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楼台】燃情岁月-2

第二章

 


在明家,但凡不触及家训家规,都是明台处于亘古不变的上风。

 

虽然看起来明家小少爷总是最怕大哥的威严,但明楼很清楚他拿这位明家活宝究竟有多没辙。

 

“怎么饿了,飞机上没吃东西?”明楼仍故意绷脸,声音却缓和下来。

 

“不好吃。”

 

明台扁嘴,走到沙发前,自自然然往明楼身旁一坐,歪了脑袋,黑白分明的眼睛便领着目光往明楼身上打转儿地飘,逗趣一样。


“大哥。”

 

明台双眼微微瞪大,明楼正侧过脸,被他直率坦然的视线引得分神,心便跟着这声颤巍巍的称呼摇了一摇。偏生明台似已近在咫尺的脸又朝他贴近了些,饶是这些年他担负的身份让他惯于伪装演绎,却也被瞬间扩散至面前的气息浸得骤然一僵。


好在明台下一句话就只剩下让明楼想直接揍他的心了。


“我发现哎,你好像比四年前胖了。”

 

“小兔崽子。”明楼双目一凛,抬手就往他头顶招呼,“四年没见大哥,结果就只有这句?”


“哎——”明台怂着往后一缩,眼间却弯出笑意满满,“我是想大哥了,当然就记得清楚些嘛。”

 

“油嘴滑舌。”

 

明楼终究破了功,指点着他,没好气地笑骂一句,“就你嘴甜会说,大姐惯吃你这套,别拿来糊弄你大哥。”


明台朝他挤挤鼻子,“到底去吃还是不吃啊。”


“……吃,吃!”明楼板着脸,严肃训斥:“大姐迟早得把你惯坏。”

 

阿诚忍俊不禁,站在一旁笑而不语,大哥用大姐挡锅这行为,他倒早也习惯了。却不知是哪位长官早几天前就嘱咐他预定餐厅,指名点姓必须银塔,临了又几次三番问起,生怕他忘记一般。


“餐厅定了几点?”明楼望向阿诚,开口。


“五点半。”


“这么晚?”明楼皱眉,“那先弄点什么让这小家伙填填肚子。”


阿诚终于坦率笑出了声。


******


当晚他们在银塔餐厅用餐,吃掉了一只编号45520的鸭子,明台郑重其事地用中文在食客名录里签了名,又将兄长的名字写在旁边,趁其不备还将楼字刻意拆开了些,以为对方没有发现,咬着下唇勾起嘴角像个将无伤大雅的恶作剧成功贯彻的孩子。


明楼只是略无奈地将视线投向落地窗外的圣母院塔楼,再适当地在明台念起祝酒词的时间转头举杯,时间掐捏得那样恰到好处,一气呵成的自然流畅。


明台在他的视线里笑了起来,天真烂漫又透出丁点儿狡黠的得意洋洋,引得明楼也笑,想指着他说点什么,却终究只是倾斜了高脚杯,碰出一圈清脆的波纹回荡。


他们从巴黎的天气聊到大姐的明公馆日常,明台兴致勃勃地缠着他们讲述在欧洲的琐碎生活,尽管更多时候都是明台自己滔滔不绝,明楼和阿诚作为素质良好的听众不住点头回应,明家小少爷如同要将四年叙旧的份儿一并掏空般不停不歇,双眸浸染在兴奋的情绪中闪闪发亮,连落地窗外如同印象油画般光影斑斓的塞纳河和圣母院的风景,都在映衬下显得平淡索然。


这顿晚餐足足进行了三个小时,待用餐结束,窗外已是一片入夜后的五彩缤纷。


明台一高兴便多喝了点,难得相见,明楼也没拦他,一瓶奥比昂叫明台抢去半瓶,小少爷酒量尚浅,走出银塔餐厅时,渐显微醺,整个人摇晃着些些许许的不稳当。


阿诚去开车,明台便倚着明楼慢腾腾地走,视线往夜色里真情实感地扑腾,沿着眼角晕出一片淡淡的桃花红。


明楼伸手揽住他,这些年明台长高了不少,几乎与他一样高了,身形仍是清瘦,虽也有着切实的重量,但此刻倚在明楼身上,却莫名地让他有种说不清的飘忽虚无。


真真切切的,不真实感。


“大哥。”酒劲儿慢慢涌上来,搅得明台本有些晕,被迎面的风乍然一吹,倒消散了些,他眯着眼,软软地又唤了声,“大哥。”


“怎么了。”明楼听见自己的声音从舌尖滚动着,一路上升蔓延到耳鼓深处,轻轻缓缓,温柔得甚至有些不像平日的他,“我们明家小少爷,又想到什么了?”


“大姐想你啦。”明台点头,笃定:“虽然她没跟我说,但明年的春节,咱们……一定要在家过。”


明小少爷连点几下脑袋,这让依稀清醒的他再度犯晕,一个趔趄便往前栽,也不知是被明楼及时拽住还是他自己稳住了,一句话没讲完,栽倒的动作却重复了两次,明台撇嘴,索性一把抱住明楼,死不撒手。


明台喝多了就爱往人身上蹭,这习惯从他未成年偷偷尝酒的第一天便没改过,只是当时他几乎一口倒,还被明楼发现气得打了屁股,虽说不算太轻,也没能狠心往重了打,可明台还是哼唧唧哭了鼻子,一面哭一面又拽着明楼不放手,抽泣着直打嗝儿,红通通的双眼迷离又委屈,最后反是明楼先被他弄得没了脾气,哄着软着直到他彻底消了声。


到他成年,明镜才准他偶尔、适当地饮酒,但明镜也有一点要求——不能喝醉。


明台的酒量一直不算太好,加上有明镜这条限制,明台倒也没闹出过酗酒相关的事儿,明楼也清楚,他们明家小少爷虽说娇生惯养、恣情任性,对家人的护短、对亲情的重视,却从未有丝毫含糊。


“大哥……”


明台几乎是浸在鼻音里的呼唤传来,软绵绵的一团,糖花絮般地招呼在明楼心上,稍有点痒,顷刻间便全化了开,溶着明楼一颗经风历雨的心竟也这么软了下来,他侧头看他,小家伙弓着腰,整个人都往他这边扭,脑袋无意识地在他肩胛处磨蹭,乖顺得像只午后阳光里懒洋洋打小呼噜的猫。


“我也想你了。”

 


明台在视线相交中咧开嘴,高高兴兴地笑了起来。

 

他的脸微扬起,侧脸的弧线在路灯下映出一片柔和,酒精驱使下,脸颊泛红、眼角泛红,桃花眼弯成两道月牙儿,掩进一串儿无穷尽的细碎星光。


清清澈澈,干干净净。


那一顷刻间,天地黯然失色。


耳中心中,只余这么一句想念倾述,反复碰撞着回响。


明楼无奈承认,他避了四年,退了四年,那些在午夜梦回间如抽丝剥茧不断清晰着逼他不得不正视的事实与情感,没有任何的改变。

 


 

*********

 

这几天东歌发糖太齁了……完全让人有种不事生产的心态啊……

 

爱奇艺一定要都看啊XDDDD国民兄弟

评论(17)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