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论九年扑倒饲主的正确日常【EH】-9

9.

Eggsy知道Harry握住了他的手。

Harry手掌总是那么温暖、结实、坚定有力,有着他最喜欢的气息。

他也知道应该点头大声回答Harry,再和Harry一起回到他们的小屋,然而几乎是瞬间直达心脏的恶意席卷了他,仿佛一条带刺的锁链刹那紧勒他的心脏,密密匝匝反复缠绕,勒得他即将在下一刻彻底窒息。

然而就是在这种困缚下,心脏却开始疯狂跳动,如同气球中被塞进一团不住扩散的旋风,只一层橡胶全然阻止不了它的爆破。

那些不加掩饰的、来自四面八方的、随着某些喧哗声音越发直接清晰的恶意不断灌进他的意识,Eggsy甚至能从这些巨大的恶意中辨识出它们针对的某个词语——那是无须怀疑的、相当一致的、毫无差异的同一个词语——

 

Eggsy抱着头蹲了下去。

他大口呼吸,用力汲取身边仿佛所剩无几的空气,大脑像被投入一颗火球,这让Eggsy的意识在爆炸边缘徘徊,他无法思考,无法去想跟那词语有关的任何东西,甚至原因——依稀有一些小块的善意涌了进来,但这些许清凉对他大脑中急速膨胀的热度毫无帮助,他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只觉得快爆炸了,意识随时都会消失,他甚至来不及去慌乱,只觉体内有什么叫嚣着不断涌出来,包裹住他的全身,简直要将他全部吞噬殆尽。

“Eggsy!”

他似乎听到Harry在叫他,他想回应,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声带或任何反应,这让他难受极了,他努力想让自己清醒,但是从身体内部不断涌起的炙热最终只是让他愣愣张开了嘴。

 

Harry从看到Eggsy石化般顿在原地和怔愣的表情时,就知道他的情况不太好,果不其然,随着市集两侧的人们眺望向远处的游行队伍、并纷纷露出愉悦的表情开始讨论‘龙’的相关往事,Eggsy也一脸痛苦地抱着脑袋蹲在地面。

他的第一想法是Eggsy不加分辨地接收了人类的恶意,必须尽快进行意识纾解,但他碰到Eggsy,强制将意识传达向Eggsy时,才发现已经不仅是‘不太好’的程度,而是真正的‘麻烦’了。

他的龙偷懒了一门课程,这是Harry的第二个想法,而这糟糕透了,他曾经接触的都是成年龙,他也曾听过龙与龙之间的闲聊,接受过传承的龙都很清楚如何有效地选择接收人类的情感,所以哪怕对他们的龙语者,在交流这一方面,龙们都更愿意使用主动将意识传达过来的沟通方法,做个比喻,这就像龙有着比人类敏感得多的听觉,如果他们无节制地去接收各种情感,就像人类的耳朵接收了超高强度的声压,严重者可令其瞬间失聪。

而对龙来说,强烈的来自异族的负面情绪,便如同致命毒药一般,不控制地长期接收下去,甚至能够损坏一头强壮成年龙的神智和思维。

Harry意识到Eggsy的情况后,他飞快地蹲下来,摸着Eggsy的头将他搂进怀里,“Eggsy。”他唤着他的小家伙,“冷静,我在这里,Eggsy。”Harry一面在Eggsy耳边低语一面将他抱起来,并冷淡礼貌地拒绝了靠近试图帮忙的热心群众,然而当肩头传来充满灼热感的锐利疼痛时,他才在周边忽然涌起的尖叫声中发现他的肩袖上灼起了一小簇赤橙色的火苗。

对龙语者来说,在龙之吐息下保护自己并不是一件难事,但Harry承认他比想象中更加紧张Eggsy,这几乎让他失去了几秒的冷静,以至于他并没意识到Eggsy在情绪失控下险些变成一头具备攻击性的龙。


“Eggsy。”Harry不断重复着他的呼唤,带着他迅速往镇外走去。

Eggsy被抱在Harry怀中,这让他尚在混沌的大脑找回了些许属于他的意识,清新又温暖的松木气息迅速环绕了他,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沉在一团浸满阳光的木棉糖里,这让他爆炸般不断扩散的意识又逐渐凝集成团,在这种令他舒服又安心的气息中缓慢向彼此汇聚。


******


当Eggsy终于彻底清醒时,他发现自己正缩在Harry腿旁,四周是他熟悉的房间摆设,他眨巴着眼睛找回神智,也拉回了之前在市集上的大部分记忆。

他下意识张嘴,却只在耳边响起一声‘叽’的轻音,他愣了一下,才察觉他竟是龙形,龙在精神力变弱时是无法保持第二形态的,Eggsy蓦然自心底涌起了强烈的愧疚——他的隐瞒和偷懒给Harry带来麻烦了。

他抬起头,想对Harry说点什么,但他的眼就在下一刻瞪大了,一层光芒瞬间自他身上浮出,Eggsy就这么在强烈的情感波动下重新化成了人类形态。

“Harry——”他瞪大一双金绿眼瞳,半跪在Harry身侧,手刚抬起便握拳又垂下去,犹豫着撑在床沿。

“……这是我做的吗?Harry。”Eggsy的声音带着颤抖,他的眼一眨不眨地紧紧粘着Harry肩膀上的灼伤,尽管敷了草药,周边被灼黑的嫩色创口仍是触目惊心,他想伸手去碰,但无论如何又不敢伸出那只手。

他想起了他当时下意识涌出的防范意志和攻击欲,他当时只想让那些负面的、如碎金属般尖锐的情绪从他身边消失,他想烧毁那些灰色、甚至是黑色的块状阴霾,他完全控制不住他那些企图闯破胸口的蠢蠢欲动。

将缠在创口的纱布打了个结,Harry拿起一旁的衬衫穿上,他转头望向正露出一副完全是做错事的孩子模样的Eggsy,开口道:“我并不想为你辩护,所以,是的。”

Harry投来的眸光少有的凌厉,这让Eggsy愈发惴惴不安,并打从心底产生了害怕和沮丧,他担心Harry讨厌他——如果他的宝石对他流露出任何一丝不满或厌恶,那他将不知道如何自处,他更无法想象在那时候他会遭受的打击——那简直应该是毁灭性的、无法想象的巨大。

小家伙坐立不安地瑟缩了一下,不加掩饰的情绪向Harry的识海里惯性涌入。

这些乱七八糟的低落情绪让Harry感到好笑,然而他却仍旧一脸严肃地伸手,按在Eggsy那仍旧蓬松却如同失去了活力一般的柔软金发上,“我以为你会晚一点醒,那样我也处理完这个伤口了。” 

 

Eggsy鼻子一酸,头顶传来的温暖力度让他眼底泛起凝雾般的灼热,他一面纠结他应该是只成熟得能保护Harry的龙一面将那些抛诸脑后地朝Harry扑了过去。

“对不起。”他将脑袋埋入Harry胸口,“对不起。”

 

那大概经历了足够长的时间,Eggsy才带点儿扭捏将脑袋从Harry怀里掀了起来,以及他足够干净的眼眶,“Harry……”他迟疑着抛出一个问题,“他们讨厌龙?”

“我不想说冠冕堂皇的话,不过,是的。”Harry面对他点了点头,实际上Harry同样意识到自己做错了某些事,毕竟Eggsy身处人类世界,他不可能如他所愿般这样保护他的小幼龙。“但也不能说全部。”Harry斟酌了一下他的措辞,“大多数人只是对他们不了解的事物产生恐惧和排斥。”

“可你爱我。”Eggsy寻求确认般地看着他,睁大眼睛等待Harry的回答。

“是的。”对这一点,Harry从不吝于表达给他的龙。

Eggsy眯起眼,像是高兴,也像安心,他低头停了片刻,又抬起头,小心翼翼又认真地重复了一次,“对不起,Harry。”

“你是该道歉,Eggsy。你必须学会控制你的情绪,选择性地接收外界意识。”Harry严肃地继续开口,“否则这不仅伤害他人,更会伤害到你自身,人类的情绪是很复杂的东西,不能单纯用好或坏来形容——不用我说,你的某个训练必定偷懒了,而这恰恰是不能偷懒的必修课。”

 

Eggsy用力点了头,眼角瞬间湿润的酸涩令他再次拱进Harry怀里,小声复述了一句几百几千次也被他认为不够的对不起。

***

俺会努力在10月能结坑。再次向 @beautyfan 太太表白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