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百日蔺苏】【12/29 Day 36】小阁主【下】

【下】


5.

梅宗主承认当时他有点犯懵,蔺少阁主的风格变化之快让他出措手不及。

少阁主自毁形象,梅宗主被拖奉陪。

梅宗主也承认,当他从懵愣状态中完全脱离后,这个小了几号的蔺公子让他并不是很能下得去手——虽然,他很清楚这个芯里仍是实打实的琅琊少阁主半两肉馅儿都没减少。

仍旧是那么个沉甸甸满盈盈的灵魂。


但梅宗主仍被那张白嫩水灵的包子脸戳中了内心的某处萌点,尤其是那嵌在白玉盘子上的黑曜石双眼透着股委屈劲儿拼命眨啊眨。

梅长苏把他拉开的主动意愿稍稍降低了那么一些,于是人精少阁主顿时就着搂腰的姿势将脸埋进他家长苏胸前用力蹭了几蹭,顺杆儿爬得麻溜轻快。

“飞流欺负我。”

“……”

梅宗主哭笑不得。

“蔺晨,别闹。”

 

6.

末了梅宗主也没能拉开这个捕获到正确卖萌方式的新.少阁主,任蔺晨在他胸前窝了半晌,还顺带回头朝飞流吐了个舌头。

飞流鼓着腮便作势扑来,小了几号的少阁主眼瞧不好,刺溜一窜,绕到梅长苏身后,探着身子对飞流勾手指,得意洋洋地,偏生头上那朵尚未摘下的芍药花仍旧显眼,随着他的动作也跟着晃,颤颤悠悠,晃得梅长苏也忘了词儿,只是想笑。

这人,心智竟也跟那消失的个头一并退化了。

见飞流气鼓鼓的满脸不甘,又顾念自己不便来身后抓人,梅长苏只好出声道:“飞流,别跟这人一般见识,你最乖,吉婶今天做包子,现在想也蒸好了,新出笼的,最好吃了。”

“包子?”

梅长苏笑着点头。

飞流眼底光芒闪烁,脸上表情几度变化,瞅瞅朝他挤眉弄眼的那人,又瞅瞅笑容温暖和煦的苏哥哥,终究选了吉婶上次让他吃到了笼屉见底还没吃够的荠菜肉包。

 

哄走飞流,那人不仅不肯出来,反倒变本加厉,拽着他衣袖不撒手,哼唧唧继续抱怨。

“长苏!!!他们都欺负我!”

梅长苏忍俊不禁,“飞流都走了,你还委屈给谁看呐。”

“你呀。”蔺晨一敲折扇,端得正经:“你看看,飞流就是被你给惯坏了,瞧这脾气坏的,气不得说不得,还学会欺软了,这以后,就得让他跟着我,我来教他欺硬不怕硬,你明白了吗?”

梅长苏横他一眼,“你这么大的人了,还跟飞流闹,羞是不羞。”

“我如今可一点都不大。”蔺晨理直气壮蹭了过来,理直气壮地往梅长苏怀里一靠,朝他眨眨眼,“比飞流还小呢。”

窝了个舒服的姿势,蔺晨也算彻底咂摸出滋味了,他家长苏很吃小孩子撒娇卖萌这套,他蔺少阁主又生了这么张人比花娇的面庞,此时不娇,仗萌争宠,更待几时。

看来大小不同,也是各有各的好。

蔺晨想着,被老阁主坑了的怨气稍散了些,心底也莫名舒坦了些,这一舒坦,便想小酌一番,应情应景。

 

眯着眼,蔺晨伸手便往面前檀木小几上的白玉酒壶抓去,从长苏在他的调养下身体转好,偶尔他也由着长苏喝上一两盅,小饮怡情。

今日长苏有了饮酒的兴致,可这酒,还一滴未沾呢。

指尖触到壶身,却叫梅长苏伸手拦住,手指轻轻一勾将酒杯挪了开,话中透笑,“你年纪尚幼,所以这酒便不要喝了。”

蔺晨翻个白眼,一撇嘴,“我成年。”

他家长苏搁他这儿可真小心眼,每一句总要计较。

“你这可不像成年。”

“皮相皆为表现,不过镜花水月而已,长苏,这我就得说你了,你得透过表现,发现在那之后深藏的本相。”

梅长苏噗哧一笑,“哟,我们少阁主这时候,不再说自己小了。”

“啰嗦。”

蔺晨抢过酒壶,不由分说给自己倒了一杯。

一饮而尽。

 

7.

 

咕咚。

 

8.

蔺晨睁眼时,视线里还满是模糊。

一团青影如风过水波般地摇晃,蔺晨看不真切,便晃晃脑袋,挣扎起身,一阵眩晕轰然泛上,让他又颓着倒了回去。

这一折腾出了声响,梅长苏见他醒了,搁下书,递来一碗醒酒茶,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情绪,“喝了。”

蔺晨缓了半晌,眼前景色逐渐清明,这才慢吞吞撑起身体,瞅着茶面上飘的几朵花儿发片刻呆,直觉伸手去接。

碗有些大,他便双手捧着,挪到嘴边,老老实实一口口咽下去。

梅长苏瞧着他,小孩儿低垂眼睫,难得安安静静,还透着些反应不及的滞然,呆愣愣的,很是好玩。

瞧着瞧着,心便软了。

 

“我们少阁主也有不行的时候啊,逞能喝酒,怎么不知道自己一杯就倒啊。”

“长苏……”

蔺晨放下碗,循着熟悉的草药香便朝他身旁这人团了过来,有气无力地唤着,软绵绵抻了个带颤的尾音,不接茬,径自哀怨,“……我头疼。”

当他腿是药枕,不由分说地枕了上,自自然然地,不见外。

梅长苏弯弯嘴角,见他赖皮,也不道破,将手指探上他太阳穴,用了点力缓缓揉着。

 

蔺晨闭着眼,随这股柔劲在云海沉沉浮浮,心中直叹长苏也算得了他这妙手岐黄的真传,也不知何时,脑中昏沉就那么浅了,他睁开眼,正迎上梅长苏那双墨黑深潭,下意识抬手便去绕了他一缕长发,就着手指结结实实绕了几道弯。

“长苏……”

墨色间星点笑意,把他即将消散的那片醉意又勾了回来,蔺晨手上使了点力,拉着梅长苏往自己挨近了些,脑袋不安分地扬起个弧度,便往视线中那两片唇瓣上凑。

气息相近,璧人无双。

 

……

 

蔺晨:“——长苏,你干嘛拿手挡我。”

梅长苏:“你太小,我有罪恶感。”

蔺晨:“……”

蔺晨:“你嫌弃我小!?这就不对了长苏哇你怎么能始乱终弃过河拆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之前你我共赴巫山时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我给你学学你当时——”

梅长苏:“……”

 

9.

 

“飞流!”

 

10.


之后,据琅琊阁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围观群众们实力表述,他们蔺少阁主实际只小了七天。

只是这七天除了第一天少阁主赖着梅宗主安安静静,后六天那不知怎么被梅宗主下了禁入令的少阁主让他们彻底见识了人小坑不小的作妖高度,尤其不知为何被飞流捉弄了前两天的少阁主后来竟带着亲如一家的飞流一块儿兴风作浪,琅琊阁上下苦不堪言。

好在第八天他们少阁主吃了碗粉子蛋后忽然大了回来,虽然琅琊山众人纷纷表示这应该并非粉子蛋的功效,但一连煮了七天的吉婶因此养成了每日固定给自己煮一碗的好习惯。

变大了的少阁主立马喜滋滋地去找梅宗主。

甄平死拖活拽算是把企图跟去的飞流拉住了。

向来对蔺少阁主的不正经颇有微词的甄平难得真心实意地献上了一次愿二人百年好合的真挚祝福。

 

尽管那之后梅宗主没好气地回了一次江左盟,尽管少阁主自己充当信鸽将自己这份沉甸甸的信件飞快传递了过去。

甄平仍在后来语重心长地对黎纲感慨:看不出那么个人如谪仙的江湖郎中,竟也是个虚火旺盛的中干小人。

 

黎纲:“你不是在琅琊阁照顾宗主,又怎么了?还学会瞎用词语了?”

甄平:“有感而发。”

黎纲:“?”

甄平:“修身养性,不好。”

 

Fin.

*********

最近蒸煮实力发糖……生产力低下,躺平。

评论(4)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