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It is written(Eggsy/Harry)(第三章)

第三章

 

Eggsy花了点时间让自己重新振作,之后简单冲了个澡,套上T恤和运动裤,走下楼。

 

空气中弥漫着似有若无的阿萨姆麦芽玫瑰香,这让Eggsy踩下的脚步生生浮在半空,他茫然、不知所措地停滞了一会儿,几乎是充满疑惑地放缓动作、并小心翼翼往下蹭了几小阶木梯,然后他探着脑袋朝客厅中望去——

 

与客厅连接的厨房,某个穿着白衬衫的背影正站在大理石灶台前,往平底煎锅里倒入一勺橄榄油,滋滋啦啦的响声很快伴着蒸腾的热气一并传达到全身的感官神经,Eggsy瞪大双眼——那个年轻的Harry,他梦中的Harry,居然气定神闲地站在那儿,在明媚的阳光中做一顿营养均衡的早餐。

 

——他连在灶台边敲碎一颗鸡蛋的动作都那么优雅。

——哦不他还系着一条暗红色的围裙!!

——这是犯规!

 

可怜的小狗就这么猛然失衡,手脚并用地从楼梯滚了下来,咕咚一声砸上大厅的红木地板。

下一刻,他从地面弹起,就好像后背上有道弹簧,而他正是颗借助弹力的炮弹,标准而精确地,直达开镜视野中的目标。

 

“Harry!?”Eggsy冲到他身边,“你你你……见鬼的,你——你不是梦?”

 

“……Eggsy。”年轻的Harry不赞同地扬起眉毛,“这就是你的欢迎词?”

 

“不,可是……”

 

“还是你觉得这是梦会更好?”

 

“不不——当然——”急忙辩解以至咬了舌头,痛得险些挤出眼泪的Eggsy瞬间失声,他慌慌张张地,伸手一把扯住他的袖子,生怕Harry误会他露出小狗般的可怜表情,“不——”

 

“Eggsy,看来你的礼仪学习并不像你所说的那么成功。”

 

Harry摇摇头,一本正经地将煎蛋铲出装盘,不锈钢的薄铲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之后他转身,棕色眼睛迎上Eggsy,一如既往的清澈无所保留,“任何时候都应该保持镇定,我想我教过你这一点。”

 

“见鬼。”Eggsy忍不住反驳,一张英俊脸孔瞬间涨得通红,“如果死的是我,六个月后,我忽然回来了,可你见到的我却是一个五十岁的中年人,而且这一切似乎不是梦——我不觉得你还能保持镇定和绅士风度。”

 

他停下来吞了一口唾沫,“我很想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Harry。”

 

******

“这说来话长。”Harry将餐盘放上餐桌,端着骨瓷杯坐下,双腿交叠,“挨了Valentine那枪后,我应该是被一位极富研究精神的老科学家当做尸体捡回去做了一系列的实验,当我在那个阴暗的实验室里醒来时,大概就是现在这副样子,据说是某些实验导致我的细胞产生活化的缘故——值得庆幸的一点,我并没因此被当做稀有珍贵的研究品陈列或囚禁起来,那位值得敬佩的科学家先生确认了他的实验有效性后便表示对我失去了兴趣。”

 

“……为什么你好像在说别人的事。”而且这根本不是说来话长,这见鬼的也太他妈简洁了——Eggsy小小地、不甚赞同地在心底进行了果断的腹诽,之后他迟疑着开口:“Harry,那些实验,不会给你的身体带来副作用吗?”

 

“迄今为止,并未发现。”

 

“我……”Eggsy眨眨眼,“我觉得这就像看了场电影……”

 

“弗兰肯斯坦?”

 

“飞跃生长。”

 

他微微惊讶了下,目光闪烁,“我都不知道你喜欢那种电影。”

 

“不……”Harry的视线让Eggsy再次涨红了脸,“我只是很高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不是梦,你还活着,我想……”

 

尽管Eggsy始终感觉像置身天方夜谭,但他在用力地掐了自己一把并感觉到明确疼痛后,他的鼻子再次被酸涩袭击,巨大的喜悦与莫名的委屈洪水般同时涌来,没过了他,也没过他的一切复杂情绪,他的双眼在一刹那像被野山梅的汁液染了色,整个儿红通通的。

 

“Harry。”

他慢慢唤了一声。

 

“Harry。”

他哑着嗓子又唤了一声。

 

他能在有生之年再次呼唤他并获得回应。

 

这真是太好了。

 

******

 

尽管Eggsy很想跟Harry深入进行一些关于重逢喜悦的分享,但比那更多的困扰纠缠着他,他担心Harry口中所谓的实验,担心实验所带来的副作用——毕竟甜美的果实后往往隐藏着狡诈坏心眼的毒蛇,他甚至担心那个神奇的狂热老科学家是个极端的左派分子——鬼知道他捡回去一具特工尸体是想做怎样的实验,说不定又是个企图毁灭世界的Valentine,Harry是他计划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先驱,或者尝试,更甚至Harry的大脑已经被植入了某些该死的芯片,在特定时刻接受特定信号就会变成一具杀人机器——就像另一版本的冬日战士——反正那群见鬼反派们的思维总是惊人的相似,对吧。

 

Eggsy可不管这是否被叫做被害妄想症,无论如何,他希望Harry立刻去做一个更加详细的、以及精确的全面检查,说不定Merlin能够分析出Harry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一个活生生的,年轻的Harry,他总觉得这不像真的。

 

他们乘坐胶囊地铁到达Kingsman总部,令Eggsy诧异的,Merlin已经等在门厅了,就像预知他们要来一样,只是他在这同时仍拨弄着他的平板电脑。

 

“Galahad,Eggsy。”

Merlin抬起头,镜片后的目光深邃悠远,他注视着走向自己的二人,缓缓露出一个微笑。

 

“我——操——”Eggsy愣怔片刻,忍不住用粗口表达了他的惊讶,“你真的是魔法师么?Merlin,你能预知?我以为Harry的出现会让你——不,是所有人震惊的。”

 

“因为我已经通过镜片监视得知了。”

 

Merlin平静一推眼镜,无视Eggsy瞬间露出的‘你真是偷窥癖变态?’的愕然眼神,淡然自若道:“关于这点,Eggsy,我不得不提醒你,如果你真认为某些事是私事时,记得关掉视屏共享,只摘下眼镜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Eggsy的脸迅速红了起来,他甚至用余光觉察Harry默默看了他一眼。

 

他在心底开始呻吟。

他想起他昨晚被放在床头的眼镜。

以及那些不可能被他遗忘的,他对那个梦中Harry痛哭流涕着倾述的满腔爱意,还有那个完全称不上高明的、乱七八糟的吻———噢他是不是该庆幸自己没因为认定Harry是梦而直接上了他?

 

“好了,Galahad。”Merlin善意地放过了年轻特工的窘迫,一本正经地朝向Harry,道:“既然你回来了,也许我们可以就‘Arthur’继任一事来详细谈谈了。”

 

“你对回归的战友就是这种欢迎词?”Harry抿了下嘴角,“那恕我直言,这可真是糟糕透顶,既毫无品味也没有打动人心的幽默感。”

 

“Kingsman特工在任何时刻都有必要奉献于Kingsman的第一要务。”Merlin毫不动摇地扬起眉毛,“鉴于发生在你身上的奇妙经历,我个人认为,你应该将更多的时间分配在总部,以防特殊状况发生。”

 

“我不觉得骑士的体能会逊于一名后勤法师,尤其是,现在是我巅峰时期的体能。”

 

“表面是最不可靠的假象。” Merlin毫不客气地抬手指着通往检查室的方向,“先去做个全面体测,数据有助于你进行正确选择,也有助于你编辑说服我的理由。”

 

“容我直言一句,这个位置更适合行动迟缓的老人家。”

 

“Chester King会哭的。”

 

“反正他也已经听不见了。”

 

Harry耸了耸肩,Eggsy急忙拉起Harry往检查室走,在这一点上他跟Merlin难得意见统一,他需要详细并明确的体检报告来分解他的担忧。

 

“Harry。”Merlin在Eggsy的手即将推开前厅大门时忽然出声。

 

他背对着他们,低着头,手指仍在电子屏上平缓滑动,语气同样平缓,唯有一丝口音的变调泄露了他此刻拥有的情绪感性,“欢迎回来。”

 

TBC

最初写这个的契机……就是由于这张图

评论(1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