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独一无二(Eggsy/Harry)-1

对不起又开了个脑洞……默默蹲,这篇会努力跟年轻叔的那篇同时更,俺会努力不坑,一定不坑。

前三更日更。


原作:Kingsman

配对:Eggsy/Harry

备注:AU,哨兵向导+军校+未来NNNN年地球+师生

           【龙杀方私设有,精神体相关,有关小黑龙和他的独角兽恋人】

***傻白甜这就是个傻白甜,我只会傻白甜****


楔子


公元3500年,地球经历了一场外星异种入侵的太空浩劫,人类世界岌岌可危。然而在与异种抵死抗衡的残酷战争和急剧改变的生态环境下,人类中不断出现潜能觉醒者,这些觉醒者们五感敏锐,体能强悍,以一敌百,他们能够具现化出他们的精神世界作为协作战斗体,他们被欣喜若狂的人们亲昵地称为‘哨兵’。

当时也有一些觉醒者,他们同样拥有拟态的精神体,但他们却奇怪地没能得到体能和五感的强化,直到第一例哨兵狂躁症出现后,特殊觉醒者的作用才被真正地发掘出来——他们可以安抚不断战斗累积压力的哨兵们的情绪,防止哨兵发狂,他们还能够让哨兵们更加精力充沛地战斗。

他们同样有了专属的名词,‘向导。’


在这场持续了十年的地球保卫战后,最终取得胜利的人类再次建立了他们的地球新政权,并推举了当时最勇猛的一位哨兵成为他们的王,在这一年,人类改公历为纪元历。 



1.


Eggsy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他不确定那些机械追踪者是否还在执着于探测他的方位,下城区的街道弯绕得像扭曲的肠子一样,不经意便会迷失进某个皱褶转角,自小长在这里的Eggsy总有很多方法躲开那些被他惹毛的、挥舞拳头发誓揍他一顿的混混,但那不包括这次忽然出现的警察们和那些高科技的小玩意儿,他有点应付不来——该死的,如果他不是一个半吊子哨兵的话。


“J.B。”他对脚下一只颤巍巍的小八哥犬说,“去看看,尽量别让他们发现,否则咱们就得有好一阵子没法去看瓦伦丁星河了。”


“汪。”八哥犬得令,心领神会扭着圆滚滚的屁股窜出小巷。


Eggsy目送小狗消失,自己则抓抓头发,转着脖子四下环顾。


J.B是他的精神体,尽管他给它起了个古地球时期的非传统战斗英雄的名字,却是个非战斗系的小家伙。


Eggsy首次出现觉醒征兆时是在十四岁的一个清晨,当时他尚在半梦半醒间,撒在他眼皮上的阳光并未令他感觉明亮爽朗,反而身体越发滚烫,四肢麻木,口舌干燥,头疼欲裂,身体里就像有一团沸腾的粒子大漩涡将内脏器官搅得稀巴烂,他跌跌撞撞地挣扎下床想去厨房给自己倒杯水,却失控般一头栽进地面,他的脸贴在冷硬的地板上,全身动弹不得,他甚至以为自己会在下一刻孤独地死去,他浑浑噩噩地躺在那,直到在沉淀下来的黑暗里慢慢恢复神智,一只圆滚滚的小狗蜷在他手旁,粉色小舌头缓缓舔过他的指尖。


那天是他的生日。


他本以为这是他所获得的最棒的生日礼物了,但从那天之后,他的觉醒速度便缓慢下来,直到彻底停滞。

 

在纪元历中被称为文明重建期的头一百年,科学家们对觉醒者们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提取基因,人为改造,这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觉醒,之后他们有意促使哨兵和向导结合,希望传承更加纯净的哨兵或向导。但第一批新人类诞生后,他们发现事情并没那么简单,这些孩子们在诞生之际并没有展示出特殊天赋,直到青春期第二性征发育时,他们才会觉醒成哨兵或向导——且这并不是结果,科学家们最终统计出的觉醒数据为65%左右,即是说哪怕父母皆为觉醒者,他们的孩子也有一定可能性成为普通人。


而在这些觉醒者与普通人之间,会有极少数的人会出现第三种情况,很特殊的情况,也是Eggsy如今的情况:半觉醒。


——出现觉醒状态,形成精神体,但之后却生生停止,仅停留在觉醒中的半哨兵或半向导状态,半哨兵有哨兵的体能、却没有哨兵的敏锐五感;半向导能够进行初级的精神疏导、却不能去匹配哨兵甚至进行专业的系统学习,科学家们曾经试着对这些半觉醒者进行催化刺激和觉醒诱导,直到最后他们也只能遗憾地定论:半觉醒者无法成为真正的觉醒者,他们陷入了一个觉醒的死胡同。


对此,Eggsy曾茫然过,无措过,甚至极度愤怒过,但这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也减少不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嘲笑和讥讽。


毕竟有《宇宙向导保护法》,却没有《宇宙半觉醒者保护法》——但这也好,他毕竟是个哨兵,哪怕只是个半觉醒的残缺哨兵,他内心深处的意志也仍旧寻求‘保护’而非‘被保护’的立场。


他只是没有可商量的人。


他的母亲是个失去了伴侣哨兵的向导,这让她的精神陷入极度的不稳定状态,连平衡剂也无法有效帮助她,Eggsy九岁那年,平衡剂彻底失效了,他害怕地看着在客厅里银角羊毛地毯上歇斯底里痛苦着的母亲,扑上去却被推开,他缩在门后,彷徨到不知所措,直到一辆白色悬浮急救车带走了她,Eggsy依稀听到一个词:结合破裂。

 

“J.B!”他朝侦查归来的小家伙比了个手势,“怎么样,那些家伙还在吗?”


“呜。”小胖狗晃着尾巴,圆屁股往地面踏实一戳,思维中传来的讯息让Eggsy撇了下嘴角,心底暗咒这群警察真是比垃圾山的红翅蝇还要烦人。


滴滴滴滴滴————


正寻思脱身方法,耳畔的机械鸣笛声让Eggsy吓了一跳,他猛抬头,一个银灰色的圆形小机器人飘浮在围墙上方,两只电子眼朝向他,红光闪烁,不断发出的刺耳噪音就像悬浮公交到站前的示警讯号。


“操!”Eggsy咒骂一句,五感差就有这问题,他不可能像一般哨兵那样,以最快的速度觉察危险的接近,J.B是他的精神体,当然也跟他有着同样的缺陷,他怎么就能放松了。


他迅速做出反应,好在他的体能在半觉醒中被强化得不错,冲出去一把抓住街道旁的围栏杆,借力支撑,纵身跃上围栏,一系动作行云流水,甚至半空的机械追踪者来不及将电子眼重新定位,Eggsy双腿发力,身形一荡,一个空翻便稳稳落到下一层街区的路面。


这就是下层区的街道,螺旋蛋糕般环绕得层层叠叠,俯瞰下如同迷宫,在这里循规蹈矩很容易迷失在某个错综复杂的意外拐角,Eggsy再清楚不过,尽管他熟悉这些街道地形就像熟悉家里如何从卧室走到厨房,但他仍旧习惯直截了当。


他抬起头,朝那仍处于定位状态的小机器人比了个中指,J.B扭着肥胖的身子滚到他身边,呼哧呼哧吐起舌头,Eggsy努努嘴,“嗨,J.B,咱再绕几圈,彻底搞晕那几个不干实事的蠢货,好主意吧。”


“汪!”


Eggsy愉快地咧开嘴,他利落转身,故技重施地跳到再下一层,飞快隐入某条幽暗的小巷,他敏捷灵活地在高低错落的围栏间奔跑跳跃,风声呼啸迎面而过,令他享受起速度带来的快感。


他看上去是那么轻松得意,但他心底却始终如同坠了块石头般甸甸的沉,毕竟这可比看上去要糟得多,虽说他不太在乎在警察局留下几笔案底,但这极大可能甚至是一定意味着,他现在的这份好不容易找到的、难得不需求资格证的工作保不住了——以及一笔该死的债务。


但Eggsy的信条是永不后悔。


他不是个习惯忍气吞声的人,虽然他需要足够的帝国币持续母亲的治疗,但他也没义务忍受那脑满肠肥的工厂门卫对他随兴所至的侮辱。

 

今天本是个好日子,举国欢庆,连带他打工的这家下城区私家工厂都决定放假半天,原因是皇家骑士Galahad回来了,在α星二次异种歼灭战后断联十七年平安归来,亚瑟陛下异常开心,直接通过即时全息影像将这个消息发布到帝国的每个角落,影像中的皇帝陛下一改平时古板严肃的冷硬形象,亲切微笑,令人如沐春风。


Eggsy一点不意外,说起Galahad就总要说起皇家骑士团,帝国最高荣誉军——Kingsman,以古地球的历史命名的十二位骑士,是帝国战力的金字塔顶端。纪元时代,强者为尊,所谓古地球时期的偶像崇拜,而在这个时代,偶像崇拜论便指代Kingsman骑士团,他们是全帝国哨兵的无上偶像,几乎每个对自身实力有信心的哨兵们都将成为骑士团的一员作为终极梦想,渴望着有朝一日能被冠以荣耀骑士的头衔。


而本届Galahad,更是骑士团中一个特殊至极的存在,如果说骑士团给了全帝国哨兵奋斗不息的梦想,那Galahad便是全帝国向导们前进的指引,黑暗中的灯塔,迷宫中的导航仪。


向导的体能逊于哨兵,这人尽皆知,否则也不会出台《宇宙向导保护法》的明文法案,向导们总是珍贵的必须被慎重对待的,觉醒者中向导的占比量一向少于哨兵,但哨兵的长期战斗依赖于向导,向导不擅肉搏,在战场上需要哨兵保护,这都是常理常态,世间常规。


但这一届的Galahad打破了它,他以向导的身份绝然立于十一位哨兵之间,他让全帝国从反对质疑到为之震惊,说起他的事迹Eggsy便会双眼放光,Galahad是他最崇拜的一位皇家骑士,他身为向导,战斗力却毫不逊色哨兵,他在三十年前的联邦侵略战中为帝国夺回了圣杯之能,他领军前往G星歼灭了当时最棘手的星际海盗,他单枪匹马干掉了一伙超A级哨兵武装反动分子,他为维护亚瑟陛下的政权回收了乌尔亲王的兵权,他从不为自己声明,他只是留下一个又一个被称颂的传说,以绝对凛然的姿态,毫不动摇地捍卫着皇家骑士的尊严和高度。


他一直在创造奇迹。


最后一次的奇迹便是十七年前的异种二次侵略战,他带领他的舰队再次将虫族异种封进阿瓦隆圣地,然而在他将胜利讯息传回帝国并报告返航后,他的星舰便在中途失去了联络,亚瑟陛下当时沉痛悼念了他的牺牲,甚至决意将Galahad骑士席虚位以待十八年,既是不满意Galahad的新任候选,也是为了表示对这位特殊的Galahad的敬重之情。


Eggsy从不认为Galahad死了,Eggsy始终相信,这位永不停歇创造奇迹的骑士,不会被外物牵绊脚步,他会再次创造一个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奇迹,Eggsy就是那么崇拜他,从知道王国骑士起便被他的事迹迷得忘乎所以,天啊他可是一个向导,这该死的简直不能再励志了——Eggsy默默收藏着他的立体报纸,买不起昂贵的实体刊物,Eggsy便在经过实体刊亭时偷摸顺上一份,再小心翼翼用小刀切下来郑重其事地压在他的金属收藏夹里,他那台中古光脑里甚至有专门的文件夹存放了各种在网络上找到的相关信息、以及不同时间段的Galahad的照片。


他叫Harry Hart,多好的名字。


TBC

评论(19)

热度(49)

  1. 花小满墨鱼加油过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
    加油!想看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