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蔺苏】琅琊山鸽(归途番外)(上)

【上】

1.

我没有名字,代号是1155,但我有足够的自信是琅琊山千千万中最美的一个。

 

我生在琅琊山,长在琅琊山,出生时我玉雪可爱白皙晶莹,如今我身长玉立英武非凡,日行数千里,往来无间歇,世人称干一行爱一行,我爱我的行当,所以我也一直是千千万中最好的一个。

 

但既立于世,便需要有个名字。

古人云,赐子千金,不如教子一艺;教子一艺,不如赐子一名,想必名字是极其重要的立命之本。

 

因此,我给自己起了个名字,来源于总有人对琅琊阁主的形容,我有幸得知;我深觉,能用作我等众英才之主的身上形容,想必是个极好的,于是我郑重其事地为自己定了名:月半。

 

2.

常言道,慧极必伤,我深知我天资聪慧完全超越了一般的同类,故此我通常会适当性地大智若愚一下,藏锋纳锐,以避天谴。

但大约是我仍过于聪慧的缘故,难免老天要让我遭些挫折,致使我虽行于世,却未能当识人。我觉得我这一生做得最错误的一件事,便是在轻狂气盛的少年时期,争强好胜地一举摘下了琅琊山年度飞行大赛的桂冠。

我鸽生的堂堂计划就这么被打乱了。

我获得了荣耀、财富和名利,却没能守住理想。

 

3.

我曾梦想,成为一只军鸽,可翱翔天际,斗鹰戏鹏;可穿越风火狼烟,一展战场豪情;可肩负沉担重责,艰险中来去自如,千钧一发间传信克敌——真真恁得帅气。

我想,也只有这般鸽生,才适合如此这般天赋异禀的我。

然而天不遂人愿,由于我几近极致的速度与堪称完美的性情,使我成了少阁主的专用信鸽。

那日,我立在琅琊山颠之上,默默祭奠着我破碎随风的少年梦想。

我再度叮嘱自己,干一行,爱一行。

 

4.

从那时起,我便常在那人和少阁主之间环顾往返,有时一天便要来回一次,不知都是传递什么劳什子的消息,传得如此勤快。虽说那人总会喂我吃些物什,但爷岂是被这种小恩惠便收买的?就算那人不知从哪儿弄来的小物什都挺好吃,性子也亲切,声音也是算好听、温和轻软,但我是个坚定有原则的,自是不会为这些恩惠和丁点儿如豆的好感离弃梦想,翱翔战场之上、三千里传递军情急报,这才是英俊如我应有的归宿,也是我总有一日要去往的地方。

 

关于那人的事,我是从十九前辈口中听说的,前辈是我非常尊敬的信鸽,如今十岁有五,是真正传过军情、斗过鹰鹫的勇士,我特羡慕前辈,前辈左目上方那一道儿、再也长不出毛的小秃,是我钦羡至今的功勋,作为男子汉,一生怎能没有几道被悍鹰啄出来的威猛伤疤。

 

前辈说,那人是被我们老阁主捡回来的,不是琅琊阁的人,但初见时很是惊艳,毛色纯粹,周身雪白,一尘不染,端得是个毫无杂质的好皮相。前辈说,大约是那人太过好看的缘故,从小总是满口唠叨要看美人的少阁主后来竟常守在那人身旁,连山下都去的少了,想是被那人倾国倾城的相貌迷了去,民间有句老话,英雄难过美人关。我便理解,过不了美人关的,都是英雄。

 

我生得晚,无缘得见那人的倾城皮相,我只觉如今他与一般人相并无不同,最多是生得白净了些,但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并不觉有何特异之处,但前辈每次提及当年、目光都一片向往,嘟哝感慨老阁主暴敛天物。

 

对此我也好奇问过,前辈说似是那人得了病,为了治病,只能毁去原本的一身好皮相,换了如今这副孱脆清弱的普通模样,与其他人并无二致。

 

我深感可惜。

后便忍不住对那人也亲近了些。

 

是了,人类对相貌最为重视,想那话本中最常描写的便是外表,这曾经美貌被毁,一定是伤感心痛的,作为一只善良的信鸽,不能雪上加霜,自是要对他多加关照才行。

 

毕竟真正要遗憾的人不是我,而是那几乎每日都在念叨美人的少阁主,美人不再,大约是要伤感的。但我又看不出少阁主有何不妥,每次写信都是一脸的兴致盎然,甚至会喃喃自语几句诗文来,我之所以后来泡妹子时能用上诗经出口成章,说来还都是从少阁主这边耳濡目染的功劳。

 

5.

喔,那人是叫梅长苏,据说还是江左盟的宗主。

宗主是个什么物事我尚未仔细研究过,听前辈大约解释了下,是个很大房子里的主事,跟我们少阁主的程度相差无几,甚至跺一跺脚,大房子附近的很多人都要抖上几抖。

竟是门当户对,我感慨,这词儿爷既学会就定得拿出来用上一次。

虽说从他那比少阁主单薄一圈的身形倒是看不出,平时似也病病怏怏的,但既跺脚能让附近的人都抖上几下,应该是个厉害的人物。

很好,我中意他了,给这样的人物传递信息,倒也不算辱没了我。

 

6.

很久后我回顾鸽生时想,似乎这一生,我就在这二人间来来回回地飞,竟也不知我都做了些什么,庸庸碌碌,默默无为,既无顶天立地的光芒四射,也无惊心动魄的战场追逐,却也奇怪,倒是不觉得无聊。

只是初时年幼不懂,年长后懂了——

爷,竟然一直生着信鸽的心,干着情鸽的事儿。

这个酸爽。

 

TBC

*************

Tag:一只琅琊山的信鸽角度看到的日常和蔺苏温泉……嗯哼。

蔺苏粮少……于是俺继续为蔺苏做贡献……

评论(27)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