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论九年扑倒饲主的正确日常【EH】-4

4.

 

这之后小火龙增加了一项日常,月光林地的升级计划,走外围包围核心路线。

Eggsy就这么从B级打到A级,在中区来来回回晃悠,直到中区的魔兽们多多少少都知道最近有一头不太分青红皂白一旦相遇就开揍的小胖龙。

Harry对此倒很是满意,他教的龙,就是霸气,不受欺负,这样将来回到幻兽界时,哪怕被嘲笑成人类养大的龙,实力上也是不会输给任何接受过教导者传承的龙。

 

诸如此类的日常进行了大约一月有余,Harry带着Eggsy一如既往地通过便捷传送阵回到山间小屋时,他在门前遇见了意外的访客。

一位身披深色斗篷、清瘦俊秀的高礼帽绅士倚在小屋石壁上,见他出现,露出一丝斯文有礼却不乏亲切的笑容:“Harry。”

Harry面部表情如常,镜片后的眸光却轻微闪动,这让趴在他肩头眯眼打盹的小火龙警觉掀起眼皮,金绿的光色充满试探地投向前方的来访者。

他的宝石味道变甜了,几乎是一瞬间的。这说明前方的生命体对他很重要……应该也是人类,是Harry的朋友吗?Eggsy用这个最近新学到的词汇思考着,小爪子却不自觉地缩紧了,连着他背部鳞片都绷得紧实,一触即发般暗暗防备着这个他并不认识的人类。

“Percival?”Harry朝他走去,唇角扬起不再刻意掩饰的愉悦,“Merlin上次说你执行任务以来,很久没回骑士团了,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Percival同是当年十二骑士之一,也是骑士中另一位龙语者,大概职业相同的关系,十二骑士里,Harry也只跟Percival关系较好,以至于连王都认为他高傲圣洁的骑士牺牲了,但只有Merlin和Percival知道荣耀的龙语者Galahad仍生存于这世间的某处角落,为了弥补他曾经亏欠过的龙。

 

“我问了Merlin,他告诉了我你的新址。”Percival轻扶眼镜,“实际上,我有样东西想给你看,这是我今天来找你的原因。”

他伸出手,一拉上身罩得严实紧密的斗篷,斗篷中心的缝隙忽地攒动,往两旁分开,从中探出一个圆圆的小脑袋,暗黄色的,两只有点圆的小肉角秀气挺立,衬得一双暗金的大眼睛生动伶俐。

“……这是……”

Harry瞳中光彩瞬间愈发明亮,甚至没觉察肩头的小火龙不轻不重地张嘴咬了他一口。

“无意中发现的,破壳半年了。”Percival摸摸小黄龙的脑袋,“一开始我也以为我弄错了,毕竟当时你知道……”他停顿片刻,继续开口:“应该是当时被走得急迫的龙遗落下的,虽然这枚蛋我发现时被保存得很好,周围环境看上去也很安全,但你知道,我不可能把她再放在那儿,这个世界已经不复当初的友善。”

Harry想起镇上的小孩子,不免皱了下眉。

“我也在找送龙回归幻兽界的方法,也许我们可以就这个话题交流一下。”Percival颔首道:“以及分享这段时间我研究的成果。”

“实际上——”Harry的眼睛始终没能从老朋友胸口的小脑袋移开,一瞬间他思考了很多,以至于他完全没注意到这一刻他就像个担心自家小孩社交能力不足能否成功交往女朋友的多愁善感的老爸,他刻意矜持着清清嗓子,一本正经地开口:“我们有一下午时间可以细聊这个,但你不认为这段时间让这两个小家伙彼此认识也是非常绝妙的主意么。”

他朝他的老朋友眨了下眼,Percival带来的这只小幼龙非常漂亮,至少在Harry眼中如此,雷属性,毫无杂质的亮金色,性子安静乖巧,这简直瞬间解决了Harry对Eggsy感到为难并不知如何去教授的一点——他应该直接认识和了解母龙的美好,而不是由一个男性人类绞尽脑汁地告诉他尾巴使用的正确方式。

“噢——”Percival轻轻拉长了声音,他比Harry意识到的稍迟了些,但这并不影响两只小龙建立青梅竹马关系的良好开端。“非常完美。”他点头认可,将怀中的小黄龙放在地面,“Roxy。”他弯腰对他的小幼龙轻声叮嘱,“和这位小朋友共同度过一个愉快的下午如何,我想你应该很高兴能认识另一位小伙伴。”

小黄龙坐在草地上,安静地并拢双爪,扬起她明显比Eggsy纤细得多的脖子,弯出一个优美的弧度。

 

Eggsy开始不太安分地啃Harry的脖子,这终于成功地拉回了Harry全神贯注放在小黄龙身上的注意力,“不,Eggsy。”他皱眉,抬手隔开小家伙的牙齿和自己脖子的距离,用了点力才从肩膀拿下这个忽然扒得死紧的小家伙,将他放在地面,扶着他的背往小黄龙的方向推了一推。

“去吧,好孩子,带这位小淑女在附近散个步,不要走远。”

 

Eggsy索性坐在地面,屁股不情不愿地在地上蹭出一溜儿草痕,有点不乐意地扭头叫唤一声,Harry却鼓励地对他弯弯眼睛,小家伙整个身体僵住,接着拖着圆滚滚的肚子往前主动挪了几下。

见此情景,两位龙语者相视会心一笑,Harry拉开门让Percival进屋,示意以请的手势。

小火龙清清楚楚听到Harry说要把酒柜里的五年朝雾果酒打开,有点急,摆尾巴作势想追,想到Harry方才的笑容,又停下动作,眼巴巴目送Harry和他的朋友走进小屋,这才不太甘心地转过了脑袋。

黄色的小雷龙在他前方不远处安静蹲坐,目光低垂,爪子仍优优雅雅地并着,哪怕在龙的审美里,这只叫做Roxy的母龙也是个相当标致的小美人,但Eggsy瞅了她几眼,忽然有些不耐烦。

虽说首次见到同族,却没能让Eggsy产生开心的感觉,他的宝石好像很喜欢这只入侵者(他很快地擅自给同族贴上了不友善的标签),小Eggsy挑剔地打量着对面的小母龙,并和自己进行了迅速的对比——太孱弱了,不结实,Harry明明夸过自己最可爱,他略委屈地想着,为什么他的宝石会在看到入侵者时身边的味道忽然那么甜。

 

【嗨,我是Roxy。】小雷龙明显比他要大方,先他一步开了口。

通常龙在刚破壳后就能展开彼此交流,在这一点上龙比人类倒是先进得多,虽然在人类耳中,他们的交谈仍是一片叽叽喳喳的嘈杂声响。

【……Eggsy。】Eggsy耷拉着脑袋,回答得仍有点不情愿。

【Eggy?】Roxy皱皱鼻子,这家伙的礼节真差,如果不是Percival的嘱咐,她一刻也不想跟这头又胖又无赖的毛头小鬼相处。

【不,是Eggsy。】Eggsy没精打采地矫正,目光往小屋里不住地飘,忽然他侧过头,示威般地呲出一排尖尖的小白牙:【嘿,入侵者,你不要想抢我的宝石。】

【我有宝石。】Roxy撇了嘴,Eggsy的无礼让她很不高兴,【他那么好,我为什么要抢你的?】

【Harry那么帅——】小火龙瞬间瞪大了眼睛,【他是这世界上最好的。】

Roxy瞅了一眼屋内,认认真真开口陈述,【Percival是最好的。】

【胡说!】

【你才胡说。】小淑女对Eggsy的初始印象不断下跌,她充满尖锐地开口:【如果他那么好,为什么你会这么胖!】

Eggsy一瞬哑口无言,他很快火大起来,明明Harry每天都称赞他是最棒的龙,这个细弱的讨厌鬼怎么能说Harry把他养得有问题!?

他几乎是一鼓作气扑扇翅膀地扑了过去。

处于幼年期的小家伙们往往不存在性别意识和谦让性,小Eggsy满脑子都被争强好胜的意志力充斥着,Harry是最棒的,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改口的事实。

龙是天生充满斗志的生物,没有龙会承认自己不够强悍,这与性别无关,与任何传承也无关,是专属于龙血脉深处的一份骄傲和荣耀。

小幼龙们就这么扭打在一起,直到Eggsy咬了一口Roxy的腿,这导致小淑女非常生气,直接呼出一道雷光把Eggsy电了一下。

Eggsy抖着酥麻的翅膀,用力朝Roxy喷出一串儿小火花,Roxy灵活闪避,但火花却烤焦了她尾巴尖儿上绑的一条红丝带。

Roxy一下子傻住了,半焦黑的丝带从她的尾巴尖上掉落下来,她僵在原地,扭头看了一眼,几秒钟前对峙的凶悍气势瞬间消匿无踪,漂亮的圆眼睛里很快盈满亮晶晶的水雾,这让正龇牙咧嘴的Eggsy终于感到了某种慌张和束手无策,他头一次欺负哭一头同族的小母龙,但不管怎么说他都觉得Harry最好,这是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改口的,哪怕元素神在上他也要坚定的、比黄金还要纯真的事实。

 

两只小家伙在窗外叽叽啾啾的声音最初让两位龙语者很是欣慰,然而当此起彼伏的声音越发拔高,终于察觉到某种异常的龙语者们起身走出房间。

屋外的草地一片狼藉,中间被毁坏最严重的一圈里,蹲着两只不同情绪的小幼龙。

Percival加快脚步走过去,抱起委屈得要命的Roxy柔声安慰,Harry无语地朝另一只望去,浑身沾满了草叶的红色小胖龙蹲在地上,惴惴地、难得乖巧地并着两只爪子,金绿色眼睛一抬一压地偷看向他的宝石。

“叽。”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