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楼台】燃情岁月-3

被基友深刻教导谈恋爱要专一,才能谈得深沉,谈得悠久,谈得灵肉合一,谈得放心开污,谈得不找理由三人行,于是此篇cp调整为楼台only,阿诚会调整为亲情向。以上,鞠躬敬礼。_(:з」∠)_


********

第三章


阿诚开车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个情况。


明台几乎将整副身子都挂在明楼身上,脸红着,一味嘻嘻哈哈地笑,他个子高,角度又偏得古怪,两次三番晃悠着刺溜,明楼便揽紧他腰防他下滑,明台索性就着这股劲儿往明楼怀里倒,脑袋蹭得欢腾踏实,含含糊糊不住念叨大哥大哥。


那一瞬间,阿诚甚至不知该不该出声,街灯的光洒在明楼脸上,映出的神情宠溺又温柔。


朦胧,柔和,温暖,好看得像画。

 

倒是明楼先发现了阿诚的车,揽着明台朝雪铁龙走来,阿诚从恍然中回神,忙下车拉开后座车门,伸手去扶小少爷。


“明台,慢点,别摔了。”


闻言,明台却一下子酒醒了似的,他瞪圆一双桃花眼,躲开阿诚扶来的手,动作利落地猛窜上车,端正坐好,朝阿诚鼓腮吐舌,一副显摆自己还很清醒的炫耀姿态,接着又歪起脑袋笑嘻嘻地招呼明楼上车,使大劲儿拍了拍身旁的座椅。


还是醉了,跟只醉猫一样,不能说,会炸毛,也不知道明早还记不记得。


阿诚想笑,又忍住了。


明楼摇摇头,也上了车,挨明台坐着,明台初始还往里挪了挪,给他多让出点地方,待车一开起来,又打了个哈欠,随着偶尔的颠簸左摇右晃,终究是将全部重量都交付到了明楼身上。

 

明台踏踏实实靠着明楼地睡了一路,下车时虽睁了眼,却仍是抓着明楼不撒手,迷迷糊糊地看不出清醒的样子,念念有词要跟大哥彻夜长谈,被阿诚好言好语地劝了,不仅没起任何作用,反而连他也被明台拽住胳膊,嚷嚷再开瓶红酒三人边喝边聊。


小醉鬼。


阿诚虽说无奈,态度仍是柔软。明台闹得不依不饶,偏生那漫着鼻音的绵软语调让人硬不下心肠。小少爷小祖宗不住叫着,好话几乎说尽了也没能让明台松手,最后倒是明楼看不下去训了几句,这才让明台委委屈屈地松开抓在阿诚胳膊的手,重新挂回明楼身上。


明楼试着拽了下,扒得紧,拽不开。


明家大少好笑地看着几乎生长扎根在自己半边肩膀上的活宝小少爷,终于对阿诚一锤定音道:“行了,你也忙一天了,早点歇着吧,我带小家伙去睡。”


“大哥……”阿诚开口,片刻间又吞下翻滚至舌尖的犹豫,憋出一句再平常不过的日常寒暄:“知道了,您好好休息。”


******


将明台带回二楼卧室,明楼本以为还要花费一番力气说服安抚,不想这小麻烦的解决方式比他想的要简单轻松,大概是床铺的诱惑比他更大,刚近床边,明台蓦地松了手,往绵软的被灰色方格被里闷头一扎,迅速没了动静。


明楼盯着明台小动物般随心所欲的睡姿片刻,不觉露出笑容,弯腰揉了揉明台有点凌乱的黑发,有条不紊地一件件脱掉外衣衬衫西裤,拿起搭在椅背的睡袍朝浴室走去。


他简单冲了个澡,刻意调低了几分水温,水流打在身上有些冷,而从肩膀到手臂那一串地儿却莫名灼热,水花一落上便被蒸发了似的,烧得他心里也连带着不是滋味。


那双手不难拽开,但他承认也没想拽开。


他知道阿诚没说出口的犹豫是什么,他也知道阿诚应该是看出了什么。


毕竟作为他的副手这么久了,阿诚细心周密,善于观察和总结他是清楚的,就算被察觉出什么也不奇怪,只不过有些事,没必要被了解更没必要公诸于众,对大姐,对他,对明台,对明家未来,都好。

 

明楼擦着头发走出浴室时,发现明台又换了个姿势,应该是嫌方才睡得不舒服,衣服又硌人,索性直接把外套脱了丢到地上,领带扯了一半,垮垮挂在脖子上,衬衫也拽开了,露出胸前的一大片肌肤,裤子想脱却没脱下去,只解扣松了皮带,蹭退了点,隐隐约约的,能看到蜿蜒消失在白色内裤边缘的挺翘圆臀。


明楼一瞬间只想把这小家伙拎起来照屁股打。


多大的人了,还是冠着明家少爷的头衔,能这么随随便便毫无防备——小家伙之前软磨硬泡跟自己学了一堆不三不四的泡妞手段,偏偏酒量又差,也不知跟同学一起聚会时,是不是被外面的姑娘占了便宜留了把柄还自以为是沾沾自喜。


明楼皱起眉,走到床边坐下,忍不住伸手去揪明台的衣领。


然而手探到一半,又停住了,明台忽然睁开眼睛,直勾勾地就那么看着他,亮晶晶的瞳光倒让明楼先行一愣,手掌也就那么滞在半空,落也不是,收也不是。

“大哥……”

他开了口,声音软绵绵的,窝着满满的鼻音,“大哥。”


明台撒娇般地一连唤了几声,弯着眼睛笑了起来,笑容衬着仍泛红的脸显得略微傻气,明楼却在那一瞬彻底消了火,心脏像泡在热水里的黄油般迅速融化成了一滩柔软粘腻的泡沫稠膏。


明楼的手落下去,微微前探,抚上明台乱翘的头毛,稍用点力下压揉按。


“大哥在这。”


“大哥。”


“嗯。”


“大哥。”


明台自顾自地唤,也不管明楼说什么,语气笃定仿佛确认,一遍又一遍重复,明楼知他真醉深了,叹了口气:

“明台啊,大哥就希望你能好好的,我们明家的未来,就在你身上了。”


“大哥也好。”

明台嘿嘿笑着,也不知是否真听了懂,只含糊应了声,脑袋在被子上蹭了蹭便朝暖和的地方窝了过来,身体蜷成一团,双手抱住明楼的腰,闭上眼,一脸餍足。


明楼无奈地望着这个麻烦鬼,目光顺势而下,蔓延进衬衫深处的胸部弧度竟是一览无余,蜷到腰部的衬衫下摆坦然露着一小截白皙的肚皮……明楼轻咳一声,努力将视线生拽回来,停在明台似乎睡着了的侧脸上。


小家伙这几年个子长了不少,像个大人了,也结实多了,脸却仍稚气得很,性子也不稳重,明楼想到今日在客厅中身长玉立的青年带给自己的瞬间惊讶,忍不住笑了笑。


他是明台的大哥,不管多久,在哪里,他都是他大哥。


以前是,现在是,今后也是。


护他守他,让他能在阳光下行走自在、安稳一世的大哥。


无关其他。

 


明楼沉定眸光,扯起一旁的被子,拽过来,给明台裹紧了些。


评论(17)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