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It is written(Eggsy/Harry)(第六章)

第六章

 

降落后,他们乘坐Texi来到Merlin安排的劳德代尔堡海滩希尔顿酒店,用两个假身份办理完入住手续,Eggsy凌乱飘散的思维才有所收敛。

 

当然这所谓的有所收敛并非来自他的主观判断,而是他不自觉地跟在Harry身后穿过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乘坐电梯来到十五层,直到一路跟随Harry进入一间被侍者开启的海景套房,后知后觉地总算发现他们拥有的其实只有一张门卡。

 

他的脸像被瞬间旋转到最大火力的烤箱般一下子烫了起来。

 

这是他想的那种意思?可在进行这个任务之前,明明他正为感情被质疑而与Harry进行了一场他不太愿意去回想的争吵。

 

尽管,他已经在反省了。

 

“Ha、Harry”

他盯着进入房间后便打开行李箱,井然有序地拿出一件件特工行头的Harry,结结巴巴开口问:

“我们住在一个房间?”

 

“是的,你在飞机上没有读Merlin传来的资料吗?”

 

Eggsy愣了愣,下意识想反驳他当然读了,但回忆起他接过Harry递给他的平板电脑后,机械性一目十行的同时脑子里仍在不断放映着关于Harry的点点滴滴,忽然有些莫名的羞赧。

 

但他毕竟是个特工,Kingsman受训的日子里他学过如何进行速记,这项课程的所得分数也相当不错——实际上,但凡不牵扯上Harry Hart,他那不受荷尔蒙影响的正常精英行为都会为他带来不错的评价。

 

Eggsy红着脸在脑海中回放,资料上有着关于Kindheart集团和总裁Kind Martin的详细介绍,以及亚特兰蒂斯号这艘豪华游轮的不定期用途。

 

只是他似乎遗漏了资料中某个重点,相当关键的某个重点。

 

Harry没有点破这个神色不安的年轻人,他从行李中拿出笔记本电脑,放在红松木桌上打开,转了个向将显示屏正对Eggsy,“我先去洗个澡,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以把它看得再仔细些,以及,充分的准备。”

 

Harry拿起睡袍走进浴室,Eggsy急忙凑到屏幕前,仔仔细细地睁大双眼,试图找出之前被他忽略的关键。

 

整个资料仍如他所认知的,大段大段的公式化介绍与细节说明,与之前并没有变化。他磨蹭食指将拖动条拉到最后——哦天哪——他的眼睛在一瞬间瞪得更大,低咒着,屏住呼吸,目光灼灼几乎要将屏幕烧出一个与瞳仁半径相当的圆孔。

 

看他错过了什么。

 

临近结尾,是一段Merlin的注释。

 

“Kind Martin的游轮酒会总会伴随一些主题,如同刻意彰显他慈善家的身份,最近一次的酒会就在今天傍晚六点,先生们,我需要你们潜入这场酒会,为此我已黑入他们的电脑,为你们创造了两个最适合的身份。”

 

他承认在飞机上时他看到酒会时就恍神了,并脑补了不少Harry身穿黑色燕尾服手持鸡尾酒的形象,他定定神,充满期待地看了下去。

 

“Edward Brittain,Albert George ,请牢记你们的新身份并对其有所了解。”

 

执行任务总需要各种各样的伪造身份,这很正常,Eggsy在上一次布拉格的任务里甚至更换了四个不同的身份,让他兴奋起来的当然不止这个,重点是,在他和Harry的新照片拟制的护照首页,婚姻栏中同时烙上了已婚的标签。

 

“你们是一对刚结为夫夫的同性爱侣,从新泽西州受邀前来参加此届主题为‘同性婚姻维权’的酒会,绅士们,请务必熟读资料,祝好运。”

 

Oh Shit!

 

Eggsy张了张嘴,他忽然无比期待接下来的发展,这也是自他肾上腺素激发为Harry成功报仇后,头一次对执行特工任务产生如此深切的渴望。

 

What a fucking amazing misson!

 

******

 

“Harry,我看起来很棒,是吗?”

 

Eggsy微倾上身,偏头朝Harry眨了眨眼。

 

任谁都看得出他的雀跃,他的眼中闪烁着圣诞节魔术笔在玻璃上蹭出的光。Merlin天衣无缝地安排了一切,他们就像一对真正被邀请参加维权酒会的同性爱人,被一辆出租车在四点五十分准时送至到港口,排队接受安全检查和身份验证后秩序登船。

 

Eggsy紧紧贴在Harry身侧,穿过金碧辉煌的长廊,礼貌地朝每个与他擦肩而过的侍者点头,绅士般标准地将脊背挺得笔直,踱着优雅沉稳的步子迈入宴会大厅。

 

他一如在Valentine诺亚基地时的格调如法炮制地向侍者点了两杯马丁尼,和Harry隐向人群后不甚起眼的某处角落,狡黠挑眉向他的导师,仿佛孩子耍了个小聪明之后的得意洋洋。

 

“Albert”Harry不赞同地纠正了他,却被他的表情引动嘴角,实话实说,或许Eggsy自己没有发现,但那过于直白赤裸的热情目光和满脸求称赞的期待让Harry产生出正面对一只拼命摇尾巴的小狗的错觉。

 

在这层意义上,Harry从不吝于赞美和鼓励他的小学徒。

 

Eggsy的心跳加快了。

 

“好的,Albert”他欢快回应,毫无觉察语气里外溢的甜蜜。Harry的笑容让他头晕,连徘徊在舌尖的名字都能电得他口腔发麻。

 

就像Harry曾说过的,他智商很高,辍学前的高分数从来难不倒他——当然促使他达成这些的不仅智商,他的情商同样不算差,也许只是面对Harry时,有那么一点儿,这对苦难的小兄弟不太听他的话。

 

他这位顽固的老绅士,虽然现在大概不能再称为‘老’绅士,但这无法帮助Eggsy去捉摸攻略Harry Hart的方法,Harry比他想象中还要顽固、隐忍、恪守礼仪,Eggsy不愿去做任何违背Harry意愿的事,可他也不会放任Harry就这样坚持导师长者的身份继续对他照顾有加——

 

大厅灯光忽然暗下去,天顶聚光灯亮起。

 

一位姿态妖娆的红衣女歌手在光束中缓步走到演唱台中心,抬起手指,轻搭麦克,像抚摸情人脸颊般温柔,眼波缱绻,红唇微张,一首Etta James的歌慵懒悠扬地伴音乐响起,时而低沉时而高昂,如同婉述一份亘古不变的缠绵爱意。

 

贴面舞的专属蓝调。

 

“看来,”Harry抿紧嘴唇,评价道:“我们的主办者先生并不想过早露面。”

 

当Eggsy不及反应时,他已将手伸到Eggsy面前,做了个彬彬有礼的邀请。这份意外的发展让Eggsy错愕了一瞬,回神后他急急伸手,生怕Harry后悔般地慌忙握住,这种发展比他预料得更棒,他想欢呼,但他也不得不意识到,现在他们正在进行一项严肃的、甚至更多是危机四伏的特工任务。

 

但Edward Brittain和Albert George,嗯,他会记得清楚。

 

Eggsy迅速反客为主将Harry带入舞池,闲置的另一只手勾起Harry的腰,他承认方才面对邀请时举动不够绅士,这不要紧,他有机会重新申请Harry对他的评价值。

绅士源于学习,真正的高贵在于超越曾经的自己。

 

“感觉如何?Albert。”Eggsy对Harry眨了下眼,“这六个月我学了很多,包括适合各种场合的交际舞蹈。”

 

他又露出那种得意洋洋的神情,这让Harry感到莫名好笑,甚至让他很想伸手去揉年轻人的头顶,如果他的手此刻没被Eggsy紧紧握住的话。

 

“很不错。”Harry开口,蕴含在语气中的认可和眼中同时柔软下来的波光令Eggsy的心脏没来由地一阵四处乱蹦,这甚至让他无从思考太多,他只是仗着任务的身份,大着胆子让自己更贴近Harry了些,压低声音:

 

“其实你并没拒绝我,不是吗。”

 

他的心底少许郁闷,哪怕Harry看起来年轻了近三十岁,却还是比他要高,或者说年龄并没为他的身高带来任何差别,这导致他险些要小垫脚才能完成这个看上去危险性感又无比甜蜜的耳畔质问。

 

“专注。Edward”

 

“我很专注,我们是爱人,对吧。”对比Harry不甚赞同的皱眉,Eggsy露出一个有点赖皮的笑容,“你让我想清楚,所以我很认真地思考了这一路,我很确信那是爱情,我爱你,我亲爱的Albert。”

 

TBC

****

扶额……希望这篇能尽快搞定……

俩人的化名来自青春誓约和国王演讲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