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独一无二(Eggsy/Harry)-3

3.

 

“抱歉,我正巧要找这位你们照顾有加的客人,若你们能给我们一些私人空间,我将不胜感激。”

 

那个声音就这么响起了,熟悉的腔调,不变的低缓,抑扬顿挫犹如吟唱神的弥撒曲,Eggsy猛一晃神,脑中瞬间浮现出的相应形象让他整个人呆若木鸡。

 

——不,不,这不可能。

这绝不可能!

 

Poodle闻言一愣,大笑出声:“你在开玩笑?我说你他妈脑子没糊涂吧?老人家,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另一混混怪笑着补了一句,“是啊老家伙,你再不老实滚出去,可别怪我们他妈连你一起‘照顾有加’。”

 

 

来者似乎淡淡叹了口气。

 

接着,门栓上锁的声音蓦然响起,清脆,利落——咔,咯,每一声都无限扩大像合金楔子狠狠敲穿Eggsy的心脏——他完全撑不住他的伺机而发了,Eggsy从地面一骨碌翻身爬起,迫不及待地抬头向那正缓缓转身的来者背影——

 

Eggsy的金绿色双眼一刹那瞪大了。

 

视线中清清楚楚屹立着一位绅士,他年纪不算小,以人类相貌衡量大约五十左右,却并不让人觉得与任何苍老类的词语有关,他的岁月经历甚至为他增加了致命的优雅性感,他的头发整齐向后梳去,一丝不苟,黑框眼镜后的琥珀色眼睛凌厉又清冷,保养得宜的身材被一身古地球式的深色条纹西装衬得无比挺拔修长。

 

Dean深深地皱起眉,他是A级哨兵,五感敏锐,他能依稀感觉得出这老家伙是个向导——还是个不错的向导,但一个向导对一群哨兵立而不避明显是糊涂而不明智的,毕竟这是被觉醒定性的体能差距,而且《宇宙向导保护法》在前,他总不好真的把这个向导打成重伤,那可是要比他把Eggsy这种半吊子哨兵直接弄死都要严重得多的罪。

 

在Dean未开口制止时,Poodle已经骂骂咧咧地走上前,去抓他的手臂——B级以上的向导在没唤出精神体前,通常不太容易被低级哨兵觉察身份,Poodle虽是个B级哨兵,五感却比C级还不如。

 

Dean忍不住暗骂一声,虽说他跟下城区的警察们有不少私下交易,但真搞死个向导被捅出去可就不是简单拿点钱能摆平的事了。

 

“嗨——”

他想开口让他的小跟班下手轻点,然而他的声音却在下一刻倏然卡住了,哽在喉咙深处不知所措。

 

Dean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这位仿佛从科普古地球时代的全息投影中走出的绅士,将手中木柄黑伞客客气气往前一递,如同单手奉上一张舞会邀请函般轻松写意,伞尖不偏不倚命中Poodle胁下一点,这位哨兵的手甚至不及碰到他的衣袖,身体便如被炮弹击中般朝后飞去,稀里哗啦撞翻一片桌椅。

 

烟尘飞扬,四周刹那鸦雀无声。

 

一群混混们张口结舌,从短暂震惊中快速回神,彼此互看一眼,同时张牙舞爪地冲向老绅士——他们只当Poodle轻敌,毕竟平日他们嚣张跋扈也是惯了,十几个B级哨兵聚在一起,老大又是A级,在下城区基本没人是他们的对手。

 

但很快他们就知道他们错得有多么离谱。

 

绅士一抖黑色长伞,尖端光芒闪烁,他侧身闪过一记袭至面前的重拳,反手劈上对方颈背,他的十指修长漂亮,伞剑在他手中好似有生命一般,随兴所至,灵动异常,每次伞尖落处总会有一个惨叫着跌出战圈的混混,他的动作优雅利落,脚下不疾不徐,仿佛在悠然的音乐中闲庭信步地跳一曲宫廷华尔兹。

 

操——这他妈是向导么!?

 

Dean终于坐不住了,十几个B级哨兵居然输给一个向导!?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向导的体能逊于哨兵,世人皆知这是觉醒的结果使然,同样,由于觉醒带来的绝对体能差异,很多哨兵们骨子里都认为自己是凌驾于向导的——无论他们是否需要向导来梳理意识云,保家卫国冲在前线的永远都只能是强大的哨兵。

 

Dean扭动脖子,起身朝战圈中心走去,他绞着手腕,关节迸出咯吱咯吱的脆响,他曾经也是个军人,灵魂深处总有着军人的血性和不服输的挑战欲,但他终因过于暴戾不自控被军队开除,虽然他本身不觉得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他得给这个傲慢的向导一点儿教训——也许不止一点儿,总之这个自以为是的老向导惹恼他了——所谓的向导,不就该是老老实实的,温顺服帖地为疲惫的哨兵们梳理精神,所以说哨兵的暴躁全是向导不好好恪守本分的错!

 

 

大概Dean永远也不会想出他是怎么输的,他甚至看不见这名被他轻蔑的向导的动作,他只记得他向前挥出他引以为傲的超频拳,面前白光一闪,他便再无法分辨这拳挥向何方,甚至他连疼痛都未能感受,身体便直挺挺地朝后躺倒,炸起烟尘四溅。

 

而这一切,从开始的混战到结束,不过三分四十五秒。

 

 

“我的名字是,Harry Hart。”

 

长者收起伞剑,径直走到一张圆桌前,优雅落座,目光投向Eggsy,并伸手向对面位置轻一示意。

 

Eggsy瞅了眼墙上的电子钟,一吞口水,总算从惊讶中回神。

 

他手脚并用地从地面爬起,飞速奔过去坐在Harry对面,坐下后他就不敢乱动,脊背挺得笔直,他抿着嘴唇让自己尽量看起来举止得体,心跳却彻底超频,他发誓他这么多年从未如此紧张过——而且他当然知道,该死他怎么会不知道他就是Harry Hart!?

 

——他的中古光脑里可是还有着815张电子图片呢!

 

如果不是Galahad惯于低调的性格和少得过分的曝光率,他的收集肯定会呈几何倍数的增加。

 

TBC

 

三更完成>3<

评论(7)

热度(33)

  1. 春天种下一只toma秋天收获一堆番茄墨鱼加油过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