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蔺苏】归途番外-忍无可忍(下)

下.

 

蔺少阁主表示他很郁闷,好端端的孩子变成这样也不知是谁教的。

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飞流拽着向后,彻底跌了个趔趄,蔺晨却仍保持镇定自若的泰然态度,掸袖起身,没好气地瞪了过去,偏偏那罪魁祸首的小孩儿毫不自知,反挡在梅长苏身前,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警惕盯他。

 

“静养!”飞流抿嘴,笃定重复。

 

蔺晨觉得自己真是好脾气,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去手撕小肥牛的某种郁结情绪,“你苏哥哥要静养不假,但蔺晨哥哥呢,是要为你苏哥哥疏通经脉,调理气息,并非在与你苏哥哥在胡乱玩闹,你可是懂得?”

 

飞流死瞪着他,似乎并不相信,仍旧一副如临大敌的防备架势。

 

“飞流。”蔺晨吸一口气,望着小孩儿,努力勾起嘴角,自认亲切地露出和煦笑容:“你去外面玩,别打扰蔺晨哥哥给苏哥哥治病,可好?”

 

飞流舒缓眉心,复又皱起,摇头道:“不是。”

 

“嘿——”蔺晨不禁拔高声音,“不是什么?行啊,长进了啊,还知道什么是什么不是,那你说方才蔺晨哥哥想做什么?说得出吗?”

 

飞流瞪大眼,皱眉咬唇半晌,赫然冒出一句,“角力。”

 

已然拢好前襟,正姿端坐的梅长苏再是忍俊不禁,扑哧笑出声来。

这一笑也把蔺晨彻底笑得没了脾气,略无奈地揣手看向这命定克星般的一大一小,莫名对自身前途生出几分悲观消极的情绪来。

 

哎……前脚走了那两个就差脸上没写惟宗主是命的莽汉糙人,这后脚又有心智未开的小飞流后来居上,想他蔺少阁主究竟何时才能一偿夙愿,和他家长苏再进一步啊!?

 

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风流倜傥的蔺少阁主真真正正地犯了愁。

 

******

 

这当然不是最初,也非最后的失败,而究竟被打断了多少次,蔺晨完全是可以不用思索便能数得出的。

先是半夜一只不知打哪儿飞来的愣头肥鸽,接着又是飞流——他简直想把这头小肥牛绑着绳子丢到琅琊山里,之后笑得够了似乎也有那么一丁点儿良心了的他家长苏总算是对飞流解释了一下,飞流终于相信他是认认真真在给苏哥哥治病,但糟糕的是,那个混蛋黎纲又来照顾他的宗主了……

蔺晨简直要怀疑这是梅长苏故意为之,偏偏那小没良心的笑得一派单纯无辜,蔺晨便在那满眼的明亮笑容间,胸口‘啪’的一声,终究是有什么膨胀的物事在其中狠炸开了。

于是蔺晨也笑。

摸出折扇隔空一甩,蔺晨的笑莫名透着些不同平日的危险气息。

索性一把抱起最近已经被他养出了几两肉、手感也好了不少的梅宗主,在黎纲的愕然目光中纵身向屋外飞跃而去。

“蔺公子——你带宗主去哪儿?”

“治——病!”

 

仗着轻功在整个琅琊阁内无人匹敌,蔺晨干脆将他一路抱至半山腰一处僻静凉亭内。

甫一落地,梅长苏便贴着凉亭边儿的木台坐下,一副舟车劳顿的模样,却是抬头瞅蔺晨一眼,眼里仍旧是黑亮亮的波纹荡漾。

“还笑!”蔺晨用折扇虚指梅长苏,“你个小没良心的!你家那一个个的都不信我,你也不管管,给说上几句,这就叫助纣为虐,知道吗!?”

见梅长苏闻言又弯了眼,蔺晨板起脸,一敲折扇,“好笑吗?”

梅宗主一本正经点头:“好笑。”

 

“非得治你。”

蔺晨指着梅长苏,一字一句说得严苛唬人,梅长苏却一下子被戳中笑穴一般,揣着手,侧着脸,脆生生笑个不停。

 

蔺晨得承认他喜欢看他笑,以前给他治病疗养那阵儿,甚至蔺晨变着法儿地逗他笑,让他那每每苦大仇深的脸上多出些熠熠璀璨的光来,虽然蔺晨不知道之前的林殊长个什么样儿,但如今的脸蛋是甚合他胃口的,尤其那酒窝,总像个海面的漩儿卷着他不断深陷,脱身不得,蔺少阁主便也不作挣扎,极为坦率地随那漩儿自在沉沦。

 

“蔺晨……”

“叫什么叫!”

“怎么治?”

 

那句话大概彻底捅了蔺少阁主的马蜂窝,家里的大尾巴狼被蛰得不要命地往外跑,少阁主一扬眉,带着点儿坏笑便欺身上去,“怎么治……我说了算。”

 

剩余部分-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wivis48&tid=3122627#Content

 

FIN.

**************

完全不火辣而且非常隐晦的肉啊……还是被吞了,于是发链接。

ORZZZ文艺肉不会写呢。

其他就放到下一篇番外吧,继续傻白甜路线。。

评论(24)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