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论九年扑倒饲主的正确日常【EH】-7

7.

 

化形后的小淑女再度和一头会飞的小火龙打作一团,这次Eggsy虽没再莽撞地重复曾经的火灾现场,但他仍是在两位龙语者赶来前,成功地扯乱了Roxy柔顺整洁、被蝴蝶结拢成一束的金发。

而这次,没等Harry再度板起脸,Eggsy便委屈地、先发制龙地一头扎进他的宝石怀里,吱吱哇哇地叫个不停。

接受并分析了决堤般朝他意识里奔涌而来的一大团情感思潮后,Harry几乎哑然失笑,他摸着小家伙圆滚滚的头,“不,Eggsy。”他语气温和,如同安慰,“我不会离开你的。”

“叽。”小火龙抬起头,眼睛里闪亮亮的,满是期望。

“……”年长绅士眸中闪过一丝无奈,“与那无关,Eggsy,这并非属于你的称呼。”

小家伙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的宝石,瞬间受创的盈盈水光让Harry竟有些不忍直视,但他也不得不继续纠正小家伙的错误认知观,毕竟一时心软只会带来更加糟糕的多米诺效应。

 

“不,Eggsy,我当然会和你在一起。”Harry哭笑不得地拒绝了小幼龙灌输过来的提议,“但男性是不能当新娘的。”

 

Eggsy眼底的星火几乎是在一瞬间黯淡下去,金绿色玻璃珠上迅速聚集起大量水雾,接着他做了一件在很久很久以后、Roxy仍能抓住不放用以嘲笑他并能成功一击必杀的事——他就那么双眼含泪地从Harry怀里跳下地面,在二人一龙的视线里拱着肉肉的身子一头冲进小屋。

 

“Percival。”送他的前同事下山时,Harry很是严肃地对其斟酌了措辞,“我认为,龙的幼年教育里不应该存在太多的童话书。”

对此,Percival表达了相当程度的认可。

 

但这并未能对Eggsy起到多少安抚作用,小家伙在毛垫子里蜷了很久,哪怕Harry主动将他抱到腿上,小家伙仍旧恹恹的,提不起往日的精神。

Eggsy一面享受着Harry身体的温暖,一面对日间的发生耿耿于怀,他报复般地啃着Harry的手指,却又不敢咬得太重,人类的皮肤组织比龙要脆弱,这倒是他很早在狩猎时便明白的一点。

尽管他在Harry的解释下明白了只有女性才能成为新娘,却仍令他无比受伤,他甚至嫉妒起Roxy的性别,尤其在他获得了‘结婚是由一男一女共同进行的誓约行为’这种信息之后,他缩在Harry怀里默默向元素神抱怨了一晚上世界的不公。

虽然他也成功地向Harry要了一个亲吻,就像Roxy所谓的人类礼节那般,但映在房间穿衣镜里的模样却让Eggsy莫名郁闷,老实说他不愿意夸奖讨厌鬼,可他也不得不承认,讨厌鬼的人形和Percival站在一起,比他用龙形窝在Harry怀里——看上去比例要更加协调一些。

Eggsy决定加速他的化形。

 

******

 

关于某条龙对加速化形的诠释,间接表现是Eggsy似乎增加了日常的狩猎时间,直接的表现便是Eggsy吃得更多了。

Harry倒不很在意Eggsy化形与否,幼龙形态的Eggsy非常可爱,魔石的数量也足够他继续支持防御阵法,实际上他的确对Eggsy加倍的饭量表示出一些疑问,但他很快也便释然认为Eggsy进入了身体成长的某种阶段。

而且对Eggsy的教育并不取决于他的外形如何,龙语者永不担心如何与龙沟通。

直到Eggsy再次见到Roxy,他也终于收获到了对他体态的真实评价。

“你是要冬眠吗!?”她愕然地看向时隔月余却似乎圆润了整整一圈的同族,“就算储存脂肪也不是就要变成一头看上去只会掏蜂蜜的熊。”

【我也快要化形了。】小家伙挪动着即将被肚子遮挡住的脚,得意洋洋地朝Roxy挺高了胸膛。

他心情很好,于是他决定大度地无视讨厌鬼的讨厌言辞。

“你确定化形后的形象没有问题?”小淑女抿了抿嘴,决定看在Percival朋友的龙的份上提点他一下,“我认为两种形态多少是会互相影响的,你不觉得吗。”

【无论如何,我都是Harry的、最棒的龙。】Eggsy自豪地摇起尾巴,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他说的。】

“好吧。”Roxy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她决定哪怕晒一下午太阳也不再理会这头幼稚愚蠢的胖子了,“我会祝福你。”她一字一句地慢慢说,带着某种促狭的神色朝他眨眨眼睛。

 

******

 

Eggsy千盼万盼的化形到来在一个夜里。

 

他承认,他设想过很多次这种本该充满了神圣和梦幻的时刻,他也曾故作无谓地问过Roxy,然后他就听到了关于一位如何沐浴着清晨阳光从碧蓝湖水中走出的湖之妖精的相应描述,尽管他也觉得这跟Harry跟他讲过的某个王和骑士们的传说故事里的某位女性配角的出场很相似,然而他终究学会了Harry所谓的不要去反驳质问一位淑女。

虽说他从不觉得讨厌鬼是个淑女。

但这不重要,Eggsy总觉得自己所设想的要比Roxy好上很多,无论在正午骄阳下,还是在骁勇狩猎中,或是在每个夜晚时Harry的身边,他都会像Harry所引述的绅士那样,彬彬有礼,用双手去给他的宝石一个人类的拥抱。

想象总是无比美好,相反的描述便是想象不到。

Eggsy不得不承认他的化形与他的想象相差甚远,他排过序,认为哪怕能压在Harry胸口以初次的人类形态醒来都是美好的,但他的化形却突如其来,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种幻想。

当时Harry正用皂角露在小Eggsy身上打满泡沫,小家伙猛一激灵,全身鳞片散出一层微光。

他毫无准备地,满身泡沫地在Harry面前用了近两分钟的时间从一头不及Harry膝盖高的幼龙变成了一个与坐姿的Harry视线平行的小男孩。

发现身体的变化,Eggsy第一时间是欣喜若狂的,他张嘴唤出了人类的声线,接着毫不犹豫地张开手臂扑向Harry——兴高采烈的热情动作一如既往。

他甚至来不及细想他的宝石的好看眼睛里露出的奇怪情绪,他如他所畅想那般以人类的拥抱搂住Harry,他甚至没能成功接收那一声熟悉的‘不,Eggsy’,携着加速度的踏实重量便如此扑着Harry朝浴室地面气势万钧地栽倒下去。

 

皂角沫结结实实地蹭了Harry满身,前.龙语者骑士在恍然中无奈地叹了口气,终于在心底反省起自己在教育上的某方面纵容。

 

“Eggsy。”他推开一坨拱在他胸口的、毛茸茸的小脑袋,在一湾充满期待的闪亮金绿湖泊中先是弯弯嘴角,再郑重严肃地板起面孔,“很高兴你的化形,我的小绅士,不过从明天起,我希望你能更重视蔬菜在饮食中的作用。”

 

TBC

最近比较忙……下一章长一点,也会快一点……趴

评论(1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