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论九年扑倒饲主的正确日常【EH】-5

5.


“Eggsy。”Harry看向他的眼中难得没有笑意,“过来。”

Eggsy有点无措,他的宝石身旁的味道很奇怪,不苦也不甜,却很生硬,像他上次不小心啃掉的一块硬荆棘杆,这是他之前没有经历过的,他的心脏跳的很快,他头一次有点担心,毕竟Harry从未以这种表情面对过他。

“这可不是一位绅士应有的行为,向这位小淑女道歉。”

Eggsy停下即将扑到Harry腿上的动作,扭头憋憋屈屈地朝Roxy的方向瞟了一眼。

“小孩子打架,没关系的。”Percival抱着将头埋进他怀里的小雷龙,对Harry笑了笑,“你不觉得,还能看到这么活力充沛的龙,是件非常美好的事情么。”

“……”Harry沉默了,Percival的目光在这一刻染上了他完全读懂了的怀念和晦涩,这些年来,他们彼此心照不宣的、刻意避开提及当年的战争,失去的性质不同,却说不好谁在其中伤得更深一些。

“今天不早了,就到这里吧,或许乘这阵刚起的南风下山,我还能赶上市场散集。”Percival善意地以一个他不太擅长的幽默方式结尾,拉起斗篷将怀里的小龙遮好,寒暄几句便踏上了下山的路。

 

在那之后,Harry一如既往地做好晚饭,出来后发现他的小家伙没有像平时一样围着他飞上飞下,视线在屋内巡视一圈,并不花费太大力气便捕捉到了缩在墙角的、一个红色的小圆球。

小家伙全身的气场都充满着委屈,简直能让Harry感到他完全是鼓足力气、几乎用生命在散发出的‘看我’‘看我’的求抚慰气息。

Harry如他所愿地唤了他的名字,“Eggsy。”

小家伙往墙角里继续拱了拱,撅着圆屁股不理他——凭什么他的宝石要向着其他龙,而且他分明在捍卫他的宝石的品质和尊严,他到现在仍旧不认为他的捍卫有什么错误,唯独他对那条被烧坏的红丝带有着些微的内疚感——只是些微。

Harry有些无奈,却也有些好笑,他伸手将小家伙拉向自己,扳开小家伙的爪子,小Eggsy极不争气地顿时抛弃了矜持和固执,彻底丢盔弃甲地将脑袋拱到了Harry手心,但他仍旧不太服气,抬头鼓腮朝Harry中气十足地叫了一声,

“叽。”

“不,Eggsy。”年长的龙语者板着脸,却软下目光,“你是有气量的龙,这是地主之谊的基本礼节。”

“……叽。”

“待客之道,Eggsy,在人类世界,无论你是否喜欢,这都是涵养的体现。”

小家伙歪着脑袋,似懂非懂,他是龙,不是人类,龙的血液里有些不用传承、自出生起便存在的东西,比如强者为尊,比如胜者服众。

不过现在这并不重要,小火龙更在意的是他的宝石对另一头龙的欣赏和喜爱程度。

他伸爪子扒着Harry,再次将一串透着委屈的询问传进了Harry的识海。

“对,你是最棒的。”Harry微勾嘴角,有些好笑地给予他的小龙确切的认同,“但是,我仍希望你能对未来的朋友更友善些,当你成长以后,你会感谢拥有过如今的宽容。”

“叽!”小家伙的眼睛魔术般被火花瞬间点亮了,他心满意足地又扒拉了一下Harry的手,带点试探。

“……不,Eggsy。”因小家伙进步能力飞快的得寸进尺,年长的龙语者皱起眉心,“今天不吃煎炸,用煮的方式比较健康……不……”他在闪亮眼神的攻势下犹豫了片刻:“不是因为你胖。”

 

身材的问题很快被Eggsy抛诸脑后,Harry准备的食物总是很好吃,虽然他不喜欢豌豆和花椰菜,但也不是难以下咽,而且直接吞下去同样是种食用方式,这种奇怪食材不用在嘴里融化也便没什么了。

他在饭后藏起一个雕刻着花朵纹样的小银勺,塞进他的毛垫子底下,准备如Harry所说的给讨厌鬼当下一次的待客礼,他也仔细想过,尽管对于宝石鉴定他们存在很大争议,却也代表讨厌鬼不会抢他的,这让他觉得尽管那头母龙不太可爱,但还是能够洗刷讨厌鬼的称号、被视作可交好范围的对象的。

 

******

 

第二次Percival带Roxy来访,是在前.不愉快会面的一个月后。

两位龙语者仍旧有更重要的话题准备交流,他们再次放心地让两头小龙单独相处在屋外已经恢复葱郁生机的草地上。

这次小Eggsy表现得很好,他大大方方地主动将小银勺叼给坐在嫩草上磨爪子的Roxy,扬着脖子的小雷龙瞅了他一眼,并不多言,优雅伸爪将小银勺拨拉到身前,用行动表示她大度地原谅了他。

Eggsy倒是没在意Roxy的动作,他的视线始终黏在Roxy弯弯翘起的、带着某种炫耀态度的尾巴尖上,并随之左右移动。

【那个是什么。】他憋了会儿,忍不住问。

【蝴蝶结。】Roxy的语气里充满骄傲,在Eggsy的羡慕目光里故意摇晃她的尾巴尖,以及那一晃动便会随风摇摆的、圆滚滚的粉色大蝴蝶,她的声音轻快愉悦,似乎一切的铺垫都为这句倾吐而存在:【Percival买给我的,那天在市集里。】

狡黠又闪亮的金瞳将Eggsy的艳羡表情尽收眼底,怀着对这头无赖胖子上次烧坏她的红丝带所遗留的最后一丝小怨念,Roxy飞快地补上必杀一刀,【他亲手系上的。】

很好,必杀暴击了。

Eggsy死死盯着在视线里左右晃动的粉蝴蝶结,那日午后的阳光极好,闪耀明媚、温暖不刺人,Roxy索性在草地上侧卧个小团,尾巴没完没了地晃,Eggsy眼也一眨不眨地盯着,直到Harry送Percival出门,带着Roxy走了彻底,小火龙才拖延症般收回自己恋恋不舍的垂涎目光,扭头扑向了Harry。

 

“叽!”

 

那天他在Harry怀里打着滚儿地蹭了好久,吭哧着不断叫唤,细声细气的,拐着各种弯儿的奶音,没完没了地把意识往Harry那边灌,密集得倾盆暴雨一般,Harry被扰得无奈,好气又好笑地对他说男孩子是不应该在尾巴尖扎蝴蝶结的,于是Eggsy赌气地在床角缩了五分钟,虽然很快又不争气地蜷到Harry身边,但当晚的确连最爱的炸肉饼都少吃了好几块。

 

第二天,Harry从山下集市回来后,给扑出来迎接他的Eggsy脖子上系了个黑色小领结,这让小火龙立刻双眼放光、心花怒放,啪嗒啪嗒跺着脚爪在只有一人一龙的屋里晃悠了一整天,反反复复在穿衣镜前弯脖子显摆领结的角度。

夜里他从Harry腿边爬到Harry怀里蜷成一小团,爪子扒拉了一下脖子上的黑领结,眼睛眨巴眨巴凝视会儿他的宝石睡熟的脸,心满意足地将尾巴卷上Harry手臂,紧着身体又朝Harry胸口靠近了些。

嗯,还是这里最舒服。

他的软毛垫子下被他偷偷塞进去的宝石虽多,却都比不上这一颗的完美珍贵。

暖的,他的,永恒的。

这种认知让Eggsy异常安心,在Harry气息的笼罩下沉沉睡了过去。


****

又见短小君,抱头蹲,下一篇会长一些

评论(10)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