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CP战争 #这个大梁不能好了#【蔺苏/靖苏/all长苏】【完】

【下-3

 

前篇链接:上 ,  , 下1下2

 

25.

卫峥花了整下午在小黑板上向三人罗列了他的系列计划,黎纲甄平决意看在同袍之情全力支持卫峥,表态后,顿时被分配去写一篇惊天地泣鬼神气势磅礴感人至深的宗主攻文,三天之内,发将出去。

二人找了纸笔,准备先列大纲,再细描写。

 

然而黎纲甄平绞尽脑汁,翌日面前仍旧只是白纸一张,二人心一横,直接去论坛发帖宣扬宗主总攻,简单粗暴,直接明了,然因刷屏水帖字数不足被直接禁言而铩羽而归后,卫峥却仍不肯死心,想寻个说辞撺掇宗主至少把那个不正经的蔺公子拿下了,既成事实;毕竟靖王是军旅之人,久战沙场、身体强健、勇猛英武、难度较大,蔺公子虽然功夫好说话又惯不留情面,在宗主面前却总是怂上一筹的,大约要容易一些。

 

同样是脑残粉,比起这几个汉子对宗主的力挺之心,霓凰在百般纠结后确认下来的认知便是:谁疼兄长我挺谁,谁对兄长好、我给谁加戏。

 

26.

 

卫峥的首套计划搁浅,着手拟定第二套方案,黎纲甄平也算暂时松了口气,聂锋每天仍在心惊胆战,想跟兄弟们坦白自家媳妇就是推手之一,却不知道媳妇又写了怎样的少帅,每天都在对不起媳妇还是对不起少帅之间纠结徘徊,左思右想,忍不住又去大梁生活论坛发求助帖。

 

‘我的兄弟不省心我的媳妇也不省心我怎么办,我跟兄弟们都不一样怎么办,兄弟们想让我站队怎么办。’

 

列战英便是看到了这个求助帖,顺藤摸瓜前往了绿横塘。

 

新世界的大门就这么对他打开了,列战英是个乐于接受新思想的人,忍不住一篇篇看了下去,觉得很有意思,非常有创意,尤其是那个叫楠木的作者,从人设背景到某些细节简直活脱脱是殿下的真实写照,除了情节发展太过唯心,其他竟是出乎意料的合乎情理。

 

而另一个同样作为被推荐作者的雨后彩鸾,前期故事本是充满了动情真情深情、贪念痴念执念,中后期却莫名画风突变,活生生地给靖王安排出一位有身份有故事的情敌来,同时那中期插入的情敌整个儿设定竟是合情合理,让他挑不出任何突兀生硬的毛病。

 

这很危险。

 

他决定推殿下一把。

 

 

27.

战英回想殿下对苏先生的误会过往,深感靖王殿下这耿直到人神共愤的性格是个巨大问题,虽然他多少感觉殿下始终心念赤焰少帅,但他地道也帮着挖了,私会也跟着掩饰了,殿下误会时也尝试劝说了,而殿下后来对苏先生的态度也不似初时生硬,用他学到的新词便是沦陷了——可殿下偏偏就是一副完全不清不楚不知道自己沦陷的样子啊!

他试着筛出一篇所求不得的清水悲文,并用小号匿名将它发到了靖王殿下的邮箱里。

 

28.

有什么变了,又似乎什么都没变。

 

列战英偷偷关注着他家殿下的一举一动,不时无辜无意提及一下苏先生的好,直到最后靖王无奈地对列战英委婉表示,如果在想要匿名的时候最好换一个IP地址。

 

但无论如何,列战英发现他家殿下对苏先生确是更亲近了,不仅险为苏先生剑指宫城,目光片刻不离苏先生之身,对苏先生关怀备至,言行百般维护——这都很好,这才是殿下应有的霸气。但当战英发现殿下居然将他曾为赤焰少帅从东海千方百计努力寻来的、不让人碰不让人看的大珍珠送给了苏先生,终于大为震惊,向来潜沉如鮟鱇的他忍不住透上水面,愤而发表一篇‘虽然我为殿下高兴也祝福他终能走出昔日初恋感情勇敢追求未来幸福但我这种‘红白玫瑰不能是一人有了新人也不应忘旧人’的纠结的心态该如何平复?#殿下一点都不渣真的不渣#’的心情帖,抒尽胸中感慨。

 

让他诧异的是那位一向不过多参与交流的楠木大神竟回复了他,婉言温语,处处逻辑,以情出发,以理服人,很快也便纾解了他心里这段时间凝聚起的层层毛结。

 

通过交流,他深感这位楠木大神的眼界和丘壑,迅速加入了充值为楠木大神的专栏打分送火药管的日常。

 

 

29.

那样就很好。

 

就似乎是那么个日常上网逛论坛刷微博写写文黑黑人组组西皮闲扯淡胡说笑的人生,这般轻松惬意、没心没肺的,平安喜乐,云卷云舒。

 

皇上下诏重申昔年旧案,太子殿下牵头主审,林氏一族洗雪冤名,太子下令恢复林氏宗祠牌位,呼吁言论自由,重建大梁军事政治论坛,一夜之间,太子赫赫贤名,朝野尽颂。

 

那都很好。

 

就像金陵民众永不乏日里谈资的八卦之心,横塘里总有着这般那般与时俱进的最新消息,无论是每日太子殿下拜访苏宅的时间具象表,或是琅琊阁主那份游玩计划的详情细则,甚至还有着零零散散的苏宅偷拍视频,以及那从不停歇的大梁西皮排行榜投票置顶话题。

 

如果不是那忽然传至的军情急报,四方乍起的边陲战火,也许就只会有那么个点击量最高的视频,争争执执,猜猜测测,假假真真,彼此互不相让的,津津乐道。

 

视频很短,清秀的小少年绷脸抿嘴,瞪着大大的眼,旁边一句话就这么不太清晰地响了起来:飞流啊,你希望你苏哥哥跟谁最好啊,是蔺公子呢还是太子殿下啊?

视频里的小飞流面对这经过变声处理的疑问句,很不高兴地鼓腮扭了扭头:苏哥哥,飞流。

 

远远,苏宅内室,话题中心的那人席地而坐,背廊而倚,一双素手,一壶清茶,隔着影影绰绰的花枝,悠然自在,清隽无双。

 

30.

却是不复流年。

 

31.

当时捷报伴那人身陨消息一并传回,不知哭红了多少横塘群众的眼,同时雨后彩鸾封笔,我爱夫君封笔,楠木大神封笔,养花大神封笔,就连那野火烧不尽般的某个不断被封不断建号发水帖的执着杂草也消失无踪,热闹熙攘的横塘一夜间沉寂下来,好似心知肚明、自发自觉一般,当时竟无一人顶贴,无一人发言,唯独那视频的点击量眨眼呼吸间扶摇直上,数字无止尽般不断增长。

仿佛一场无人主持的祭祀。

自此别后。

金陵再无梅长苏。

 

32.

那之后横塘确是冷寂了许久,后来逐渐恢复讨论,重燃热度,话题慢慢指向了另一对儿竹马竹马言候家小哥和琅琊榜二号的景睿公子,却心有灵犀地将某些曾经红极一时的帖子和人物彻底避了开去。

 

 

33.

重点是一年后。

 

一个帖子就那么炸开了横塘群众一年来小心翼翼退避隐藏的情绪,彻彻底底如水入滚油般地轰然沸腾了。

发帖人是个新号,而内容也很是简单,一张图,一句话。

‘我好像在小灵峡发现了什么你们来看看是不是我怀疑的那样。’

图也很简单,两岸青山,一波碧水,水中一叶扁舟,轻悠悠顺流而下。船头席坐一人,青衫飘扬,玉冠束发,隔着他身后不远,一大一小两人正举手比划,许是中间搁了个小圆桌,圆桌上有壶酒,却是看得不甚清晰了。

 

一炷香间,此帖的点击和回复量风驰电掣般连翻数页,各种分析细节帝雨后春笋般狂现疯长,有理有据头头是道,甚至为证据确凿还找了之前的各种视频截图进行对比,最后得出结论这一定就是被精通歧黄之术的琅琊阁主救活的梅长苏,北境之战后这一年时间,耗尽心力的梅宗主便是被各色世间奇药护着休养生息,这才得以稳住性命,紧接一众人连声呼好,队列整齐,疯狂点赞。

 

那一天,横塘访问激增,论坛险些崩溃,礼部加派人手紧急维护,才算是堪堪稳住了崩溃迹象,那一天的话题帖数量创下前所未有的新高度,一番网络盛景。

 

然而不等大家再度开始就此话题讨论当年西皮之战的结果,倒是那几乎湮灭在数页之后的一层小楼被火眼金睛的热情群众不遗余力地扒了出来。

 

‘哎……虽然苏先生未死我是真开心,但陛下微服出巡了我也真难办……’

就这么短短一句,却令群众的热情顿然上升数个等级,讨论分析纷纷倾巢而出,礼部监控人员急忙又加开几台服务器才稳住这险些又要崩溃的数据库。

 

端的是盛世横塘。

 

 

34.

 

江左盟内。

 

黎纲:我觉得……你这样把宗主的图发到横塘不太好吧……你看,皇上都微服出巡了,这明面微服出巡,实际上不就是去沱江吗?宗主又不是不去金陵,走这一圈,不就是要散心治病外加去金陵嘛,你搞这出,到时候皇上和蔺公子对上,可怎么好。

甄平:谁让那个不正经的蔺公子不让我们跟着,他能照顾好宗主吗?飞流也是个小孩,最后不全得宗主照顾?我就知道,不让我们跟着,肯定没好事,他不让我跟着,我就得让他堵着。

黎纲:……你和卫峥越来越像了。

甄平:宗主可是好不容易才救过来,之前昏迷了多久,我们都以为宗主醒不过来。他蔺公子当宝贝着,我们难道就不宝贝着,大家都在乎宗主,凭什么就他能天天蹭着,把我们当洪水猛兽一样,之前不就是去琅琊阁照顾宗主嘛,居然变着花样地赶我们走,还指挥那鸽子拉屎,宗主可是江左盟的宗主,他琅琊阁的捣什么乱!我现在特支持卫峥,就该让宗主压了他,看他还怎么得瑟——等等等等憋说话我再水一条。

黎纲:…………

 

做好了饭开始收拾桌子的吉婶扭头瞅了一眼:他们聊啥呢,快叫吃饭了,总抱着那盒子玩意,听说那对眼睛可不好啦!你是大夫,你跟他们说说。

晏大夫一捋胡子,面无表情:咱们吃。他们,吃药就行。

 

FIN

********

鞠躬感谢,这篇就完结啦,俺一向是个傻白甜专业户,不虐也不会高大上,之后发几个后续小彩蛋,也准备开个新坑。抱住所有支持这篇的太太们群mua,无比地爱着支持这篇目的是逗比却不怎么逗比的段子的你们,T333333333T

 

评论(66)

热度(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