大少已经是位身长玉立风度翩翩的倜傥美青年了。

男孩和男人,一字之差,万里之隔。

 

4.

从那之后,明台似乎就像触动了命运诅咒的开关,他的恋爱之路上,再也没少过他大哥的耀目身影。

虽然他足够优秀——在任何意义上,这有目共睹,没人能否认。但每次他喜欢上一个长发飘飘,甜美秀气,温婉可爱的女孩子,并且对方似乎对他也有好感,这种朦胧的双向萌芽总是只能持续到大哥来学校接他,女孩子便极为义无反顾地倒戈了,单方面强制并残忍地切断了这株幼嫩新芽。

作为纪念,他会收到一封情书。

对,给他大哥的情书。

明台嘀嘀咕咕地想着这绝对是帝都光视一套黄金档的植入广告起了作用,否则怎么每次这些女孩子写的情书都使用着所谓古地球恋爱魔咒的绿色墨水。

他觉得他的女人缘糟透了,他喜欢的不喜欢他,喜欢他的总会在最后变成哥们儿。

前者比如程锦云,后者比如于曼丽。

明台对此表示遗憾。

他并非没跟大哥抗议过,对大哥总高贵冷艳气质优雅地坐着最新款悬浮跑车来接他放学的行为表示了深刻的不满,但他同样对每年生日加过节不管送他什么礼物却总要加一条新款皮带的大哥不抱多大概率的希望。

他不否认大哥已经做到了一位兄长的极致,宠溺包容以及从未拒绝过他任何物质上的需求,但大哥的专制严厉和对他的各种疼爱在天平两端始终摇摆争持,不相上下。

他还是有点怕大哥的,尤其是大哥皱紧眉头对他瞪眼的时候。

 

5.

明台的第六次初恋终结在高中毕业前夕,熟悉的场景,熟悉的情节,更加熟悉的一封信。

这一切熟悉得让他发不出火,甚至连沮丧都没有,他盯着堪堪到他鼻尖的娇小少女,听着她支支吾吾词不达意的请求,百无聊赖地数她头顶的双发旋,脚尖无意识磨蹭地面的沙石,他并不诧异自己心底的平静,如同早有预料,毕竟上周末他生日,为了明家传统例行生日会,大哥提前来学校把他接回了家。

尽管他跟大哥表示过他会早退自己坐车回去,但大哥横眉冷目,一句‘你以为我愿意来,还不是大姐不放心’立刻堵得爱姐如命的小少爷怂没了声音。

他非常郁闷,他都快比大哥高了,但在收获尖叫和爱慕视线这点上明显不单纯依赖身高。

明小校草绷着脸跟在他大哥身后,每到这种时刻,他才会如此深刻地感觉,校草是多么一个虚无缥缈的浮夸头衔。

之后的发展几乎顺理成章,就像个无解的诅咒,明台能用非计算机方式完美解答古地球时代科学家无法验证的数学定理,却无法解答这种莫比乌斯一般的诡异发展。

他喜欢的女性类型总会喜欢上他大哥的男性类型,他无法诠释这种他理解不明的多巴酚胺。

小少爷的思绪漫无边际地随着少女声线飘飘荡荡,从发旋联想到了大哥带他去过的M8星系的星海游乐园,那里的广场上特意建造了两个人工小型黑洞,说是许愿用的,当时他小,调皮,偷摸越过护栏看热闹,不想引力过强,他滑了手,差点失了准头栽进去,吓得他哭唧唧地去找大哥,却不想一向对他包容宠溺的大哥顿时黑了脸,抓他便是一顿打,打得明小少爷捂着屁股上的红印子三天没正眼瞅他大哥,直到明长官最后拿巧克力化解了这场兄弟情感危机。

嗯,那小型黑洞如今想来和这俩发旋一模一样。

不吉利。

“明台同学?”

小少爷恍然回神,他望向托在少女手心里的信,一面想着总算是说完了核心思想,一面忍不住终于抛出了这个困扰他许久经常的疑惑。

“你喜欢我大哥哪一点?”

“明长官他……”少女愣了下,脸很快红了,“他是个军人,他有种成熟稳重的魅力,是那种让人会……”少女的脸几乎红透出血,声音细如蚊呐,话到嘴边转了说法:“感觉很强势的、让人想崇拜的……那种男性魅力。”

“强势?”明台皱眉,下意识反驳,“可你根本不了解他。”

什么魅力?那叫专制。

明台腹诽着,自认深有体会。

“我希望能有个机会去了解他。”少女羞涩笑了,灿如春花,柔若碧水,温暖和煦很是好看,那种明台曾非常喜欢过的好看,但就是这种好看,莫名让明台有点不太高兴。

大概还是嫉妒了,毕竟是他的第六次初恋。

这很好理解——倾听初恋全心全意倾述对另一个男人的痴迷喜爱,任何男人都不会觉得这是个亲和友好的良性体验。

明台为他的不高兴找了个合理注释,没好气地开口:“我哥有女朋友啦,快结婚啦。”

 

6.

他很快就为他的赌气后悔了,女孩儿眼中无以言表的失望和难过多米诺骨牌般迅速引发了他不断积累堆砌的愧疚,他从带着某种小报复心态夸夸其谈地描述汪曼春的外貌到温言软语地安慰这个女孩儿所用的转变时间也不过短短五恒分,而且之后他花费在帮助女孩儿恢复心情上的时间远比他想象中要长许多。

保持着风度送走他正式逝去的初恋,明台气愤地把他的志愿表扔进了环保垃圾处理器。

他决定这个锅让他大哥来背。

那天大哥例行得空接他回家,明台气哼哼地坐在悬浮跑车的舒适后座,目光看天看地看树看旁人,就是不看与他并肩而坐的明长官。

“怎么了?谁惹我们明小少爷不高兴了?”发现惯来活泼的明台安静得不同平常,明楼侧过脸,笑着看他。

“你不要再来接我了!”明台抬眼瞥过去,见他大哥笑得温和,有了精神,一鼓作气嘟囔出声:“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十八啦,宇宙驾照都有了,大姐不是刚送了我一辆作为生日礼物的新款悬浮轿车嘛,什么时候开啊……”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彻底消失在明楼似笑非笑的目光中,和一声不软不硬的嗯上。

只一个字,干脆利落,问号结尾。

“……”明台闷闷地缩了回去。

 

7.

在很久的后来,明台回忆时候认真思考过。

他当时一腔热血义无反顾愤而改写志愿完全是有原因的。

军人。

大哥是帝国军部赫赫威名令星际异种闻风丧胆的明司令明长官,这么一位铁血军人,却想让他的弟弟投身商界为帝国经济的增长做持续贡献——这多不公平呐。明台年幼便想成为一位军人,他向往机甲战士的一切,军旅生涯、叱咤疆场,歼灭异种,保家卫国,在这个全民尚武的机甲时代,这是多么正常的心愿,他的机甲训练课永远是上得最用心的一堂,偏偏他的司令大哥只想让他成为一个商人——如果仅他大哥一个还好说,可大姐在这点上,与他大哥毫无间隙地同一立场,还特别固执。

明台呀,不是只有上战场才叫报国——大姐总这样对他说,言笑晏晏,和缓温柔,让他连个脾气都没有。

大姐比大哥还难对付,明台想,大哥是强权镇压、抵抗有道;大姐是绵里裹铁、见缝插针。

平时放任他闹,宠得他无法无天,涉及到原则问题时,他一个也惹不起。

哪怕他用未来明二少奶奶这个大姐最为重视的环节之一来跟大姐推心置腹讨价还价,大姐也仍旧有一千零一种方法笑眯眯地将他送进商学院的大门。

所以在这点上,明台是真的感谢他后来的老师王天风。

某种意义上,这位帝国皇家军校的特级教师确是改变了他的生活——令他犹豫纠结的现状,以及他能自行选择的未来。

虽说他们的相遇不算光明正大,明台也不能否认这位性格有所缺陷的特级教师确实是在他改写志愿抵抗未果被送往商学院的路上强势游说,并采用了相当搬不上台面的方式索性将他截胡去了皇家军校的附属分院。但若说明台本身没有一点儿动心全凭单人的热情导致了这份结果,那也是白昼见鬼的瞎说。

尽管王天风大概不会清楚,他在列车上慷慨激昂的一席话,戳中了明台的报国情怀不假,可最关键的还是那么一个随口而出的词语。

硬汉。

 

8.

第六次被拒绝后,明小少爷根据妹子的坦白分析过因果联系。

大哥成熟,大哥稳重,大哥强势,大哥潇洒,大哥是位军人,上过战场的机甲战士前线指挥毕竟和他这种花拳绣腿理论性的纸上谈兵有着本质上的天壤之别。

他得从军。

将门虎子,有政坛铁娘子明镜、军部最强司令官明楼珠玉在前,明家小少爷理应有个叱咤风云的将军头衔。

 

9.

对上军校这事儿,明台和王天风有协作条款,他奋发图强力争上游不辱师面,他得帮他瞒住大哥大姐。

于是明家小少爷喜滋滋地开始了军校生涯,如鱼得水——战术指导机甲对战远程射击体能训练这些课程都很好,同学和善易交流,资料繁多样式全,唯一不满却是食堂饭菜,菜色单调,烹饪粗糙,色香味十分不尽人意,好在这位王老师相当尽责,作为忽悠方也算仁至义尽,给他加过小灶不说,偶尔还送他些有机罐头,从水果到肉类,营养补充是全面又均衡。

明台细瞅过,罐头们都是他喜欢的牌子,也都是很好看的价格。

嗯,他喜欢的,品牌,价格特好看。

他莫可名状地抖了几抖。

当晚他便主动向大哥进行了视讯,按照剧本老实汇报外加旁敲侧击,胡搅蛮缠到确定大哥确确实实并不知情,明台总算彻底放下了悬挂半空的一颗心,笑嘻嘻向他大哥保证放假绝不乱跑第一时间回家报道,再踏踏实实地开了一罐他始终吃不腻的维尔塔黄桃。

 

10.

他就这么吃了整整一学期的罐头,临近期末,他拿着接近全优的成绩单,准备最后一项考试。

每次期末考固定十科,理论实战混杂,都是学期内相关的课程内容,外加一项占比最大的实战任务模拟,随机分组抽签考试题目,尽量做到男女搭配,明台光荣地和系花于曼丽分到了一块儿,这让所有同系的男士惋惜同时又暗暗松了口气,他们这朵系花虽说漂亮,可行事诡异作风极端,战斗起来更有种六亲不认敌我不分的狠辣劲儿,尽管喜欢她的人多,但选择暗恋远观的人更多。

明台倒挺高兴,他和于曼丽因为选修课相同,之前有过接触,于曼丽爽快利落,战斗力全然不输相貌,跟她一组定是强强联合——明台几乎已经在兴高采烈地畅想他的期末全优成绩单了。

任务内容在他看来相当简单,进入敌方内部刺杀首领,限时带回首领身上的秘密情报,前面都很容易,唯独需要在撤退时争分夺秒而已。

明台算过时间测过距离,分析过地图陷阱可能存在的延时风险——不是全优就没意义了,明台想,毕竟成绩单好看些,将来大哥大姐知道他偷天换日暗度陈仓改读军校,他的抵抗也更有底气些。

然而明台千算万算,却愣是没算进外场阻碍,返途中明台忽然接到大哥的视讯通知,吓得小少爷心惊肉跳,手中一抖险些将视讯仪直接丢进山谷。

大哥不都习惯晚间饭后才问他情况吗?明台惴惴不安着想,事出反常必有妖,大哥不会是知道了什么吧?

心虚有鬼,想得便多,一连串的念头让明台几乎立刻想就地销毁视讯仪,但他更怕下次来兴师问罪的换成大姐,思绪百转千回,最终仍被窝里怂占据了上风的明小少爷还是找了个隐蔽地点,心不甘情不愿地按下了接通键。

事实证明他确是想多了,大哥不过是叮嘱他早点回家,顺便告知他要出差两天不能联络而已,明台手忙脚乱地应付了一番,好不容易关掉视讯,一转头,视野里便闯入了于曼丽勾着嘴角对他似笑非笑的调侃面庞。

“女朋友?”

“我倒是想,你给我找啊!”

明台哼哼,没好气地瞅了眼竟然是被场外消磨的倒计时。

脱口而出后又自觉有些态度问题,于曼丽也不恼,仍笑嘻嘻看他,倒将明台看得些许不好意思,再想起这算是他的私事耽误了两个人的时间,十拿九稳的优秀隐有泡汤危机,不由将窘然硬生生地转了好些愧疚过去。

“我大哥,事多。”明台干巴巴解释了一句,重新规划了路线,便和于曼丽争分夺秒地往回赶,也不知是为自己方才态度过意不去,还是感慨自己这搭档是个性子挺好的姑娘,一路上在于曼丽弯弯笑眸的注视下,将平日积压的不满倒是吐了不少出去。

虽是抱怨,也是变相解释。

 

“够奇怪的。”听了半晌,目瞪口呆几乎被刷新三观的于曼丽回神,咋舌出一句感叹。

“是吧,我也挺奇怪,那么专制强势居然还有女生喜欢,而且,有时特别婆妈。”

“不,不是这个。”于曼丽摇摇头:“我是指你们的关系。”

“关系?”明台皱眉费解,表情像在怀疑系花的智商,“他是我大哥。”

“我的意思是,”于曼丽伸出小指,朝明台晃了晃,“听上去你倒是像他的这个。”

“胡扯什么呢!?”领悟其意的明台瞬间卡壳,一个不稳差点栽倒,他好不容易止住被呛了口水的咳嗽,加重声音强调:“那可是我哥!”

“你也说了,非亲生呀。”

“那也不该……是这个啊!”明台瞪大眼,“这不是很正常的——兄弟关系吗!?”

“是,很正常。”于曼丽轻悠悠地瞟他一眼,“明明成年了,每天要视讯,睡前还不忘晚安吻的兄弟关系,你可以去和其他兄弟探讨一下这是否正常,哦对了,你还可以问问其他兄弟有没有被教导过接吻的方法。”

明台一下子被噎得没了声音,沉默片刻,继而底气不足地为自己的地位维权:“我和我大哥关系好——倒是你不该对我没大没小、胡言乱语,这次行动,我是组长。”

“好,那换个说法,明组长。”于曼丽媚眼如丝,巧笑嫣然,樱桃小口一张一合,吐气如兰一字一顿:“童、养、媳。”

明台:“……”

 

11.

他们组最终还是得了优秀,这一届新生里,他和于曼丽是当仁不让的榜首,发表成绩时校长一通天花乱坠的乱夸,夸得他耳根子直发热。

期末成绩单是好看了,明台却一宿翻来覆去,没睡安生。

早上顶着两个黑眼圈刷牙的时候,明台愣愣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脸,脑子里仍旧是于曼丽那几句盘旋不散的调侃。

不正常吗?可他一直觉得挺正常的呀。

大哥对他好,教导他,培育他,宠他护他,多么正能量的兄友弟恭啊——大姐不也一样,之前打雷他窝在大姐房里耍赖,大姐还不是笑着纵容?若非大哥严厉事儿多训斥他是成年男性了不该总赖着大姐,他也不会在打雷时改赖着大哥的嘛!

这多么的便于理解,简直是显而易见的因果缘由,对吧。

明台飘忽想着,面对镜子也不知是想说服谁,他机械性地捅了二十恒分的牙,直到牙床的疼痛感唤回他神游的思绪,才甩甩脑袋,决定在放假回家前给大哥大姐挑些手信。

这才是正事。

 

12.

念头就是这么个奇妙的东西,一旦出现,便生根发芽,像扎进岩石的野草般坚韧不屈。

小少爷提着装了满满手信的大号行李箱乘上了回家的星际磁浮列车,他买的特等席,座位占了三分之一车厢宽度,靠背采用最新研发的双螺旋纤维材料,放倒了倚着,如置身云端,特舒适。

身体被满足了,思想就放飞了,明台将视线融进窗外星海,脑中不禁又想起于曼丽之前的话来。

老实说,哪怕被于曼丽指摘过,他也不觉得与大哥的关系有何不对,是,他是不知别家兄弟关系如何,但大哥对他好,如师如父如兄的好,大哥是那么好的人,小孩子英雄崇拜主义作祟,他甚至下意识地去模仿过大哥,无论是闹着要学凭空变物的魔术,还是缠着大哥要他带过的腕表,自然而然地接受他给予自己的一切,从物质到情感,包括各种亲昵和关怀。

甚至是接吻——其实当时是自己先好奇,先问了大姐,大姐笑话他小孩子家家的胡思乱想,他扁了嘴、气哼哼去问大哥,就像他曾经问大哥如何在毕业舞会上跳一曲众人瞩目的双人舞那么问,大哥当时在书房看书,戴着金丝眼镜,阳光洒下来映在脸上,暖融融的,格外好看。

他冲过去就把那书扯开了,整团儿窝进大哥怀里,他记得大哥当时望过来的、似笑非笑的目光,他喜欢大哥这种神情,包容又些许无奈,他觉得温暖。他也记得他嘟囔着说完,大哥不笑了,就只看着他,他被看毛了,便不高兴地开始闹大哥,大概被闹急了,大哥摘下眼镜,忽就那么俯身下来。

双唇接触的瞬间他还在发愣,先闹的却是先怂。

大哥的嘴唇有点凉,但很软,有烟草气,他迷迷糊糊蜷在大哥怀里,大脑缺氧地想。

 

13.

人的三观向来与耳濡目染和教育指导有关,明台习以为常的认知竟然在于曼丽那里得到了一个不太正常的评价。

明小少爷很是委屈——学习了接吻,将来亲吻命定少女时才不会像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般紧张地撞疼了人家的嘴唇啊,这是多么合理多么正当的理由!

他勤学,大哥善教,这难道不正常吗?

他思来想去,决定还是回家问问大哥。

得出这个结论,明台便安心了,宣软的棉花糖托着他的脊背,放松下来的大脑很快便驱动他的感知,让他昏昏欲睡。

迷迷糊糊的,他莫名地想起班里一个神叨叨的同学,整体摆弄一副古地球的塔罗牌,明台当时好奇,便让对方算了算,算恋爱。

折腾半天,最后得出了个第七次的喜欢会成功的结果,明台面上冷静自持地将信将疑,心里却怀揣希望乐开了花,第七次,那不就是下一次嘛!胜利的曙光,照耀前方!

他睡了过去,做了个梦。

无来由的梦。

梦里有他,有大哥大姐,有他见过的许多人,有从小到大的很多经历,有他丧母时的茫然无助,有他重新拥有亲人的开心,有他对理想爱情的畅想,有他每次的闯祸和胡搅蛮缠,各式各样的情感色彩,翻腾着汇聚成一条漫无尽头的荆棘长路,他没头没脑地往前跑,跌跌撞撞,直到他撞上一个人,他揪住那人衣角,扑进那人怀里,哪怕在梦里都似乎嗅得到的古龙水气味,却总是让他最为安心的存在。

那人似乎对他说了句话,他听见了,便笑了。

明台的嘴角是在梦里翘起来的,带着点儿兴致盎然的天真和期待。

那是个也许醒来就会被忘记的梦,然而当醒了,就该到家了。

那里,有他最好的大哥。

 

14.

很久之后明台想,如果当时他知道回家是那么个结果,还回不回去,是不是中途跳个中转站躲过假期也便算了。

但毕竟只是想想,他敢不回去,大哥就敢直接发布宇宙通缉。

于是他的假期就这么全结算在了家里,同时伴随无穷尽的习题海洋,明台郁闷想原来太优秀的签到也能导致穿帮,大姐出差,大哥便彻底强权镇压,虽说就算大姐在家他也不敢捅穿改念军校的事,在原则上逆了大姐,比惹大哥还可怕。

不过也有好事。

他将疑惑认真问了,大哥也认真答了。

“你记住,到哪里我都是你大哥。”

大哥温和微笑,仍旧俯身,给他一个一如既往的晚安吻。

果然,兄弟这样亲密无间没有问题。

明台拉过被子蒙上头,弯起嘴角,释怀了。

即使他不太清楚一瞬间漫上来塞满胸腔的跃动是什么,哪怕这种跃动并非首次出现的陌生。

 

15.

等明台终于发现那种心情是比喜欢还高级的喜欢,已是军校生涯结束的前夕。

他拽着早已跟他混成了哥们儿的于曼丽,在训练场璀璨星空下唉声叹气,满面忧愁,寻思于系花慧眼独具,能给他看出个稳妥告白的方法来。

“可我大哥,只当他是我大哥。”明台嘟着嘴,一脸哀怨,“我怎么跟他说喜欢,怕他都不当回事。”

于曼丽直翻白眼,心想他要真把你当弟弟我立刻把九级宝贝机甲送给你当球踢,和明台相识以来,都不需女人直觉,估计连王天风都看得出明司令官的心思,太显而易见,养弟弟养成这样,还不就是画地为牢潜移默化圈他自己送上门的?实话说最初于曼丽对英俊体贴的明台确也存过些许旖旎心思,然而被他哥俩互动闪了一次又一次,终究最后一丁点的情愫也被闪得溜没了影儿。

明长官段数太高,她自叹弗如。

“我跟你赌,不用弯弯绕,你就直说我喜欢你,想睡的那种。准能成。”被妨碍睡觉的人脾气总是不太好,于曼丽随口出了个主意。

大概也就是当局者迷,她看着明台燃亮的双眼,默默给即将送羊入虎口的明小少爷点了个赞。

 

16.

当明小少爷鼓足气劲夜袭书房当着明长官的面如法炮制了一番直白示爱,回应都还没到,他整个人却已被明楼直接压进沙发,结结实实滚了一整圈。

哼哼唧唧了大半宿,终于回神恍然大悟的明台瞪圆双眼哑着嗓子喊出了声,“你这么干脆,这事情果然不对,我到底是什么角色!不是童养媳吧!我不干!”

“会说话不会?”明楼皱眉,亲了亲小家伙泛着桃花红的眼角,“Je Bent Mijn Licht。”

 

 

那是多久以前,明楼不太记得。

总之年少轻狂,在异种歼灭战时吃了亏,牺牲了部下,倍受打击心情沉重。小家伙溜进来,笨拙地变魔术,逗他开心,玫瑰,桃花,从背后一朵朵拿出来,弄掉了花瓣,急出了汗珠,变不好了,索性往他怀里扑,脑袋扎进他胸口,胖爪子揪着,耍赖不放开。

明台体温比常人高些,团一小团便更暖,暖得像拥住了一团阳光。


于是,便再是放不开了。

   

FIN.




评论(2)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