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论九年扑倒饲主的正确日常【EH】-1

傻白甜小段子系列,关于龙语者和他的龙的各种日常。

 

************

——我们都是迷路的星星,试图点亮彼此的夜空。

 

0.

 

他的小龙破壳了。

 

他是头一次看到刚出生的小龙,这整个儿身体还趴在另一半蛋壳里红色小家伙圆滚滚的,眼睛半闭着,翅膀很小,肉肉地蜷在背后,身体覆盖着还没变硬的鳞片,摸上去暖暖的一小坨。

小家伙左右摇晃着,很快便扯着蛋壳一块儿蹒跚扑倒,扑腾着打了个滚儿,努力从蛋壳往外爬,脚趾粘了块儿碎蛋壳,被绊倒了歪歪扭扭‘啪叽’磕在地面,不觉得疼,只是甩甩脑袋努力张嘴,呼哧呼哧地喷出一缕黑烟,使出吃奶的力气叫了一声。

“叽。”

小鸡仔儿般的声音,虽细细软软,但其中蕴含的力量却宣誓着一份无与伦比的生命力,忍不住露出笑容的Harry伸手碰碰小家伙的头,小东西吱吱叫着,脑袋蹭了下他的手指,一张嘴将他的指尖含了进去。

Harry饱经沧桑的心一刹那便软了。

 

“Eggsy。”

Harry轻声唤着。

在破壳前这只小火龙便被赋予的叫名,是Unwin家族最后的荣耀。

 

 

1.

 

Galahad,那曾经是属于一位辉煌龙语者的名字。

中土大陆上,很多人提到这个名字,仍会露出一脸痴迷沉醉,并为你讲述起灭魔战争中十二骑士的传奇往事。

但人们讲到最后也总会摇摇头,满面惋惜,Galahad在战争中献出了宝贵生命,Galahad是位令人敬佩的英雄,是中土大陆最伟大的龙语者之一。

关于Galahad的故事很多,牺牲的模式也很多,Harry自己便听过三个不同的版本,只是他并没兴趣与别人讨论这位龙语者英雄的死因,他不过是日常到小镇上补充一些必备食材而已。

“先生,来点儿豌豆吧,早上刚从菜园里摘的,比精灵的舞会装饰还要新鲜。”一名农人打扮的中年妇女亲切地招呼Harry,她刻意打理过的浅栗长发在阳光下一闪一闪地发着光,这名衣着得体、言行优雅的先生慷慨非常,更重要的是他的面孔端正、气质凛然、充满岁月沉淀后的长者魅力,虽然他来到这小镇的时间不久,又一个人孤僻地住在镇外的山上,但这不影响镇里大部分女性对他的评价。

他自称是名占星师,在战争结束后便向皇帝请了辞,云游大陆,走过很多地方,直到有些累了才决定在一个地方暂居下来——尽管他如是说,却仍有很多镇里的女性悄然将他想象成一位贵族后裔,并幻想着贵族先生以九级礼节弯腰亲吻自己手背的浪漫场景。

“好的,一克朗。”Harry点头,接过妇人递来的袋子礼貌道谢,转身之际,与一群小孩儿擦肩而过。

孩子们高举树枝,头上缠着草叶扎成的头冠,当自己是凯旋而归的勇者般将胸膛挺得骄傲高昂。

“嘿,你这头邪恶的巨龙,我命令你,从现在起服从我,听命于我,我就是你的主人,你的力量,只能为我所用!”

为首的孩子用树枝在另一个戴着尖帽子的孩子面前虚空戳指,洋洋得意地高声呼喝,那个被分配到扮演巨龙的孩子不情不愿地低下了头,瓮声瓮气地应了一声,顿时在孩子群中炸出一片多米诺骨牌般的大笑。

 

Harry微不可察地皱了眉,他加快了脚步。

 

******

 

提着几个袋子回到山间小屋,Harry将门前信箱侧面一块魔石拧了个方向,木门外的一层防御能量顿时消匿虚无。

他伸手推开门,不等迈步进屋,一团朱红色旋风般迎面扑来,结结实实撞进他怀里。

“——No,Eggsy——”Harry的阻止并没起到任何效果,上下浮动的小红球挂在他身上,发出一声愉快的鸣叫:

“叽。”

那是一只猫仔大小的幼龙,翅膀不大,身体却圆得很,他用力扑扇着肉肉的小翅膀,浮动得有些吃力,他用脑袋使劲儿往Harry胸前蹭,短粗的小爪子揪住Harry的衣领,吱哇吱哇叫着,欢腾得像只迎接主人回家的小狗。

Harry清冷的眼底不禁露出一丝暖意,抬手摸了摸小肉龙的脑袋,小家伙顿时贴着Harry的手心多蹭了几下,待他发现Harry另一手里提着的袋子,便扭了扭身体放缓煽动翅膀的频率降落下去,绕着Harry的袋子转圈嗅了嗅。

“叽?”

“对,是肉。”Harry点头,将正准备张嘴啃袋子的小幼龙揪远了些,“不,Eggsy,这些还需要一点加工。”

通常幼龙出生后应该会有母龙照料,到他们能够自主捕食,之后还会有相应的教导者,但这头小家伙不太一样,他在出生后看到的头一个也是唯一的存在是Harry,理所当然Harry也会成为他唯一的养育者和教导者。

作为一个完全的人类,Harry没法做到龙的教育模式,他所能给予的只有人类的教养方式,好在他是个龙语者,和一头并未化形的龙沟通也不会造成多大困难。

Harry走向厨房,开始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饭,小红龙扑着翅膀跟了上去,在Harry身旁飞上飞下,试图用尾巴去勾他的脖子。

“不,Eggsy……”

关于这种举动,Harry不止说过小家伙一次,龙在发情期喜欢用尾巴去试探交缠另一只龙,虽然Eggsy是只刚出生不到三周的小幼龙,Harry也不认为这么年幼的小家伙能明白和理解成人世界,他猜想这大概是深入龙骨血记忆内、用来表达亲昵的一种方式,在他几次阻止未果后,他也便半默认地许可了Eggsy的亲近表现。

就像婴儿亲吻你的嘴唇和抚摸你的身体时,思绪一定是纯洁无暇的,但成年后的孩子便不会再对父母做出相同的举动。

Harry这么想,龙的成长同样需要时间,当他进入青春期之后,应该会明白他需要的是一头母龙而不是一个男性人类。

 

******

 

收拾清理过盘碗后,Harry换了睡袍,走进卧室,小家伙吃饱喝足后仰躺在他的毛垫子上,闭着眼似乎已经睡了,上翻的小肚子圆鼓鼓的,四脚朝天,整个身体都陷入白色的软毛毛里。

Harry下意识地放缓脚步,来到床头查看了一下魔石的消耗程度——屋内同样有一个防御阵法,核心魔石便放在他最易于接触的地方。

在Eggsy化形之前,他有必要给予小幼龙最周全的保护,毕竟现在的人类,对龙、甚至是其他的幻兽们,都十分的缺乏友善——抑或可以说,极具攻击性。

想到日间镇上所见,Harry露出一个自嘲般的笑容。在中土大陆不断被流传下去的各类传说中,人们提到的总有龙语者Galahad,似乎没有任何人真正意识到,Galahad只是当时十二骑士的代号之一,每个骑士都有其本身的姓名。

比如Galahad,他的名字便叫做Harry Hart。

Harry深棕色的瞳底光色在灯下闪了一闪,他曾经那样热衷于成为一个英雄,他效忠于他的王,相信他的友人,他从未怀疑过一切,他年轻,意气风发,永远冲在战场最前……直到——

Harry的手忽然握紧了,指尖微颤,一大段突然来袭的往昔记忆急行军般灌进他的脑海,令他一阵眩晕,他摸索着在床边坐下,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紧皱眉心,待几秒后他睁眼,眸底已然恢复日常的清冷平淡。

 

感到Harry气息有异,睡得香甜的小龙忽然睁开眼睛,金绿色的龙瞳眨巴几下,笨拙地从毛垫子上爬起来,扇动翅膀减轻身体阻力,跳上床,蹭到Harry的腿边,卷着尾巴蹲成一小坨,伸爪子试探地扒拉了一下他的睡袍衣角。

“叽。”小家伙抬头朝Harry叫了一声。

Harry侧低头,看向蹲坐在自己腿旁的小家伙,目光与其对视,不禁软了视线,“不是豌豆,Eggsy。”

“叽?”小龙的眼里亮了一下。

“不,Eggsy,幼龙期你是需要营养均衡的。”

小龙的大脑袋耷拉下去,恹恹地在床单上划拉了一下爪子,很快又抬头叫了一声,这次Harry倒是短暂思考后板着脸点了下头,“不挑食就可以在床上睡,但限于化形之前。”

小龙歪歪脑袋,不等Harry反应,便扑腾下翅膀跳到Harry腿上,伸脖子高兴地蹭了蹭他的胸口,卷起身子在他腿上盘了个团。

龙的喜怒哀乐是直接的,不像人类会有各种的掩饰,简单纯净的喜悦传达到Harry识海深处,他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伸手拉开抽屉,取出一个黑色小盒,拇指按在盒盖上的圆形金色印记上。

印记发出一层微弱的光晕,咔嚓,盒盖微启,Harry打开盒子,盒内滚动着五颗月牙白的小圆珠,晶莹透亮,隐约中间一点跳跃的淡蓝星火。 

他拿起一颗珠子,关上盒子重新放回抽屉,之后食指拇指捏住珠子稍一用力,小圆珠便在指间裂开,那一点星火蓦然弹出,在空中化作一只蓝色小鸟,转了个圈,拖曳一串星光朝窗外飞去。

 

评论(5)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