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蔺苏】琅琊山鸽(归途番外)(下)

【下】

 

13.

和少阁主一起见到梅宗主,是翌年草长莺飞的时候了。

我鲜少见少阁主那么急,记忆中有几次,皆与宗主发病有关,这次也不例外。

甄平往我腿上绑竹管儿时我便觉得不对,尤其是我还险些被那熊孩子一使劲儿给捏死,好在甄平及时将我救下,于情于理我都该感激他,但他把明明吉婶给我准备的青菜团子自个儿吃了这点我还是决定继续使坏他。

待飞至南楚,少阁主一见那信,便带着我,马不停蹄、日夜兼程地朝金陵来了。

我又想阿花了。

触景思情,睹物思猫,单看着少阁主我想阿花,看着少阁主和梅宗主我也想阿花,一个是思君情切求不得,一个是日常闪瞎单身鸽。

不太一样,却同样伤感。

但我总是高兴的,从少阁主到了金陵后,梅宗主眼底也柔和了许多,整个人也轻松了许多,虽不知少阁主是否清楚,梅宗主是否察觉,可鸽子不骗人,鸽子喜欢实话实说。

我盼他们有个好结果。

就像我总暗生生思忖,假如他们有了结果,大概我和阿花也会有个结果。

这么些年,该有个结果了。

 

14.

喂了糖捅来的便是刀,这话一点儿没错。

我当时并没想到我的理想会以如此形势实现,少阁主用他那突如其来的情话喂了我一颗糖,随之而来却被梅宗主插了一把刀。

 

那天我亲眼见他们在院中争吵,双双红了眼,自我作为信鸽以来,就没见过梅宗主那般激动情急的模样,也从未见过少阁主那般失魂失意的模样,我一直觉得我很懂,但这一刻,我却又有些不懂了。

我其实挺想问问梅宗主的,他真是相信来世?十九前辈说来世要为人,梅宗主说此生一诺来世必践,但今世穷尽一生都无法完成的愿,在为人为兽都不能定论的来世,便可确切无误能够实现的么?

可惜我不能人言,也可惜十九前辈已是不再,我连个疑问不解都没处去说,转念再想,我只是只鸽子啊,为何要懂人类的情感呢?

我的理想归是实现了,曾经我心念向往的理想,与十九前辈唠叨不已的理想,在梦里常常身临其境的理想,翱翔战场间,传信递军情。

我该开心。

可我开心不起来。

说不出个因果。

 

15.

后来回顾,当时我是真怕过的。

我曾以为梅宗主真以他口中那个赤焰少帅林殊的名字,永远将一具身骨葬在了北境战场;我不敢想少阁主之后每天会露出怎样寂寥落寞的空洞表情;我还有点同情那个把他的苏哥哥装在他整个世界里的小熊孩子;我甚至郁闷过为何要弄懂了人类这些弯弯绕绕感情的我。

本与我无关的事,何苦庸鸽自扰。

然而,那个曾用清和低缓的声音让那小熊孩子不许对我胡来的人,不在了。

 

16.

幸亏,真的是庸鸽自扰。

细节原理我不太清楚,也不太清楚为何本被少阁主认定死了的人怎就又活了过来,总之那日我是开心到了极致,不止为这好似一直追阅的白话文本终于得了个好结局的愉悦心态,更是为琅琊阁的伙食一连改善了好些时日。

 

这是个吉兆。

 

我觉得我和阿花的未来有望了。

 

17.

我也做过一些不太符合我磊落帅鸽身份之事,想了想一定是被那些猫的日常谈话影响了——毕竟我常常远着偷看阿花,对他们平时所谈也了解一些。

看得出阿花虽清冷高傲,却对那些精神层次较为低俗的猫们所谈之事,也是略有兴致,于是为了让阿花增强对我的好感,努力提高自身知识,便秉持着研究精神探索过几次。

人类的交配行为。

我看少阁主对梅宗主是有那个心思的,毕竟了,这也不存羞耻一说,生命延续,天经地义,故此在琅琊山,我仍时不时晃在宗主房间窗外,思忖时机到了瞅上一次两次。

然而在窗外总瞅不清晰,后来我挑了几次夜里直接进屋,缩在房梁上准备抓个时机。

皇天不负苦心鸽,在三番两次总有小熊孩子缠着苏哥哥要一起睡的数个夜晚度过后,我终于等到了一次少阁主脱下怂皮主动出击,但不料房梁上间隔建造还是不好,我探头引发的角度倾斜致使我就那么扑棱棱地栽了下去,虽然轻盈却也结实地摔在了少阁主的后脑勺上。

 

非礼勿视。

 

我总不好卧在这床前继续观察探索,眼看少阁主一副气恼的样子朝我抓来,我飞也似地逃了。

 

18.

我一定要为阿花探究真相,积累话题。

我想。

毕竟他们这应该算是有了个结果,我和阿花应该也要有结果了。

虽说阿花仍旧不理睬我。

大约还是矜持,我一定得搞定这个话题。

 

19.

那日着实出乎我的意料。

都说择日不如撞日,果不其然,我当时并未想到一直对梅宗主百般无奈千般退让万般宠溺的的少阁主竟然相当爷们儿地一把抱起梅宗主,运起连我都很难立刻追上的轻功向山中纵跃而去。

我忙追着,沿着山胡乱飞了几圈,才眼尖地发现了被少阁主带到凉亭里的梅宗主。

我不想靠太近,便找个视野良好之处远远望着。

——我就那么差点把衔在嘴里的玉米吓了吐掉,也不知梅宗主一脸似笑非笑地对少阁主说了些什么,少阁主没好气地便朝梅宗主压了过去。

我目瞪口呆,差点被生怕影响我观感便慌忙吞下喉咙的玉米噎得背气儿,继续目瞪口呆瞅向凉亭,目不转睛目不暇给目眐心骇目不斜视,那之后我只有一个感想——少阁主长进了哇居然是全套。

我欣慰了。

我决定明天就去江左盟找阿花。

给她说说。

 

20.

阿花会睬我了吧。

我美滋滋想着,也不知明天该带些玉米还是豌豆,实在不行到后先去江左盟后厨偷条小黄鱼也好,我最喜欢看阿花秀秀气气一小口一小口吃完东西后舔爪子的模样儿,也是秀秀气气的,尤其在阳光下,爪尖里的细毛毛炫目闪闪的亮。

当你喜欢上谁的时候,便觉得怎样都好,喜也好怒也好痴也好嗔也好,整个儿没一点不好。

我深以为然。

 

尽管后来我秉持专研便要专到底的态度精神追着少阁主又去了温泉,出乎意料地又看了一次全套,按捺不住雀跃在心底给少阁主叫了声好,便还是专心致志地给阿花准备明日的拜访之礼去了。

有情终成眷属,都是好的。

他们总是有了结果,我想我也该能有个结果。

我展翅朝琅琊阁厨房飞去,迎面而来的气流让我心满意足地一振羽翼。

 

明天,是个晴天。

 

Fin.

 

**********

剩下的就交给猫视角了啊!@阿野 乃来解惑吧。

第一视角实在不适合俺……默默地蹲。

评论(12)

热度(115)

  1. Huvafen-童话终成史诗墨鱼加油过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再回首 看梅花不谢
    墨鱼加油过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