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It is written(Eggsy/Harry)(第四章)

第四章


一切数据表明,HarryHart正处于他体能的巅峰,并且,无比正常和健康。

Merlin在调出Harry曾经的体检报告并进行对比后发现,此刻他的各项数据竟要比当年他的巅峰值还要高上一点。


这简直不可思议。

 

尽管他仍有着年长者的内敛和岁月磨练的沉稳,但他的眼睛却亮晶晶的。

这令Merlin如穿越般地回想自己初入Kingsman作为前任Merlin的学徒参与Galahad的选拔训练时,所见到的那个候选者Harry Hart,他彬彬有礼,外表永远是一丝不苟的处变不惊,思维细腻,任何事都力求完美,对自己近乎苛刻的挑剔,但Merlin却能从那名年轻人的高傲神态中察觉到他眼中压抑不住的跃跃欲试与跳动的热情。

他大概是个闲不住的人,Merlin对当时的Harry那么想。

 

既然体检正常,Merlin也不再强迫Harry接受继任Arthur,但他并没忘记补充一句,希望Harry将这项任务纳入未来考虑的日程表中。


Eggsy捏着Harry的体检表反反复复看了十几遍,将每个数字都仔细对比了正常数值后总算将不安的小心脏平稳落地,接着他便寸步不离地跟在Harry身边,将一条不存在的尾巴摇得像杆迎风而立的小风车,粘着Harry的眼睛仿佛注入了一整条维萨尔的街灯般熠熠生光。


他的整张脸上都跳跃着愉悦与活力,兴奋得就像只围着主人转来转去的小狗,这个Eggsy简直与几月几周前、更甚至几个小时前那位彬彬有礼并凌厉致命的绅士特工判若两人,仿佛木偶被授予灵魂。


Merlin再严苛也不会让这样的Eggsy立刻陷入工作,不用说实际上他刚给这位Galahad候补特工特批了一个周末的假期。


望着年轻特工一脸雀跃着‘Harry没事了吧那我们可以回去吗Merlin Merlin’的明确意图,大魔法师无奈地皱起眉毛,“你们可以现在就回去继续度过周末,但周一务必准时报到。”


“Merlin,你真是太棒了!”Eggsy欢呼起来,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


和Harry一同坐进Kingsman出租车后,Eggsy飞扬跳脱的心情才稍微放缓了一点点。


人在放松后便容易胡思乱想,排除了对Harry身体的担忧,昨夜的场景便再度返潮Eggsy的脑袋,他将细节在脑海里默默梳理一番,便在心底毫不控制地哀嚎起来。


一如他毫不绅士的过去。


他对Harry表白了,在那种情况下——该死的他甚至还没准备好,他曾经设想的表白至少要有玫瑰花和香槟,以及他对Harry深情款款的注视,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像个真正的、Harry希望他成为的绅士那样,而不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着Harry哭得像个白痴——甚至说不定他把鼻涕都蹭到Harry的睡袍上去了。


这一点儿也不绅士。


他甚至还吻了他——尽管是个不浪漫的吻,也毫无技巧可言。


不过在那种情况下,Eggsy不认为还有人会镇定地将技巧提到首位,更不用说面对Harry,他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镇定过。


但这样也好。


Eggsy惴惴不安地想着,至少他不用再想方设法地思考如何对他最尊敬的导师表达爱意,如何挑选一个正确的时间,地点,以及正确计算Harry可能会直接来一场礼仪教学的可能性,可这随之而来的新问题却是——


Harry会如何回应他?


总之Harry知道了,知道他对他的感情不再是单纯的崇拜敬仰,他该怎么做?Harry会找他谈谈吧,那么是不是他该好好计划一下二次表白了,就在Harry跟他谈这件事的时候?


他满脑子乱七八糟的念头,以至他在驾驶座上如坐针毡,紧攥方向盘的手掌沁出了一层湿热薄汗,他甚至在黄灯闪烁切换红色之际冲过十字路口,并将一位正准备步入人行道上的老妇吓得失声尖叫,而这也成功地获得了Harry的一点儿负面意义的小关注。


“Eggsy,我不认为我教过你这种疯狂的开车方式。”

“噢,我很抱歉,Harry……我刚刚走神了。”

“你是该抱歉,不仅对那位女士,假设你在刚才经过的那个路口向左转,那么现在该做的事便是熄火停车了。”

“…………”

 

他循着单行线绕了结结实实的一大圈,这次他收敛了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连不存在的耳朵都没精打采地耷拉着,直到他转着方向盘切实将车停在了Harry家的楼下。

 

他跟在Harry身后,亦步亦趋地进到屋内,从前方始终似有若无传来的古龙水香味和西装勒出的腰部弧线令他好不容易压进心灵土壤深处的小想法像雨后种子般再度蠢蠢欲动起来。


噢Harry是打算跟他聊聊了吗?关于昨晚的事——那他究竟该从拯救世界开始,还是该从他发觉对Harry不纯洁的心态开始?或者他索性该直接问Harry是如何看待他吗?

“Eggsy,你是打算在这里吃晚饭呢,还是小用下午茶之后就回去?”

“回去?”Eggsy卡住了,一时未能反应,沉默片刻,他费解地眨了眨眼,“为什么要回去?”

“你的母亲,这次任务结束后你还没回去看过她。”Harry将外套挂上衣架,“我以为这是你的惯例。”

“可是……”

Eggsy僵在门口,他咬了下嘴唇,表情看上去非常犹豫,“你不打算跟我谈谈?”

“谈谈?”Harry转过身,镜片后透明深邃的棕色眼睛投来的视线让Eggsy一阵心跳失衡,他盯着站在门前努力睁大双眼、挺直胸膛、并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的年轻人,眼底迅速扩散出一湾柔和的软光。

 

“关于你所做的一切,我为你自豪。”如他经常那些不经意的小习惯,Harry弯弯眼睛,“泡一杯大吉岭,坐下来,也许你愿意展示更多你所学到的,让我看到各种各样的惊喜。”

 

Eggsy拧着手指,眼睛亮了亮,但他也终于察觉某些不太对劲的地方。


他这么忐忑、紧张不安、始终被昨晚的回忆缠绕,Harry却那么自然——就像他们之间的关系从未出现插曲和变化一样!


对了,就是从未变化。


仿佛一把剪刀咔擦剪断纠结成团的羊毛线,他几乎是在一刹那明白了——他是可以确认Harry在清醒状况下承受了他的告白和亲吻,Harry一定知道他的心思,但此刻所指向的事实也很明显,Harry似乎想把这一页平静无波地揭过——尽管被Harry夸奖这点总能让他兴高采烈,但如墙壁崩塌般猛然朝他压下的残酷认知却令Eggsy抑制不住地躁乱起来。


虽然会痛苦,会伤心,会难过,但他能够接受Harry教育他,责骂他,甚至干脆地拒绝他——他大概可以做好心理承受以及再接再厉的准备——但是他完全接受不了Harry的无视,这让他感到气馁、委屈、甚至愤怒,这让他感觉自己就像个长不大的、连告白都无法被重视的小鬼。

 

“Harry。”Eggsy咬着嘴唇抬头,像是下了巨大决心般,“你不想谈谈昨晚么。”


他鼓足勇气说出这句话后,目光便死死锁住前方的男人,眼一眨不眨,企图在Harry那双安静的棕色眼睛里找出一点点的动摇或者震荡。


“你还记得我昨晚说过爱你吧。”寻找未果令Eggsy感到无端沮丧,但另一方面这也令他索性肆无忌惮起来,反正他是决定了被拒绝也要锲而不舍的追求,而他一向是个行动派,“那是真的。”


Harry在他的视线里叹了口气。


这让Eggsy莫名涌上一股不安,不禁挪动脚步向前走去,蹭到离Harry一米处,露出他的狗狗眼,犹豫地唤了一声,

“Harry。”

他轻声开口,不觉中攥紧了手心,“你是怎么看我的。”


他一点也不想等了。

哪怕这根本不是一个他想象中的良好时机。

Harry的自然和意图让他忧心忡忡,也让他忐忑不安,他担心自己在Harry的眼中只是个孩子,是个需要被照顾的小鬼,是Harry不会也完全不可能考虑的恋爱对象。

毕竟Harry太完美了。

 

强大,优雅,博学,出身优秀,拥有凌然气质的同时又那么致命的性感——Eggsy甚至能想象当年这位Galahad候选者的色诱考核一定有着超乎想象的可怕分数。

这样的Harry凭什么选择他?更不用说Harry现在看上去是那么年轻——他连之前的年龄优势都消失了。

 

Harry在Eggsy一动不动的直视中,又叹了一口气,他淡淡开口,语气平缓,“我认为,你只是混淆了对父爱和长辈的认知,Eggsy,我认为你需要再多一些时间来认清自己。”


Eggsy眨眨眼,在消化了Harry的语意后蓦然激动了,“我不是——”


他皱着眉,拳头因攥紧而微微颤抖,“你凭什么认为我混淆了,我可没把你当做另一个父亲!我也不可能把你当父亲,你怎么不问问我是怎么想的!?”


“Eggsy,你也接受过专业的特工训练,你知道这是一种依赖症表现,在你当时那种情况下,任何一个进入你世界的人都会让你产生相同的依赖,这会令你产生错觉,你并不是爱上我,而是爱上了你想象中的某个存在。”


Eggsy的声音提高了,“你可以拒绝我,Harry,但不是拿这种该死的理由搪塞我!我不需要你告诉我道理,我只想知道你对我的看法。”


Harry皱了下眉,“Eggsy,我们可以坐下来,就这个话题仔细聊聊。”


——该死!


Eggsy一股无名火蓦然自心头窜起,Harry仍把他当做一个不成熟的孩子,Harry照顾他,包容他,教导他,可他却连个明确意义的回答都不肯给他——


他泄愤般一拳砸上身旁墙壁,气血上脑让他有些口不择言起来,


“别想糊弄我,Harry,情感混淆?依赖症?只是这样的话我为什么会想干你,我可他妈的不觉得只是情感混淆就会让我口干舌燥地盯着一个老男人的屁股,在脑子里用一百种方式去幻想他会在我操他的时候露出怎样该死的性感表情!”


“Eggsy。”Harry仍旧平静地看向他,眼中似乎没有因他的话产生任何波澜,“我已经回来了,就在这里,在你身边,我不希望你因为失去而产生误判,无论作为一个绅士或成人,你都需要为你的人生负责。而作为长辈,我同样希望你为自己负责。”


“我当然——”


Merlin的紧急呼叫忽然响起,Harry拿起眼镜,按下接通键。


“绅士们。”Merlin的声音从镜框边际传出,“我很遗憾地说,你们的休假要提前结束了。”


TBC

评论(1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