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论九年扑倒饲主的正确日常【EH】-2

2.

Merlin在清晨火急火燎敲响了Harry新居的木门,在看到穿着红色丝绸睡衣的某人完好无缺地站在打开的门后,眼底带着一份显而易见对他扰人清梦的埋怨,他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特别想扔一个火球到Harry仍旧毛发茂盛的头顶上。

尤其是,他在搞清楚Harry这个传讯的真正目的之后。

“你确定用紧急传讯珠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个?”Merlin挂着两个不太明显的黑眼圈,没好气地指了指屋内的防御阵法,“昨晚有集会,我开了一大圈绕路又费力的传送门。”

“所以我说了,多带一些魔石。”中年绅士斜倚在铺着红色天鹅绒靠垫的摇椅上,慵懒得像只刚睡醒的猫,修长手指拿起盛满金色液体的琉璃杯小啜一口,挑眼角看他。

“……”

这位在灭魔战争中被称为‘奇迹’的大魔法师无语地将视线扫过这间小屋,房间并不大,却很是干净整洁,并且每个细节都充满了相当意义上的挑剔程度。

“我以为你会选一个更大一点的住所。”以Merlin对Harry的了解,他清楚知道Harry是个有多讲究生活品质的家伙,比如他只喝黑森林里五年朝雾果酿制的酒,只用皇家工厂特定工程的生产用具——以及他那该死的迟到习惯,作为他的前同事兼损友外加骑士总部的后勤管家,Merlin不知心力憔悴地头疼了多少次。

“我想过,但这不利于幼儿的身心成长,男孩子在艰苦点的环境下比较便于长成一位坚韧的男子汉。”Harry优雅地弹了弹杯口,一本正经。

 

艰苦。

啊哈。

Merlin在Harry的褐色眼睛里确认他找不到一丝开玩笑的痕迹后,他继续无语地瞅了一眼躺在地板上抱着根骨头在啃的小幼龙,如果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A级魔兽黑角犀的腿骨,市场价不便宜——而且这只小幼龙以目前的成长阶段是不是有点营养过剩了?

他放弃与Harry讨论这个话题,无论从前或现在,Harry Hart都是最好的龙语者之一,术业有专攻,毕竟Harry也不会去评判Merlin施放一个高级火球术的吟唱时间该是长是短、或者一个魔法阵使用魔石数量的多少,以Harry驭龙的经历来看,Merlin希望这位前.龙语者还是有分寸的,虽然跟Harry曾经相处过的龙们都是成年龙。

 

“你用了最高级的防御阵法。”Merlin心疼地检查了一下阵法核心上已经消失了一半光亮的地属性魔石,“对这种程度的小家伙只用普通阵法就可以了,高级阵法很耗魔石的,你还得养多久它才能化形?四年,五年?”

“没错,所以我需要更多。”Harry理直气壮地回答,这成功地让Merlin哽了一下。

“我的费用也需要审批的。”Merlin没好气地抱怨了一句,“我哪知道你这么浪费,我的中级防御阵完全能防住一队百人正规军。”

“你能搞定这事,王国的大魔法师别跟我哭穷。”Harry眯起眼,微微扬起下巴,“不用多久,我会想办法把这只龙送回幻兽界,人类的世界不需要龙。”

Merlin沉默片刻,他盯着Harry,皱眉开口,“你要知道,Harry,那件事不是你的错……”

“我并不在乎。”Harry将目光调向窗外,语气平缓地截断了Merlin,并不刻意却是无形刻板起来的音调如同在念一段毫无感情陪衬的旁白,“只是理念不同而已,Merlin,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在意,更没有你担心的那么脆弱,Galahad已经死了,就是这样。”

 

“……”

一旁小家伙忽然停下啃骨头的动作,扭头瞅了瞅正谈话的二人,龙对气息的变化很是敏感,天生如此。

小火龙眨眨眼,丢下骨头扑腾着滑到Harry腿边,两只前爪向上抬起,伴随圆肚子一并搭在Harry腿上,爪尖不断划拉着暗红色的丝绸睡裤,瞬间便扒拉出几条脱线的细细真丝。

气氛就这么一刹那诡异了起来。

Merlin无语地看向那明显拔丝的裤脚,多年相知,他当然清楚他这位洁癖严重的同事兼老友是有多强迫症般地在意外表的完美和整洁度,就在他想着这只小龙大概要受点教训的时候,令他诧异的事就这么发生了。

Harry放下酒杯,伸手将小家伙拎起来,又好整以暇地放在地上,“不,Eggsy。”他这么淡淡地说,并随手拉开摇椅旁边小茶几的手柜,从里面拿出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在小幼龙眼前一晃,不轻不重地往龙身后一扔。

“叽。”小火龙眼睛一亮,扭着圆滚滚的屁股转身朝那亮晶晶的东西追了过去,用力一窜用爪子按住,捧在两只前爪里,身体一歪,倒在地面便开始腆着鼓肚子来回打滚,牙齿磕在宝石上,将它啃得嘎吱作响。

Merlin看得清楚,尤其当他看清了那块捧在龙爪子间极品宝石的价值,他眼镜一歪,嘴角不动声色地抽搐了一下。

“你太宠它了。”Merlin决定对老友实话实说,“Harry,你会后悔的。”

高傲的前骑士无所谓地挑了下眉毛,“别忘了我曾经的职业,我知道该怎样对一头龙。”

“……”

“而且,”不等Merlin将腹诽具现,Harry一本正经地加重了声音,“是‘他’。”

 

当很久以后,Merlin终于一语成谶的时候,Harry揉着腰想如果某天Merlin的魔力耗干到他没法继续坚持他的魔法师道路,他可以转职当一个预言师。

 

*****

短小君第二段,下一章会长一点。。_(:з」∠)_

评论(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