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独一无二(Eggsy/Harry)-2

2.

 

可想而知,当Eggsy从广播里得知这个消息的瞬间有多么激动,他差点组错了一个被他至少完美组装过四百二十次的飞行器底盘零件。

 

他完全不能安心工作。

 

Eggsy飞快地收拾了工具,塞进脚边的储物柜,跟随人群一同往外走,随口应付凑到他身旁的两个好友,大脑里迅速盘算起如何溜进萨尔塔里找一个能看见上城区游行的位置。

 

它是座功能性的中古钟楼,平时仅限工作人员进出,周末对参观者开放一天——费用相当便宜,但去的人仍旧很少,毕竟花钱只用于眺望风景这点对下城区的居民而言过于浮华奢侈,他们宁愿用多几倍的价格来一场酣畅淋漓的酩酊大醉或招个红灯区橱窗里的姑娘满足本能需求,可Eggsy正相反,有时他宁可饿肚子也要花几个铜币去塔顶坐一会儿,隔着防护罩栏将整个城市尽收眼底,幻想他正是个乘坐军舰前往边陲星系战场的皇家第三军团第一中队的中队长。

 

毕竟那可是下城区最高的建筑啦,也是Eggsy所见过的最好景色,甚至能遥望到上城区皇宫影影绰绰的红色塔尖。

 

这么好的日子,也许皇帝陛下会参与花车游行,也许Galahad会站在陛下身边陪同游行,那可就太好啦,哪怕只远远远远地看上一眼,Eggsy都觉得接下来的时间充满力量,唯一麻烦便是,他得需要解决在非周末时段如何进入钟塔的问题。

 

Eggsy兴致勃勃想着,并没想到他和他的死党们会在通过检测仪后被门卫拦住了。

 

门卫两天一轮班,Eggsy看到Poodle的肥脸时便心道不好,今天竟是这家伙当值,要知道这头肥猪对他的积怨已久——Eggsy无比清楚这家伙的糟糕程度,Poodle一脸横肉,刻薄势利又粗俗好色,总爱利用他唯一的特权拦下工厂的姑娘声称例行检查,探测器划过凹凸有致的身体时不经意地反转手背擦过她们的胸和腰。某次Eggsy看不下去,出语讽刺,从那以后Eggsy便彻底登上Poodle的报复黑名单,每逢当值一定要故意找点茬才能缓解他的不痛快。

 

“嗨,小兔崽子,你的手一直塞在兜里是他妈干什么?是不是偷藏了零件。” 

 

“伙计,你尽管检查,我的口袋比你的脸可更干净。”Eggsy爽快拽出裤袋,他可不打算今天在这头肥猪身上浪费一丁点儿时间。

 

“也许不在你身上,在你身边这两个混小子身上。”肥佬门卫举着探测器朝他们示威地摇晃,“我兄弟说上次在垃圾站看到你了,你在拿工厂的零件换钱,你这种肮脏的勾当究竟他妈干了多久,不要脸的臭小子。”

 

“我们什么都没干!”Eggsy好友之一,Ryan皱眉声明,“你可以检查。”

 

Poodle里里外外翻腾了三人身上的全部口袋后,不甚满意地骂骂咧咧,“这次没有不代表下次也没有,早晚我他妈会找到你们偷窃的证据,让你们好好吃一顿牢饭,你们这种社会垃圾就该早点销毁,基因缺陷真他妈是下贱到骨子里的。”

 

Eggsy眼底闪过一丝精光,身边的好友之二,Jamal倒是一擦引线般地先点燃了。

 

“喂——你他妈是觉得我们都没脾气?”

 

“嗨,嗨,别发火。”Eggsy一把推住Jamal,转身朝Poodle道:“我替他道歉,别发火。”他坦然自若地伸手,在Poodle满是肥肉的胸口拍了拍,“但下次有证据时再拦,这可以吧,伙计。”

 

Eggsy知道Poodle在这里不会明目张胆的针对他——除非想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甚至丢掉工作,至于之后某个小巷口的集结私仇,Eggsy相信那都是小意思。

 

沐浴着芒刺在背的愤恨视线走出工厂大门,Eggsy露出笑容,朝两个神色沮丧的死党一甩手中的暗银色挂件。 

 

“哥们,都是要顺,总要顺点大的。”

 

他眨眨眼,手里的遥控钮一晃一晃地闪着光。

 

 

他坐进Poodle的悬浮车,背部陷入银角羚皮的靠椅,拧开播放器的旋转钮,将音乐放倒最大,头一次开这种偏高级的玩意儿,他和他的朋友们玩得不亦乐乎,在空气公路上横冲直撞,一百米内变换五种角度,兴奋得打开车窗对外嗷嗷叫。

 

直到Poodle发现了什么,冲出来对着天空大声咆哮,用最恶毒的谩骂拼尽全力地诅咒这个半觉醒的小哨兵。

 

Eggsy探出脑袋朝跳脚的Poodle比中指,他想就这么一路开到游行上去,至于怎么开要开多久,谁在乎?他就想能远远看Galahad一眼,哪怕Galahad根本不知道他的崇拜者中有自己这么个不成器的半吊子。

 

被一群警察堵在空中时,Eggsy终于知道玩大了,倒不是因为他偷了Poodle的悬浮车遥控器,而是他为了躲一只鸟生生撞烂了一辆Fiorano加长型的后尾盖。

 

那可是上城区的有钱人才能定制的Fara新型悬浮车,Eggsy曾在中心广场的量子屏广告上见过,离谱的价格让Eggsy咋舌不已。

 

Eggsy的心脏噗通乱蹦,这辆车的后盖修理费估计他得不吃不喝零工一年,现在的他可完全没法接受如此奢侈的意外发展,他找了个机会放下Ryan和Jamal,带着他的精神体躲进下城区肠道一般扭曲繁琐的小巷。

 

还是不能被抓,Eggsy暗暗笃定,他可怜的母亲还需要他每月提供的治疗费,如果他连这点都做不到,当初从那所普通军校退学还有什么意义?

 

Eggsy想起他上次去治疗所看母亲,她已经能够清晰地叫出他的名字,并对他露出微笑,她甚至还问了他过得好不好,就像生病前的她一样亲切。

 

Eggsy的眼沉下去,脚底猛然使力,悄无声息地朝黑王子酒吧跑去,那里的老板对他还算不错,如果能在今天的此刻让他躲上一会儿,他之后会非常感谢他的。

 

他快得惊人,将一道道栏柱飞快甩在身后,如果此刻有人看见,绝对要惊讶他的奔跑速度。实际上,Eggsy的体能并不差,甚至与A级哨兵相比也毫不逊色。但遗憾的是他未觉醒的另一半天赋,对哨兵而言至关重要的五感强化——否则在战场上,可能一个B级哨兵就能将他耍得团团转。

 

 

“嗨——”

Eggsy在推开酒吧大门时,如同担心身后下一刻就会出现某个机械追踪者般飞快迈进店内,热情地伸手打了个招呼,但他在下一刻就愣在门口,抬起的手就那么定在半空,上下皆不是。

 

酒吧内难得冷清,老板不见踪影,却只有一伙人,在他视线前方,好整以暇地围了一桌子,正不约而同地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目光虎视眈眈地汇聚成一道直线,直指他此时的方位。

 

“噢抱歉,我走错了。”

 

Eggsy第一个念头是转身出门,但其中一名高瘦到有些驼背的家伙猛地闪到他身边,一把揪住他衣领,用力将他往前拽,Eggsy就那么始料未及地被他扯了个踉跄,绊倒摔在地面。

 

操——

这阵势真他妈大啊,Eggsy在心底咒骂着,竟然Dean会带群见鬼的走狗在这里守株待兔,这群家伙的肌肉大脑也难得伶俐了点,减少了人工食品的摄入吗?

 

Dean是下城区的混混老大,是个A级的哨兵,他常年领着一群B级哨兵在下城区作威作福,下城区的居民基本都对这具瘟神敬而远之,他酗酒,粗俗,脾气暴躁,与下城区的肮脏警察们沆瀣一气,愈发的无法无天。

 

Eggsy非常讨厌他,这老混蛋竟然曾企图对他的母亲下手,强迫她与他结合,如果不是那天小Eggsy扑上去狠狠咬了他,弄没了Dean的兴致,大概那次Dean就真的得逞了。

 

从那之后Michelle就把自己彻底关在家里,整日担惊受怕,时而拽着Eggsy指甲用力掐他的手哭喊着不许他离开她身边,时而又尖叫让把自己锁在Eggsy也无法进入的房间里,她就这么反反复复,直到陷入彻底的崩溃。

 

从那一口,Dean也厌恶上了这个不知好歹的小鬼,大概也由于他始终没能泡上Eggsy那在他眼中风韵犹存的金发熟女老妈,他对Eggsy的厌恶也几乎是随时间成倍增长的,偏偏这半吊子小鬼精明得很,让他一直没能痛快找一顿他的麻烦。

 

但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Dean喝了一口杯子里的人工合成啤酒,冷眼看着Poodle腆着肚子慢慢走近Eggsy,一口痰啐到Eggsy手边,探出鞋尖轻蔑踢了踢Eggsy的小手指。

 

“小兔崽子。”Poodle居高临下地、傲慢地咧开他满是黄牙的嘴,“偷老子东西时不是挺嚣张的嘛,现在怎么了,怎么他妈就萎了?”


他恶狠狠地踹了一脚Eggsy的肩膀,“小孬种!”

 

混混们龇牙咧嘴地围了上来,Eggsy趴在地上,视线慢慢掠过四周的几双鞋,在心底平静数过,同时也迅速跟应该还在门外的J.B进行了短暂的精神交流,他微不可觉地绷紧肌肉,孤掷一注地蓄势待发。

 

全身而退大概不可能,全部打过也不可能,但只要干翻几个,逃跑时机还是有的——

 

嘎吱——

 

皮鞋迈入的声音,脚步停顿的声音。

 

Poodle抬起头,不耐烦的朝门口喝道:“这里被包场了,没看见我们正他妈在忙吗,赶紧滚吧。”

 

一片寂静。

 

“喂,我说你他妈是听不懂么?”

不耐烦的命令提高了些,门前却仍未传出脚步挪动的声响。

 

Eggsy终于染上些许疑惑,费解扭头。

 

他望进一双古地球时代的黑色牛津鞋,鞋尖锃亮,一尘不染。

 

TBC

**第二天,嗯嗯明天继续第三更

评论(1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