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独一无二(Eggsy/Harry)-4

4.

“Eggsy。”


“是!先生。”


年轻人脱口回应,他双眼闪亮,激动得连声音都染上一丝隐约颤抖。


天哪他在跟Galahad面对面交谈!天哪这是Harry Hart!——这份不可思议的、从天而降的、充满巨大的不真实感的惊喜让他甚至没能意识到这位王国骑士正清晰而准确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他在脑海中组织着支离破碎的语言,企图让自己表现得更礼貌些——Galahad比他在各种画面中看到的还要绅士,而对面一位绅士,总不能太过失礼,更不用说在绅士之外,这位王国骑士还是他的憧憬。


“我认识你的父亲。”


第一句正式的开场白便让Eggsy愣住了,他知道骑士Galahad是个直来直往的性格,从不拖泥带水和拐弯抹角,他理解Harry不会说多余的题外话,可他不太理解的是这位王国骑士切入正题所使用的核心内容,他努力地眨了眨眼,疑惑道:“我的父亲?”

他感到一头雾水,他的父亲诚如母亲所说是个哨兵,同时也是个军人,牺牲前的职位已到达中士,可他实在搞不懂他的父亲会跟王国骑士Galahad有什么联系,但他的眼睛很快亮了起来,“他在第三军团里!?”


Harry微微颔首。


“他救了我的命,如果没有他,我们不会以最小伤亡脱离虫洞,我此刻更不会坐在这里,我感激他,但同时也对你感到抱歉。”


Eggsy拼命摇头。


纪元零年,人类在十年保卫战胜利后,创建了新帝国政权,但随之三任帝王的世袭,以及逐步对军队的掌控回收制让某些开国元老们的家族渐生不满,这份不满终于在第四任皇帝登基后彻底爆发,这也是后世历史中记载的‘天启军之乱’,人类重归和平后的一次严重内战。


这场内战持续了整整五年时间,以帝国的胜利告终,但集结叛乱的几大家族却乘乱搭星舰逃亡至一个遥远的无名星球,在那里正式成立了宇宙联盟,此时的帝国在消耗大量战争资源致元气大伤后,对是否追究持衡量态度,而同时又传来消息,虫族似有复苏迹象,于是帝国为保守起见,在虫族再次入侵前决定迅速发展经济恢复战力。


在这个异种和联盟同时虎视眈眈的非和平年代,作为帝国哨兵,理应为帝国而战——甚至为国捐躯,这是哨兵的荣耀,也是觉醒者的义务,如果Eggsy是个完全体的哨兵,早就报名直接参军去了,某种程度上,他非常羡慕这位基本没在他的记忆长河里留下刻痕的父亲。


他觉得他需要说些什么,尤其是说些什么告诉Harry完全不需要感到抱歉,但话一出口,却彻底转变了方向重点,“我的父亲一直跟您在一起,在虫洞里,呆了十七年!?”


“也可以这样说,不过我希望你能表述为第三军团第一中队。”


Harry抿了一下唇,这种小动作往往都代表他的不甚赞同,但他只是小小地纠正了一下Eggsy,之后继续开口道:“你的父亲是个英勇的哨兵,一个伟大的战士,他该得到他应有的功勋,他的家人也该获得应有的照料。”


Eggsy就那么紧盯着他,眼一眨不眨,似乎生怕稍一动梦便醒了。


天哪,Galahad——Harry Hart真的就如同他所想象的一样完美,甚至比那更加完美。


他完全压制不住自己翘起的唇角。


Hary Hart坐在他面前,赞美他的父亲,那么那么真实,天啊他快要反重力飞起来了。



“Eggsy。”Harry再次唤了他的名字,也成功地唤回了他恍恍惚惚的神智,但他接下来的话却让Eggsy再度陷入恍惚的不真实感。


“我想推荐你就读一所军校。”


“军校?”Eggsy一刹那按捺不住地拔高声音。


“有兴趣吗?”Harry歪歪头,这个不经意的动作竟让他显得有几分与年龄不符的顽皮天真,“我读了你的资料,你曾经从萨姆军校退学,甚至没能完成第一学期的课程,但在退学前,你的科目成绩相当优秀,我觉得你对军校应该是有兴趣的。”


“当然——有——”


Eggsy激动地险些咬了舌头,可是——


他是个半觉醒的哨兵,哪怕是之前,他花费了比其他觉醒者多一倍甚至几倍的努力才考上一所不需推荐书的C级军校,但他中途退学——他记得清楚,当时萨姆的校长在盖章前一脸严肃地对他说,一旦有军校退学史,将来也很难再去报考其他的军校,何况,军校招生的规范年龄都在十七到二十五之间,就算他将来拥有了条件,可能也过了适合的年龄。


他还能期待吗?再一次的?


Eggsy的一系列反应令Harry勾起嘴角,镜片后的棕色瞳仁柔和起来,“这很好。”


Harry换了个姿势,认真评价:“我之前观察了你的动作,你的体能很不错,跑速应该能达到5.2赫——或许更高,但很明显你不知道怎样发挥他们的其他优势。”

 

Eggsy只剩下愣愣张嘴一个动作了。


半晌他才想到反驳的话,“但我只是个半觉醒……”


“不,Eggsy。”Harry不赞同地摇头,“半觉醒者并非一无是处,他们只是没找到觉醒的方法,很多时候,这只需要一个契机。”


“您是说奇迹?先生。”


“不,我并不相信奇迹。”Harry抿唇说,“你知道墨菲定律吧,Eggsy。”在年轻人的点头中,他以手指在桌面上划出一条虚无的线,“缺陷和错误是伴随生命一同诞生的,假设一件事可能引发麻烦,你就要在之前设想它会引发麻烦的各种因素,并一一作出应对。每个你所见到的奇迹,都伴随着周到和全面的思考与一点点的运气,而我们要做的,便是放大前面的部分,减少运气所影响的部分。”


“像您的那些事迹?”


“像那些事迹。”Harry扬起嘴角,“对一个目标,如果平均应对是五种方案,我会强制自己再思考双倍的可能性。天赋只是一方面,你可以通过其他的方式和手段来弥补它,我想我在你的这个年纪,某些方面并不比你做得更好,但我每天都希望能超过前一天的自己。”


Eggsy屏住呼吸认真听着,目光几乎是彻彻底底黏在他的脸上,缠着他一张一合的薄唇,压根不知道自己此刻笑得有多么傻气灿烂。


Harry夸奖他了。


这简直不能再棒——还有哪个半觉醒的哨兵会得到跟他一样的待遇?肯定不会有了,对吧。


“他叫什么。”他依稀听见Harry提出一个新问题。


Eggsy恍惚顺着Harry的目光一侧头,发现他的小精神体不知何时已蹲在他的脚边——噢!他在心里掐了自己一把,真对不起J.B就这么把你忘在了门外面,但我发誓我是爱你的,J.B,对神发誓。


“J.B”Eggsy急忙回答。


“你好,J.B”


Harry又笑了笑,朝蹲坐地面的小狗轻一点头,他笑起来异常温柔,跟立体投影或图片里那个冷淡锐利又严肃的Galahad完全不同的温和柔软,像融化冰雪下的一缕光。


Eggsy的心跳又加快了,怦怦直响,但下一瞬间,他的心跳却与呼吸同时停滞——


他的小精神体非常缺乏绅士精神地扑了过去,结结实实一小坨搭在骑士腿上,肉爪子扒住一丝不苟的整洁裤脚不住划拉。


“………”


哦不不不不——————


Eggsy的脸像瞬间加热的温度计,‘噌’地窜上一片红晕。


Shit——这可是他的精神体,但他死也不会承认他会像这只蠢狗一样想要趴在对方的火辣长腿上的——哦不不不不他到底刚刚用了什么形容词,火辣!?这真见鬼,他怎么能用火辣形容一位伟大的王国骑士?这真是对其太太太过失礼和不敬重了!


“对不起,先生。”


他满脸通红,喏喏开口,“他他他……他应该是很崇拜您。”


就像我一样——Eggsy在心里小小声地补充。


 

好在Harry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深究,当Eggsy红着脸把他直接过头的精神体揪回身边, Harry却忽然抬手按下了眼镜边框的视讯通话。


“Merlin。”他开口淡淡唤出一个在Eggsy听来相当不得了的名字。


“Galahad”一个同样令人熟悉的严肃声音从通讯中缓缓流出,“相信我,你在这场宴会迟到可不是一个好主意,你再不出现,陛下都怀疑是不是要再为你举行一次举杯祝祷了。”


“十七年没见,你的幽默感倒是没跟你的头发与时俱进。”


“十七年没见,我以为你的毛病多少会有点改进。”


“好吧,我知道了。”Harry决定放弃这场没有技术含量的博弈,他关闭视讯通话,起身在桌边稍作站立,这让刚把小精神体捞到怀里的半哨兵慌慌张张地推开桌子意图起身行礼,却不慎因为动作幅度过大将腿撞上了桌底,砰的一声,精神又响亮,也让他因突如其来的疼痛龇牙咧嘴。


完了完了完了——


Eggsy在心底不住哀嚎,丢人丢到α星系大漩涡去了,也不知道Harry会如何看待他的毛躁和不稳重。


“我该走了,Eggsy。”Harry相当善解人意地化解了小哨兵的尴尬,“我想那封通知书也应该送达了你的住址,如果我是你,会现在回家去签收它。”


他微微勾起嘴角,“之后见。”



目送王国骑士的背影消失在酒吧门前,Eggsy晃神后终于想起某个似乎关键的字眼,Harry提到了他的动作,那么问题来了——Harry Hart是怎么观察到他的动作的!?从哪里?


他很快便摇了摇头,算了管他呢,Harry可是对他说了‘之后见’呢!


TBC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