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论九年扑倒饲主的正确日常【EH】-6

6.

龙的生命非常漫长,一头两三百岁的龙仅仅只处于壮年期,这是龙语者.Galahad曾向他的龙所了解到的真相。

Harry犹记当年Lee挥舞翅膀、兴高采烈地对自己讲述他即将和他那头心仪许久的、有着美丽的翠绿色眼睛的、浅褐色鳞甲又性格温柔的土属性母龙孕育他的第一个孩子时,Lee大概处于龙生的第一百五十年,而且Harry清楚,Lee的人形是个多么年轻又英俊的活力青年,因此Harry有些担心Eggsy的成长节奏,为此他甚至跟Percival专门商量过,如何能在生命走到尽头前将他们的幼龙养育成年,或者在十几年内找到将龙送回幻兽界的方法。

毕竟当时Harry无论如何也没能想到,自己会有亲手养育某头幼龙的一天。

Percival对此表示乐观,他们的探索只进行了不到五分之一,只要能模拟出当时通道的关闭情况,便有机会重新开启两个世界的连接通道,哪怕仅是短短几分钟,也足够将两个小家伙送回他们的世界。

但他更加乐观的是两个小家伙之间的关系,从Harry提出那个建议以来,Percival便带着某种结交娃娃亲的心态关注起两头小龙的发展,尽管他也觉得Eggsy是胖了些,但总归是Harry养出来的龙,在成长经历和心性上应该不会有多大偏差。

而且他在近期发现,小家伙们的关系从Roxy收到小银勺后、开始有所改善,于是他增加了对Harry的拜访频率,并对Harry表示应该趁热打铁,让他们有更多相处时间,增加彼此交流,加速情感孵化。

Harry对此深表赞同。

 

所以今天的小Eggsy仍旧热衷于对他还算聊得来的小伙伴洋洋得意地炫耀他的宝石对他有多好——从他用力地腆着肚子显摆他的黑领结开始,两个小家伙时不时地便要在对方面前不经意地展示自己的所得物。

这也是Eggsy不时偷藏起一些Harry使用过的银汤匙和金别扣、塞在他的小垫子下面,侥幸又得意地以为Harry不知道的最大原因。

 

然而今天的小雷龙却有些意兴阑珊,连平时能获得龙语者们的最大称赞的狩猎都懒得去做,侧卧在阳光充足的草地上,略慵懒地舒展四肢,有一搭没一搭地、用她的尾巴缓慢扫过一丛丛嫩草。

【我大概快要化形了。】

Roxy忽然开口对扒拉着一枚金质英雄徽章的Eggsy道,这成功地让险些抱着徽章打了个滚儿以便全方位多角度让Roxy能够看得清楚真切的小火龙爬起来端正坐姿。

【化形?你确定?】

【我已经两岁了。】Roxy不悦地瞥他一眼,十分不满这头胖子的无礼态度,【包括在壳里的一年。】

【我觉得我还要一年。】Eggsy歪了歪脑袋,有点费解,【你为什么会这么快。】

【女性往往是早熟的。】Roxy抬起脖子,充满鄙视地看向他,几乎一阵见血的挤兑,【你们公龙总是那么低龄,又充满不可思议的幼稚。】

【我不想化形。】小火龙撇了撇嘴,自动忽略了真.抬杠伙伴语气中的嘲弄和讽刺情绪,得意地开了口,【Harry会给我洗澡,还会让我在床上睡。】

Eggsy伸爪按在徽章上,带点骄傲的气息甩了甩尾巴,【我每天晚上都会团在他怀里。】

他看过Harry已经给他准备好的、那间他化形后供他居住的小房间,干净整洁,踩着木头地板还会发出森林唱歌般的声音,早上有阳光从木质的窗户照进来,流过同样是木头的单人床、格子花纹的床单、蓬松绵软的枕头,消无声息地铺满地板、以至于整个房间的全部摆设都变得暖洋洋的。

他很喜欢Harry准备的房间。

但他却有着比那更加喜欢的东西。

【天哪!】Roxy不自觉地拔高了声音,她几乎是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是长不大吗?】

【我当然能长大。】Eggsy红了红脸,理直气壮地挺起胸膛,【那你化形了有什么好处?】

【很多。】

【比如呢?】

【你会知道的。】Roxy蓦然眨了下金色的双瞳,隐约跃动着一丝灵动狡黠,【一看就是你没读过书。】

【我不用读书!】Eggsy不满地反驳,【Harry什么都懂,他会给我讲很多故事,那比书有用。】

Roxy不再开口,只是用某种混合了怜悯与幸灾乐祸的鄙视的目光默默瞅了据理力争的小胖子一眼,低下头,用爪子轻而缓慢地优雅蹭着自己的脸,嘴角扬起一弧专属于龙的微笑。

 

龙在成年前会长得比较迅速,成年后便会陷入漫长的生长迟缓期,一头龙从出生到成年大概只需要人类的三分之一时间,但之后的岁月却比人类缓慢数倍。

对于自身的生长节奏,这是无需传承便会让破壳后的龙了解的血脉常识,这一点上,Eggsy和Roxy倒是心照不宣地隐瞒了他们的龙语者。毕竟,当初已经成年的龙们可不会对他们的龙语者念叨他们的真实生长期。

 

Eggsy再见到他的小伙伴时,是化形之争发生的三个月后。

 

三个月中,难得Percival没有来访,但Eggsy倒是见了一次大魔法师Merlin,就幼龙换牙问题的解决方式——龙在换牙期会产生人类发烧高热的症状,这是最初Harry没有料到的。

“我是个魔法师——虽然也研究魔药,但我不是幼儿医师。”Merlin气急败坏地对再次使用了紧急传讯珠的前.龙语者拔高声音,在他看到自己在凌晨被传讯鸟啄着脑袋叫醒的原因只是这头没精打采食不下咽躺在垫子上仅仅豁了几颗牙的小胖龙之后,他便彻底抛弃了他沉稳又理智的一面,怒火引燃得极为顺理成章。

“我就是需要你的魔药镇痛。”前.龙语者骑士仍一派冷静,回答得理直气壮,“另外,新的黑针叶茶已经制好了,在那边的柜子里。”

小幼龙仰躺在Harry腿间、任他的手指蘸着清凉软膏涂在自己的牙齿上,尽管他并不喜欢这种混着薄荷和某种像生长在阴暗枝叶下红点蘑菇味道的奇怪膏体,但他并不否认除了真的有些不算不能忍耐的难受,他只是想这么多赖在Harry怀里一些时间而已。

他也能感受到他的宝石和这个叫Merlin的人类之间的关系很好(虽然他们每次都在没技术含量的争执),否则他一定会偷偷喷几串小火花在他的袍子后面,每次都说Harry对自己这么好以后会后悔是什么意思——小火龙悄悄收紧爪子,不太满意地在心底默想,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开他的宝石,他会让Harry为他骄傲,总有一天,他一定会成为最棒的、比任何龙都要强大的、足以用巨大羽翼为Harry遮风挡雨的、让他的宝石永远不再环绕一丝苦味的龙。

 

******

当他的牙痛终于有所缓解,他也再次见到了他的真.毫无止境.抬杠小伙伴。

他承认他多少有那么一点惊讶——她看上去就像个真正的人类,连行为举止和礼节都完全不像一头龙(她甚至不愿意再侧卧在草地上!)。

这位年约七八岁左右的小女孩穿着一身缀满白色蕾丝的洋装,微卷的金发用粉蝴蝶结整齐束在脑后,她安静淑雅地站在Percival身边,向Harry行了个如同天鹅般优美的问候礼。

Harry在看到Roxy的刹那,眼中溢出的赞美和喜悦滴水不漏地被趴在Harry肩膀上的小胖子接收,他郁闷地将勾着Harry脖子的尾巴收紧,满是挑剔地打量向他这位似乎比他进度快了那么一点的小伙伴。

“您好,Hart先生。”Roxy露出漂亮的笑容,和一排整齐洁白的贝齿。

“你好,我的小淑女。”Harry也对她弯弯眼睛。

噢怎么能这样,对别的龙笑——Eggsy一下子被引爆了开始充入易燃气体的小心脏,他飞快张嘴啃了一口Harry的脖子,接着他便成功地被Harry拽下肩膀,放在地面,就像初次见面那样往Roxy的方向推了推。

“别心急,小伙子,你们有一下午的时间相处,虽然我知道她有多漂亮,但你也该表现得更绅士些。”

“……”

Eggsy总算意识到他的宝石似乎误会了某些事情,极重要的事情。

 

******

【我得说明,我对你没有那个意思。】

两头龙不约而同地目送龙语者们走进屋内,小火龙转过头,皱皱鼻子,喷出一丝带着点儿黑烟的小火花。

“噢元素神在上,你不会认为我有那个意思吧?”

小淑女睁大暗金双眸,轻踏了一下她的雕花小皮鞋,优雅提起裙摆,斯斯文文地侧坐在草地上,动动嘴角,将其抿作一条不太满意的直线,居高临下地俯视这只猫般大小的胖龙,“嘿,你真矮。”

【……】

Eggsy忽然觉得自尊心有点受创,他翻了个白眼,吐出一句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太有说服性攻击力的针锋相对,【你这个,大块头。】

Roxy毫不理会这种充满酸味的幼稚言论,她眯起透着胜利光彩的金瞳,摇晃她的马尾辫,连着扎在头上的粉色蝴蝶结也跟着晃了几晃。

这让从对小伙伴的视角由往日平视转为如今仰视的Eggsy很不习惯,明明之前的Roxy是只比他更小也更细弱的龙,但如今的Roxy却生生在外表高度上压了他一大截。

而且让Eggsy更不习惯的是,Percival对Roxy的态度。

 

【他亲了你的脸,刚才。】Eggsy想起方才进屋前,Percival安抚性地以脸颊贴了一下Roxy的脸蛋。

“这是人类的礼节。”Roxy微笑着,自傲又矜持地露出一排小牙,“Percival是个绅士,而我是他的小公主。”

【小公主是什么?】

Roxy嫌弃地撇了撇嘴,“所以说你没读过书,公主就是总有一天会成为新娘的人。”

【新娘?】

Roxy叹了口气,露出一丝透着同情和怜悯的眼光,好心给这只又傻又胖的同族解惑,“新娘就是会永远在一起的誓约。”

Eggsy的眼睛里立刻有什么被点亮了。

【那我也能是Harry的新娘吧。】

“不,那可说不好。”骄傲的小淑女双手交叠,以一个优美的姿势放在膝盖,“他称呼过你小公主吗?”

【……】

Eggsy承认他有点嫉妒了,当然只是一点,他才不会用全部比例去嫉妒讨厌鬼比他要早的化形呢。

他的头垂下去,但很快又抬起来,【Harry对我很好,非常好,就算不用任何称呼他也会永远和我在一起的。】他强调般抬起爪子,又不慎拍落在Roxy裙摆的白色蕾丝上,爪尖迅速勾起一条细滑的丝。

 

“噢。”Roxy瞬间变脸,她拔高声线,一道小闪电毫不犹豫地劈下,“离我远点,你这幼稚的胖子。”

TBC

******

大概……Eggsy的化形也不远了呢

评论(1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