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It is written(Eggsy/Harry)(第五章)

第五章

 

“Bedivere失去了联络,就在五分钟之前。而我也没法再连接上他的视讯,初步判断他出事的可能性为80%”Merlin的声音缓缓响起,“他在失去联络前传回一段录音,我觉得你们有必要听一下。”

 

Merlin按了另一个按钮,顿时伴随着滋滋啦啦的电流声响起一段不太清晰的对话。

 

‘无论如何,我希望这次别再有任何差错,上次你那该死的、所谓天衣无缝的计划可让我损失了不少亲爱的小家伙,你知道的,如果不是我信任你,你就要被他们撕碎了。’

 

‘非常抱歉,但我向您保证,这次绝对不会再有相同的疏忽发生,毕竟那个不合时宜的入侵者已经——’

 

对话就这样戛然而止,被另一波滋啦啦的电流覆过。

 

“天呐,这个声音,是Valentine。”

Eggsy瞪大了双眼,几乎是不可置信般嚅嗫着,“可他已经被我干掉了啊。”

 

“Bedivere失去联络的地点在哪里?”Harry面色如常,眼底却无端微沉。

 

“大西洋上的一艘豪华游轮,亚特兰蒂斯号。”Merlin说道,“我追查了这艘游轮,它注册在Kindheart集团名下,用于其总裁Kind Martin的一些私人集会。”

 

“Kind Martin,那个美国有名的大慈善家?”Eggsy忍不住插了句嘴。

 

“是的。”Merlin一本正经继续道:“我刚做过声纹对比,刚刚你们所听到的其中之一确是Valentine的声音,契合度百分之百——而另一个声音,我怀疑过Martin,鉴于上一个企图毁灭地球的环境论者的身份原因,但很遗憾,声纹与Martin并不匹配。”

 

Harry双眼闪了闪,“Merlin,准备飞机。”

 

他正准备关闭通话,Merlin的声音及时传来,“Harry,鉴于这次事件的特殊程度和你需要进一步监测的身体状况,我希望你和Eggsy一同前往美国。”

 

******

 

Eggsy很郁闷。

 

虽然从各种意义上他都不会让Harry单独出行这个任务,他也曾相当期待过能与Harry一同执行某个任务,但是那总不该是Harry神奇复生并平安归来后的第二天。

 

他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任务时间要公私分明,眼神却控制不住地转着圈儿往对面飘。

 

对,他们此刻便在Merlin准备的超音速飞机上,以最快速度飞往迈阿密。

 

Eggsy觉得他的整个计划都被打乱了,他甚至还没有跟Harry进行一场完整且详尽的交流,他有点熬不住——天知道他有多想就这短暂的两个小时接续之前在客厅的话题与Harry聊聊,但这不合时宜,估计连他的J.B都明白这一点。

 

他的小八哥犬经过训练,甚至能通过感受气氛气压和人们的面部表情来判断它是否应该进行抱腿的行为了——他怎么可能还不如它!?

 

偷偷瞅了眼Harry,Eggsy莫名埋怨起对方的平静。

 

从切断联络到他们到达Kingsman总部并乘上飞机后,Harry对他的态度仍是一如既往,没有任何的不自然。

 

这也是Eggsy最郁闷的一点,他可是在客厅里对Harry口无遮拦地吼出一串毫不绅士的粗鲁诉求,他以为Harry多少会改变些对他的态度或增加某些额外的意识,但却没有,统统没有。

 

Eggsy闷闷不乐地缩了缩身子,向后仰进宽大的真皮平躺式座椅中,赌气般地将目光调向窗外一望无际的蓝色和丝丝缕缕的白色云层,抿嘴沉默,企图通过这种方式来引起年长者的注意,偏又像只不安的小狗般,总忍不住用眼角小瞄一眼不理会他的主人,自以为成功地观察着对方的举动。

 

Harry始终把他当做小孩子——这点让Eggsy相当恼火,他一面寻思着如何攻克这位绅士的古板壁垒,一面又轻飘飘地将视线晃了过去。

 

Harry的身材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他身着衣柜里件数最多的那套深蓝灰色条纹西装,整洁平板的白衬衫系着蓝底细红纹的真丝领带,与Eggsy首次见面如出一辙的打扮。

 

他的两条长腿交叠,上身微微倾斜,侧倚在酒红色的豪华座椅里,捧着一杯红酒慢慢品尝,白皙修长的手指在酒红色的波光荡漾下闪着健康的珍珠色泽。

 

他仰着脸,轮廓拉出柔和弧度,嘴唇抿作一条微坠的线,双眸无意识望向窗外,光线反射下涤荡琥珀色的星芒。

 

Eggsy下意识地舔舔嘴唇。

 

他知道Harry一直是性感又致命的,正如他每次在梦中见到的那样,用荡漾如波的眼睛凝视他的优雅长者,他当然清楚Harry的年纪,以及他有多么确定对Harry的爱不是一时迷惑。

 

他从不做假想的设定,就算在那个操蛋的时间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另一位更加优雅强大的绅士——那又如何呢?Harry Hart已经出现了,那么强悍那么帅气,信任他,包容他,教导他,鼓励他,他就像一位神使降临到他的世界,将他从深陷的泥沼中拉起,在他眼前舞动手指为他展示出一个他无法想象的未来,直到他的脑子里终于塞满了他。

 

他知道Harry的眼睛是多么诱人,在梦里他总是硬的飞快,用各种方式操哭他严苛又冷静的年长导师,直视他的琥珀色眼睛变得雾气蒸腾,但他从未想过会有面对年轻Harry的一天,他也不知该如何形容——毕竟这跟他的幻想不太一样。

 

可Harry都是Harry,Eggsy吞了口唾沫,他很想这么说,但年轻的Harry有种莫名的禁欲气质,不苟言笑的脸上带着股特殊的高傲,偏又糅杂了岁月磨砺后的宁静——你可以设想将一份年轻人无法拥有的、在时间中沉淀出的气质凝在一名如同从新古典主义油画中走出的、漂亮到过分的青年身上,Eggsy简直觉得他全身都散发着一种名叫诱惑的形容词。

 

Eggsy忍不住将脑洞扩散到他受训时的神经语言学任务上,当年的Harry——在Galahad的选拔中应该也获得过相同的任务,那他是如何执行的,他的目标是男是女,是怎样的性格——反正如果自己是Harry的目标,他觉得只要Harry一个暗示的眼神,他就能扑过去把他压在沙发上——比如现在,他就非常非常非常想弄乱Harry的头发,拽起他的领带,吻他,毕竟那天的柔软触感真是棒极了,脱掉他的裤子,留着他上身的整齐西装,再然后……

 

他开始胡思乱想了,目光随那双修长笔直的腿,沿腰线攀升,黏上Harry粉色的嘴唇反复徘徊……

 

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一旦当你产生意识,这种意识就像甩不掉的影子一样随时黏在你身后,在光芒的投射下形成愈发深沉的黑暗。

 

TBC

***

想尽快把这篇搞定呢……不知不觉就拖了一周,好像目前苏得有点过分了全是迷之迷弟视角ORZ

啊啊啊求第二部能看见师徒联手求能看见卖花女和教授的国际任务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