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楼台/诚台】燃情岁月-0

#楼台/诚台皆有#

#不能接受则请避雷#

 

楔子1

 

明楼发誓过一辈子对这个孩子好。

 

为了大姐,也为了这份救命的恩情。

 

他觉这孩子可怜,小小年纪便因他们失去了本是理所当然围绕周身的温暖母爱,大姐愧疚,他也愧疚,这孩子是他们明家救命恩人的儿子,明家知恩,收养这孩子关怀备至自是理所当然。

 

哪怕是再久之后,当初的小团子抽丝剥茧地出落成身长玉立的青年,笑得恣意洒脱活力四射,他也总记得那个小团子初到明家的模样,一小团软嫩棉花般塞在灰袄白麻里,虽眼皮受了伤,贴着胶布,小孩儿却不哭不闹,也不知懂是不懂,就只在那呆呆站着,瞪着双黑漆漆的桃花大眼,盯死了黑白画像里的清秀女子,孤零零的影子在光下散得单薄瘦长。

 

大姐抱着他哭,说他以后就叫明台,她就是他的姐姐,小孩儿轻应了声,乖巧生脆,明楼站一旁看着,小孩儿的下颌压在大姐肩头,抿了抿嘴,黑亮亮的眼里就那么漾了水光,却眨着眼睛,愣是没让那翻来滚去的透明珠儿落下来。

 

后来明楼鬼使神差地把他抱起,往他手里塞了一块巧克力。

 

明楼本不是个柔软的人,早慧早熟,作风稳健,对小孩子也没有特别的喜爱之情,甚至他根本不太擅长与这种绵软无力的小家伙相处、应付他们突如其来的恣意纵情、嚎哭吵闹。

 

大姐曾调侃过他小小年纪便学得个教育家做派,明楼反而直接祭出教育乃立国之本的理来,大姐听了直笑,笑他这么一板一眼,将来可怎么哄姑娘家。

 

然而这小孩儿抱在怀里,绵软温暖的一小团,乖巧安静,接了巧克力在手心握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明楼,细声细气地道句谢谢。

 

明楼心底一软,放缓声音开口:“以后,我就是你大哥。”

 

小孩儿抬眼,乖乖唤道:“大哥。”

 

轻轻软软,甚至像只奶猫在叫。

 

明楼对他笑了笑。

 

那年,明楼十四岁,明台四岁。

 

 

楔子2

 

阿诚对这个世界,总带着些不甚自觉的回避和排斥。

 

他甚至怀疑过自己出生和活着的意义,毕竟他曾是真心喜欢过他的那位母亲,然而他的相信和喜欢却只换来了对方毫不留情的残暴虐待。

 

所以他感激明楼明镜,将他救出那个暗无天日的泥泞沼泽,给了他可选择改变的全新人生,给了他得以成才的机会,所以他几乎是无条件地尊重、爱戴和支持他们。

 

而那个明家的小少爷,他最初却是不甚喜欢的。

 

那是个太过耀眼的小孩。

 

看上去比他小不过几岁,却笑得灿灿烂烂、无忧无虑、肆意妄为地任性着、骄纵到无法无天,他被带回明公馆第一天,便见到那个披着半敞的青缎云纹袄、从楼梯扶手上倒趴着滑下来的小孩儿,当他被身旁明镜蓦然出声的惊叫吓了一跳,那孩子却一翻身跳到地上,朝明镜乐起来,还顺便朝他做了个小小的鬼脸。

 

他当时以为这孩子定要被教训了,然而明镜却只是快步过去,拽过小孩儿,俯身左右查看,直确认他完好无损才露出一副放心神色,皱了眉厉声嗔怪他不可这般胡闹。

 

眼角眉梢满满都是即将溢出的疼爱宠溺。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排斥这位天子骄子般的小少爷,仿佛黑夜与阳光对立,甚至他不能分辨这是否属于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自卑意识——这世上总有些人,生来便含着雕花银匙,荣华富贵万千宠爱尽拥一身,这般好命,却不知感恩,恃宠而骄,天真不经世事,连任性都充着便应如此的自然,骄傲得理直气壮。

 

他亲眼见那小少爷撒娇说衣服不喜欢脱了不穿,硬是指着要另一种样式的花纹,大小姐便顺着他哄着应了,还吩咐人赶紧换了去。

 

凭什么呢?阿诚曾淡淡想过,他甚至为明楼和明镜抱过不平,为小少爷的不懂事和任性妄为。但他也知道自己不是明家的人,对于明家的事,他不该施以妄言,他只要本本分分,尊敬大少爷和大小姐,按照他们的愿望努力成才便好,其他更多的,都不该是他去想象的事。

 

便尽量与小少爷保持在一个相对不重合的圆圈里,互不相干。

 

只不知为何,小少爷偏爱与他过不去。

 

藏过他的鞋拿过他的书抢过他的笔揪过他的头发,哪怕被明楼训过几次仍不肯安生,藏在明镜背后拉着眼睑朝他吐舌头。

 

他便越发躲着这位小祖宗,越发客套疏离。但他也不可能真的躲得彻底,他初来乍到,虽说面上是成了明家的孩子,里子仍是个亲疏有别的外人,那阵子,明楼明镜年纪大些,日常事情也多,有些照顾小少爷的活儿便不得不落在他的身上,因此除了不得不照顾小少爷的时间,他更加努力争分夺秒地读书学习来追赶他比同龄少年遗落的启蒙进度。

 

“阿诚哥。”

那日他正做着笔记,小孩儿摸索蹭了过来,眨着黑白分明的桃花眼,歪着小脑袋,任白皙的脸蛋扬出一道圆润弧度。

 

其实小少爷很好看,阿诚想,只要他肯安安静静的,他大概也会喜欢他。但毕竟是明家的小少爷,就算他不喜欢,也一样会尊重他的。

 

“小少爷,尊卑有别,你不该叫我阿诚哥。”阿诚开口,明知这话叫明镜和明楼听去了必定不喜,他却仍是淡淡地诛了心。

 

小孩儿也不知懂是不懂,一眯眼,弯出两道细细的月牙儿,从身后扯出一块白色餐布,拿到身前朝阿诚用力抖了几抖。

 

圆短手指扯动餐布的动作格外笨拙,伴他动作,一朵半蔫的红玫瑰花就那么从餐布后‘啪嗒’掉在地面,小孩儿蓦地愣了,低头瞅了眼,一扁嘴,睫毛扑扇,眼眶周的红忽就晕了开。

 

阿诚总算回味过劲这小少爷是给他变魔术,虽说他没明白这惯爱作妖的小少爷怎就忽然对他好了起来,但小家伙红着眼,泪珠在眼眶来回打转,娇娇气气,委委屈屈,倒是他看不下去忍不住反安慰起小家伙来。

 

小少爷哭更得凶了,一头扎进他怀里。

 

又软又暖的一小团,让阿诚甚至有些突如其来的不知所措,他犹豫着伸手去拍小少爷的背,连着那拍进空气、扑入鼻端也扑入了记忆的淡淡柠檬香。

 

后来小少爷支支吾吾地说他想跟阿诚哥玩儿,可大姐给他讲了有些行为不能逗人开心,小孩儿眨着仍泛一圈儿红的大眼睛,不知怎么就让他想起了曾经他在门口喂过的一只流浪小猫。

 

至于知道小少爷也是被明家收养的孩子,以及小少爷年幼丧母的前因后果,便是再后来的事了。

 

那年,阿诚十岁,明台六岁。

 

*****************

楼诚台粮少……自割腿肉。ORZ

这篇大概会比较长……主剧情就是原剧情线+弟控们的沦陷过程。

俩哥哥都不太想舍,原剧里感觉不管哪个都是大写的宠,一个霸道一个温和,小少爷则是兄长们希望能保住的光,然而还是没能保住……

年龄上有私设,剧里感觉差的有点大,书里年龄差又有点小。

应该是清水……以后会不会有肉看后续需要……

评论(27)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