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论九年扑倒饲主的正确日常【EH】-10

10.

 

Hart先生的孩子是个没法控制情绪的小控灵人——这种消息很快在小镇中流传开来,某些曾经对Hart先生青睐有加的姑娘们迅速地转变了态度,她们可以接受一位高贵温雅的先生并成为他那有点顽皮的孩子的温柔继母,但她们并没有信心以足够的勇气和胸怀接近包容一个顽劣不逊的控灵人。【注 1】

不过,就算镇民的态度未曾改变,Harry也不打算继续留在这里,Eggsy是一头龙,也许自己之前的教育方式更像在教育人类的小孩,但这不能改变Eggsy终将成为与他父亲一样的、理应翱翔在广袤天地间的、自由又自我的、强大、无坚不摧的龙的注定事实。

通常,龙会通过传承的方式来学习并掌握比人类世界亦步亦趋的渐进模式更多的知识,Eggsy目前没有这种条件,而通过这次意外伤害事件,Harry认为,Eggsy在建立起基础的是非观后,生长环境不该局限于这一方山林的狭窄空间,而行走游历,不失为一个吸取知识并得以磨练意志的良好方式。

更重要的,在他与Percival这段时间的研究中,得出了这片大陆上仍可能存在着两处被封印的古通道的结论,但疑似地点却足有十处之多,皆位于极险峻的地势或较为特殊的地点,甚至Merlin的传送阵都不便到达,他们初步估算,全部探查完毕大概需要五到六年时间。原本Harry预计等Eggsy再长大些,便和Percival前往仔细查探,而这次突发事件却给了Harry一个契机,也可以说推促着他做出了某种全新的决定。

因此,当小镇居民发现Hart先生足足一周没出现在市集上时,Harry和他的小幼龙已经远在一千三百公里外的克萨镇冒险者公会中登记了他们的名字。

 

“这可是个A级任务!先生。”

接待台前的年轻人看清Harry手里的任务单后,皱起他布满雀斑的鼻子,目光衬得表情愈显轻佻。

“是的。”Harry颔首,“完成三个A级任务才能接取S级任务,现在的公会制度倒是更加人性化了,至少可以避免某些错估实力的冒险者急躁冒进。”

接待者望向他们的视线更古怪了,他仰着脸,几乎是用倾斜的目光将二人从头到脚再度打量了一番,透着说不出的调侃和轻蔑。

 

一位身材高挑斯文优雅的草食系中年绅士,和他身边看上去七八岁的、明显在养尊处优中缺乏运动和锻炼的小男孩,尽管男孩似乎很努力地挺胸抬头收缩着他已经撑起纽扣的小圆肚子,但那并不妨碍定义他一身高级服饰的不菲价值——他们看上去简直像极了落单的非武斗派贵族,要知道从这二人进入大厅以来,已经有不少凶神恶煞的老道冒险者跃跃欲试地准备出手从他们身上捞上点儿同样价值不菲的好家伙了。

毕竟这里可是王国的灰色地带,克萨镇。

它位于人类、精灵、矮人三方的交界处,尽管从地域来说应属人类的地盘,但从小镇缺失的执法官和形同虚设的执法机构,久而久之,这里也便成为了充斥着各种不法之徒的三不管区域。

缺乏管制的另一层含义,也代表这里不会出现王国的人,Harry的行动自然更便利些,他们锁定的某些特定地点只有特权人士和到达一定等级资格的冒险者才被允许进入,对如今的Harry来说,他优先需要的便是一枚冒险者等级评定的身份徽章。

中土大陆的冒险者公会都是相通的,自然,在几乎完全不会遭遇老熟人的三不管地带搞定资格评定,要比去一个机构健全的城市引发不必要麻烦的可能概率小上太多。

 

“我由衷祝愿你们,”接待者目视Harry悠然自若地在任务列表单里签下了名字,撇撇嘴,愣是用一副看好戏般的表情,不阴不阳地开了口,“能平安归来。”

Harry放下笔,礼貌颔首,拍拍小男孩的肩,转身朝公会外走去,小孩急忙迈步跟上,黑色小皮鞋在地面磕出一串儿啪嗒啪嗒的脆响。

 

“Harry,我能烧焦他吗?”Eggsy一出门便因袭面而来的风伸手拉紧火狸皮帽子,金绿色的眼睛透过帽檐充满期待地望向他的宝石。

“很遗憾不行,我的小绅士。”

“那跟上来的人呢?”Eggsy锲而不舍地追问,“他们刚才一直在盯着你,那味道难闻透啦。”

他不喜欢任何人(或者不是人的生物)注意他的宝石,从他的小伙伴意外引发了他的某种独占欲开始,到市集上他意识到某种来自人类女性对Harry产生出的类粉红色气息占有欲之后,Eggsy便刻意关注起各种来自外界的情感,并极为敏感地去分析它们——当然他的训练已经不会再偷懒了,且比之前更加努力,只是幼小的Eggsy还不能很好地分清这些情感意向背后的驱动力,但心底不自觉对他的宝石所产生的独占欲让Eggsy十分自然地将‘除自己以外’的Harry指向性意识统统划分进‘需要驱逐的恶意区’。

毕竟在一头幼龙眼里看来,任何觊觎他的宝石的生物/非生物,都是必须清除的危险分子,而龙的荣耀,则理应表现为守护宝石而战。

Eggsy努力地仰着脖子,像个刚被授予彩色缎带的王国将军一般地骄傲地向Harry展示着他在充满恶意的情绪中仍旧泰然自若的精神意识——这可是他努力锻炼过的。

“心怀恶意的贪婪必将遭受惩罚,但遗憾地说这还无需动用你的力量。”Harry低头迎上Eggsy闪闪发亮的双眸,被小家伙非常好懂的心思惹得勾起嘴角,“是的,你很棒,我为你骄傲。”

被称赞了的小幼龙飞快咧开嘴,高兴地笑了起来,他伸手去牵Harry,圆短的指头搭上Harry的无名指和小指,用力向下勾了勾。

 

******

 

在人们的常规印象里,龙语者的身体强度甚至比魔法师还要差上一筹,他们就像温室的花朵,依靠精神力与龙沟通,尽管他们是战场中的绝对战力——但那是龙的功劳。

大概都是吟游诗人的错。

Harry收起手杖,目光并未在躺倒地面的几名彪形大汉身上多做停留,他轻松迈过这些至少要在床上躺上一周、正哀嚎连连的伤患们,牵住高高兴兴冲到他身边、再度将胖爪子递向他的小家伙的手指。

这已经是第三拨想从他们身上捞点儿好处的不轨之徒了,也许在他们完成任务的回程,还将遭遇第四拨——Harry并不在乎这些,欺软怕硬的家伙随处可见,那通常都是些以貌取人的蠢货,毕竟早在他还是王国骑士时就知道了,他只是比较在意他身边这只兴致盎然着、似乎总想试图‘烧焦几个’的小幼龙。

——留下几具明显不是因魔法攻击而被烧至焦黑的尸体,这可真心不是个好主意。

他的小幼龙在‘守护’他,这是几次教训来访者后Harry发现的事实,尽管Harry动容于这份发现,却也不得不忧心小家伙不知为何忽然热衷于如人类般‘时刻要牵手’的现况。

过度依赖父母不利于儿童的成长,Harry想过,但他同样也想,虽然Eggsy的人类外表是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如果以破壳至今的年龄来说,他不过是头一岁多的婴儿龙而已。

无论如何,Harry总不会拒绝一个孩子带着企盼伸过来的手,更不用说那个孩子是Eggsy。

他想能给予他的龙所希望的、和他所能想到的、最好的一切。

 

******

 

完成几个A级任务和作为最后考核的一个S级任务,花费的时间比Harry想象中要快(他承认这大概有小Eggsy的一部分功劳,他的小龙成长得比他想象中更好),在不信邪的家伙们完全消失殆尽时,Harry也成功拿到了他的资格徽章。

不算长也不算很短的三个月里,几乎常来往于镇内的冒险者都知道了这对类父子又非父子的奇怪年龄差组合,以及中年绅士那远比其实力要迷惑人多得多的温润外表——其中不乏某些企图趁机将小男孩绑架并威胁Harry用他那金袖扣或他阔绰出手的交易宝石来交换的不轨之徒,但他们几乎不约而同地覆没在计划成功之前,甚至他们来不及看清一位明显年纪要超越他们一定程度、身形又比他们清瘦很多的绅士的出手。

这一度刷新了潜伏在他们认知里的世界观。

而对Eggsy而言,这同样是非常新奇的体验,他的宝石在闪闪发光,虽然他的宝石一向温暖纯净又明亮,但战斗中的Harry仍是闪耀到了让他目不转睛的程度。

他笃定他的宝石是最好的,这并不影响Eggsy不断对Harry升级着的喜欢,一如他喜欢往Harry温暖的掌心里塞进他的拳头(当然他不承认由于到处跑来跑去导致他扎进Harry怀里的时间变少了才会用牵手来确认),继而被Harry的气息包裹,是能让他打从心底感到充满比芝士蛋糕还香甜的味道的美好时刻。

 

“Harry。”在接下那个双S级探索任务,准备前往锁定目的地之一的前夜,Harry对他的小家伙道过晚安,刚躺下便听到背后传来Eggsy奶声奶气的呼唤。

“Harry。”Eggsy加重声音又唤了一次,他的语气充满了委屈,甚至透着显而易见的可怜,这让Harry转身望向坐在另一张床铺上的,正扁嘴鼓起如小仓鼠般双颊的小男孩。

“你还没给我一个晚安吻。”

“噢,抱歉,我疏忽了。”Harry不禁失笑,他起身,小家伙顿时扑了过来,扬着脑袋让Harry甚至不用弯腰便能碰到他的脸颊。

Harry有点好笑地想起早上Eggsy兴高采烈地侧着脑袋让他看发丝间消失的小龙角,表述着他已经达到完美的化形,以及他正式脱离‘幼龙’定位的纪念性里程碑。

对龙来说,完整的化形,便是跳脱幼童期的一种正规定义。

“Harry。”小家伙努力地眨着眼,“我不想分开睡。”

“Eggsy,你已经长大了。”Harry严肃地抿起嘴角,提醒Eggsy在几小时前他还得意洋洋地带着骄傲炫耀的神态大声强调他即将变成真正的雄性龙的事实。

“它还能长出来。”Eggsy瞪大双眼,生怕Harry拒绝他一般抓住Harry的手指,不自觉拔高的声音,却也兼顾着在Harry略诧异的目光中不自觉小了下去的底气,“唔……偶尔。”

 

 

 ***********

 

【注1】控灵人:拥有魔法天分,初步觉醒了元素力量却无法很好使用它们的人的通称。这些人中一部分经过训练能够晋级成为良好操控元素力量的魔法师,却也有更多一部分在训练后也无法驱动元素力量为自己所用,甚至只有在情绪波动下才能驱动这些力量,他们往往令普通人非常头疼,在情绪波动下他们往往会制造一些他们自己也无法控制的麻烦,因此控灵人在觉醒后都会经由王国统一训练管理。

***********

心虚地有种这么久没更是不是应该这么坑下去的愧疚感……

评论(2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