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论九年扑倒饲主的正确日常【EH】-8

8.

不管一个人类七八岁小孩子的平均体重该是多少,但若在肉眼可见的程度占上了圆润相关的各种形容词,Harry认为都是有必要上升到健康高度的。

对此,Eggsy承认他遭受了某种程度的打击,Harry翌日便从山下市场买回了豌豆和莴苣,并以非往日配菜的形式烹饪了它们。

他用已然属于人类的手掌按了按软绵绵的肚子,有点伤心地问Harry是否觉得他有点胖(这不怪他被害妄想,着实是讨厌鬼对他念叨的次数太多了),Harry的嘴角默默抽搐了下,接着便以鼓励的目光对他说化形后需要更加注重营养搭配和身体健康。

那一刹那Eggsy觉得更沮丧了。

 

他恹恹地伸手拿起一片莴苣叶子,把这种他认为跟草同类的东西塞进嘴里,鼓着腮努力地嚼了嚼。

很快他的沮丧程度加倍了,不仅因为蔬菜,更多的是Harry对他严肃说起餐桌礼仪的相关举止,他几乎是瞪大眼睛看着对面的Harry,之前Harry从未要求过他需要正确地使用银叉子戳起几片菜叶,甚至之前Harry还亲自喂过他吃炸肉饼——

Eggsy感到了莫可名状的委屈,他忽然觉得Harry不爱他了——噢都是因为他胖吗?龙难道不应该是结实壮硕的吗?还是他认为讨厌鬼那样的龙比较好——他总是那么高度称赞讨厌鬼。

于是他憋憋屈屈地在入睡前Harry向他介绍他的新房间时忍不住开了口。

“Harry。”他伸手拽了下他的宝石的睡袍衣角,以人类声线发出的音量极低,甚至能听出其中的犹豫,“你讨厌我了吗?”

年长的龙语者略诧异地低头看向他的小幼龙,完全是人类小孩形态的Eggsy垂着脑袋,只能看到他金棕色的短软毛,这让Harry就着他拉扯自己衣角的姿势蹲下来,让视线与Eggsy的平行,

“是什么让你这样想。”他轻柔又严肃地开口,放缓声音。

“不是吗?”Eggsy委屈地控诉,“我必须使用刀叉,还要吃蔬菜,可以前不是那样的。”他抬起眼睛望着Harry,腔调几乎染上了哭音,“是因为我还没像Roxy那样把角也收起来吗?我知道你更喜欢她。”

一大团意识不加掩饰地朝他扑了过来,Harry哑然失笑,他抬手摸着Eggsy的脑袋,“我当然爱你,这跟你的角无关。”

哪怕是伟大的前.龙语者骑士Harry Hart,也有对龙的生理无法了解的部分,Eggsy虽成功化形,现在的他看上去完全与人类的小男孩无异——除了他无法收起的小龙角,一对半个拇指长、食指宽的小角就那么若隐若现地藏在他的发丝之间,看不真切,却一摸便知。

“更爱吗?”Eggsy扬着脆生生的童音问。

“这不该用比较级。”Harry微笑起来,“除非是昨天的你和今天的你,Eggsy,你是不可替代的,独一无二的,最棒的龙。”

Eggsy的眼睛亮起来,熠熠发光,“那今晚可以一起睡吧?Harry。”

这两件事并没有联系,但Harry承认他的确拒绝不了一个孩子期待又可怜的目光——Eggsy毕竟还小,小孩子在成长中不应该缺乏被爱,小孩子总是要比想象中更加敏感,尤其是对感情感受上比人类要敏感得多的龙。

“今晚是个例外,你需要尽快适应你的新房间。”

Harry摸摸Eggsy的脑袋,小家伙的双眼在听到答复后愈发闪亮,他朝Harry扑了过去,紧紧搂住他的腰。

年长的龙语者必须承认他这次做足准备才抗住了这只带着加速度的小胖子。

 

实际上,不仅这一晚,偶尔Eggsy还是会在Harry睡熟后蹭到他的床上来,带着他的小毛毯,窝进Harry怀里,搂他的腰,Harry有时也会板起脸,但小家伙总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说他不习惯没有Harry的气息,这让他会做奇怪的恶梦。

Harry思考过是否过于溺爱Eggsy,但Eggsy除了有些粘着他外一切都很好,善良、勇敢、正直,而且他对Roxy也的确愈发绅士了,他很快便将Eggsy的粘人归结为雏鸟情结——Eggsy还是头幼龙,或许他要做的事是更加珍惜Eggsy的幼年期,毕竟当叛逆的青春期到来后,他可能便会怀念起小家伙曾经可爱又粘人的模样。

于是他就这么释怀了。

 

Eggsy化形两周后,他对Harry表示希望能与他一起下山去市场,当然他没对Harry说真正的理由,他不想让Harry觉得他小气或他嫉妒Roxy,但讨厌鬼总用一副得意洋洋的态度说起Percival带她买了这个那个,每次Eggsy的心里都如同有个小爪子在挠,特别是讨厌鬼炫耀地告诉他Percival右手的袖扣便是她在市集上买来送给他的。

“我会帮你拿袋子,Harry。”他对他的宝石用力眨眼,哀求般晃着他的衣襟,“让我一起去吧,Harry,Harry。”

他也想送Harry一些什么,在Harry身上留下一些他的痕迹,对,他的。

Eggsy还不能准确理解这种希望应该被定义为怎样的词汇和感情,他只是知道他非常、非常喜欢他的宝石,喜欢到了甚至只要一颗就足够的地步,龙其实并不贪婪,他们喜欢纯粹闪亮的东西,他们总喜欢收集很多亮晶晶的黄金和宝石,实际上只是由于这些都没达到他们心中‘最’的程度。

 

对于Eggsy的要求,Harry是有些无奈的,他本不打算让Eggsy过早接触其他人类,Eggsy的心灵比他想象中还要纯粹,而且不知为何,Eggsy对人类很感兴趣、甚至看上去很喜欢,但人类的确曾对龙造成了无法挽回、不可弥补的伤害,他不希望有任何人再利用和伤害这些龙,这也是他一直追求能够尽早将Eggsy和Roxy送回幻兽界的原因。

但Eggsy也确实不能一直这样天真下去,开启通道的方法是个漫长的探索过程,经过和Percival这段时日的研究,连他都开始怀疑能否在有生之年成功开启连接人界和幻兽界的通道,他不担心自身生死,他只担心他的龙,他的小Eggsy,Lee的儿子。

Harry最终在Eggsy闪亮眼神的攻势下颔首同意,之后他再度收获了一个带着加速度扑过来的小胖子。

 

******

 

Eggsy表示很郁闷。

虽然他端正戴好了Harry为遮挡龙角而买给他的小礼帽,也按照Harry的嘱咐警惕接收从人类身上产生出的各种情绪,但此刻来到山下集市的他仍旧非常郁闷,郁闷透了。

他曾和Roxy就人类的话题进行过几次交流,他好奇过其他人类的模样,当时Roxy明确表达人类并不是如他想象中的美好,Eggsy有些难以理解,尽管他喜欢Harry,却不得不承认他出生后见到的另外两个人类同样清澈,在他的认知里,人类总是可以跟一些正面意义的味道联系起来。

他终于承认Roxy是对的。

这不止因为有些打扮奇怪的女性对Harry抽搐一般地挤着眼睛,露出暧昧的笑容——这些艳粉色的、充满媚俗的、像森林里发霉苔藓味道的气息让他头晕、甚至让他有点儿恶心;以及很多人身边都围绕着灰蒙蒙的阴暗气团,有些气团还会在Harry经过时不怀好意地涌向他,试探性地勾动他的衣角。

更糟糕的是某些打扮奇怪的女性,她们在看到Harry身边的自己时会灼亮目光,可那根本不像星光,只是更像发霉苔藓上没能及时消去的浑浊露水。

他们身边的颜色和味道那么混乱,混乱到Eggsy不住地晕眩,他紧紧握住Harry的手,企图离Harry更近一些,Harry的气息像晨间森林、透着雨后散发的清新松木香,只有这种气息才让他安心,也能让他的大脑安定平静。

他开始想回去了。

 

Eggsy咬着嘴唇,一声不吭地站在Harry身后,揪着Harry的衣角等他买完一克朗芦笋,他必须承认他的脑子有点乱,胸口沉闷,应该是气息造成的,他发现他对气息想得过于简单了,他之前没有好好学习如何屏蔽和选择性接收思维气息,他没告诉Harry,只因为他私心地想接收Harry的一切,无论好的坏的,甜的苦的,只要那是Harry的,他都无比希望能去感受它们。

现在他终于知道他犯了个极大的错误,人类并不全是清澈的存在,各种复杂的、阴暗的情绪毫无节制地、一股脑儿涌向他,而他没办法条理清晰并迅速地屏蔽它们,这令他越发难受,甚至让他觉得他的脑子快要因此爆炸了。

可他不想Harry担心,更不想Harry知道他偷藏了一门学科的进度,他努力攥起拳头,眼睛紧盯着Harry接过芦笋袋子的手,借此压制胸口不断漫上的恶心,拼命在心底告诫自己回去后必须补上这门课的所有落后部分。

直到远处传来一阵喧哗。

“今天镇上有活动。”为Harry装起另一袋萝卜的老妇人弯起眼睛,笑开了一脸的皱纹,“如果不急着回去,可以留下来看个热闹,活动结束后还有足够全镇人吃上一天的宴席。”她在Harry的询问神色中继续说道:“是我们自发为纪念Galahad的,毕竟他可是王国最伟大的龙语者。”

Harry抬头朝喧哗处望去,依稀的情景很快令他皱起眉心,“不必了,感谢您的解答。”他伸手接过递来的袋子,礼貌笑笑,“今天有客人到访,不能因我的驻足耽搁让来客感到不快。”

 

他侧身握住他的小幼龙揪着他衣襟的手指,温和开口,“Eggsy,我们回家。”

TBC

*****

加快一点幼年进度,嗯嗯,之后开始走小副本模式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