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It is written(Eggsy/Harry)(第二章)

第二章

 

“Harry。”

 

他结巴着又确认了一次,并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似乎不疼。

 

“噢,Harry,我居然梦见你了——”Eggsy瞪大眼睛,面部表情呈现出一种极度的惊讶,“这睡衣真他妈有效,我应该早点抓着它的——”

 

“不,Eggsy。”棕眼睛的年轻人不赞同地扁嘴——就像Eggsy一向所认知的Harry Hart的习惯那样,“不同意见,我认为这不是梦。”

 

“Harry!”Eggsy的嘴张大了,“可是你……”

 

“关于这个。”年轻的Harry伸手摸了下脸,“这有点难以说明,也许明天我们有时间好好说一下这段时间的事情,不是现在——Eggsy,我认为你看上去需要休息,非常需要。”

 

不,操他的才不——Eggsy在心里反对地大喊,要知道我梦见你有多困难啊,无论是弗洛伊德或柏拉图都没法解释他们的理论为何在他身上没能生效,他每天都在想他的导师,可这种惯性日常却无法在梦中得到延续。

 

现在他终于成功梦见他了,为什么他还要在梦里见鬼地再睡过去!?

 

 

“Eggsy?”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再次响起时,Eggsy的鼻子一瞬间涩得像被塞进了浓缩的柠檬精华素,这语气可真温柔,不是么,他多久没听到他的导师、他的绅士、他的Harry用这种声音叫他的名字了,上帝,这感觉真实得可怕,也好得可怕,让他简直不敢想象如果再听不到这种声音他该如何自处。

 

如果不是梦就好了。

 

Eggsy委屈又懊恼地想着——但这怎么可能不是梦,一个年轻的Harry,而且他根本说不出年轻化的理由,这绝对是自己对梦境设定过于贫乏的缘故——毕竟他不是克里斯托弗.诺兰。

 

 

“Eggsy?”

 

呼唤二次响起,这次得到的回应是他结结实实扑到Harry身上。

 

像颗破甲弹般砸得毫无保留。

 

年轻人的呼吸急促,眼底迅速而毫不遮掩地泛起浓烈的红色。

 

“Harry。”

 

Eggsy的声音沙哑了。

 

“Harry。”

 

反复确认般,呜咽着、Eggsy一次次唤着这个名字,手臂绕过肌肉匀称的肩膀环住那片温热脊背,他甚至没听清楚Harry在他之后说了什么,他像溺水者般地用力揽住唯一能拯救他的浮木,生怕失去地牢牢锁进怀中,尽管他也隐约奇怪为何会梦见年轻的Harry,但他很快便含糊想着大概是由于之前他看了太多遍抽屉里的相册,那个身着伊顿公学的黑色燕尾服、青色马甲上点缀闪闪发亮的银纽扣的Harry让他记忆太深刻了。

 

他是如此想他。

 

Eggsy松开Harry,仅一瞬间被分开的距离,一秒后又被他热烈的吻缩短回去。

 

他还在哭呢这真糟糕,咸涩的泪水滑到他们紧贴的唇舌间,微苦,但Harry的唇如他想象中一样、温暖柔软得像沾着泡沫奶油的柑橘棉花糖——他知道Harry不会喜欢这个形容词,所以他也只是在滚热发烫的大脑里偷偷赞美了一瞬间。

 

上帝,这真是太真实了。

 

上帝我爱你。

 

 

他再度将这个太过真实的Harry搂进怀中,嘴唇贴着他的脖子呜咽出声:

 

“抱歉Harry,真的抱歉,我不该跟你吵架,不该对你说那些话,我很后悔,我一直在等你回来告诉你——我没有让你失望,我拯救了世界,这很棒吧Harry?但这个世界为什么他妈的没有你——我已经会调好喝的马丁尼,我的餐桌礼仪进步很大,我会成为你所期望的人,我比以前做得更好……Harry,Harry,我要你回来Harry,是你,而不是只有你留给我的定制西装和没有你的房子。”

 

他提高了声音。

 

“我爱你,Harry,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我以前会梦见你,那让我能好过一点儿,但现在我好久没梦见你了,已经四个月了。”他的威尔士腔不觉变了调,染上充满鼻音的、孩子气的埋怨,“你肯定不知道我爱你,每天每天——连出任务的时候我都在想你,我想你每晚都能到我梦里来,就像这样让我抱你,吻你,我发誓不会做更多,在你没有允许的时候,所以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不理我——噢Harry你这个该死的老骗子——你亲口告诉我那些电影,可窈窕淑女里他们最后是在一起的。”

 

他吸着鼻子,开始胡言乱语了。

 

年轻的Harry就这么任他抱着,深棕色的眼中始终温和,闪烁着Eggsy并没能看到的爱怜和宠溺,他听着这孩子絮絮叨叨地充满哀怨地控诉他离开他有多么混蛋,听他不断重复着说他多想他,他伸手去摸他小男孩的头,手指穿过暗金短发,轻拍,抚慰般的。

 

Eggsy颤抖了一瞬,Harry摩擦着头皮的手指让他不觉放松,酥麻伴随放松后极度的困倦上涌——实际上,以上的所有都是促使Eggsy更加深刻的认定这是个梦的理由——Harry不会这样对他的,至少当他摸索着吻过去的那一瞬间,这位绅士就该惊讶着回避并地摆出年长导师的凛然姿态了。

 

而且Harry的年纪看上去比他还小。

 

Eggsy默默地感谢了一下自己的妄想症——他终于梦见Harry了,无论如何这是重点。

 

但该死的——为什么他在梦里都会犯困,这不符合逻辑,至少不该是现在的逻辑。

 

“Harry,Harry,别走。”

 

意识消失前他含糊着发出呼唤,双手下意识地加重了力气。

 

当细微鼾声传出,重而热的鼻息洒入Harry脖颈间,有点痒。Harry尝试换了个姿势,稍作挣扎,但男孩抱得死紧,哪怕睡着也没有丝毫放开的意思,保持之前的姿势手脚并用蜷在他身上——尽管他此刻至少有十种以上的方式让Eggsy不知不觉地松手,但Harry没选择任何一种方式,他只是放缓目光,任这小狗一样的年轻人双手缠绕地抱着,凑近亲了亲他的额头。

 

******

 

Eggsy眯着眼,阳光透过未完全合拢的窗帘爬上他的脸,舔得他眼皮不住颤动。

 

他呻吟着翻了个身,抓起枕头压在头上,彻底隔绝那些扰人清梦的光线。 

 

Harry,他记得昨晚梦见Harry了,一个年轻的、如同抽屉里相册的立体投影般的Harry——不过那可比照片好看多了,Harry的唇Harry的弧线Harry闪闪发亮的大眼睛,噢那个梦可真甜,他记得他吻了Harry,Harry也没拒绝,他一直抱着Harry不停倾述他满溢的思念和爱意,Harry摸了他的头,这让他整个胸腔不住发烫,连固态的眼泪都被烫化了,像坏掉的水龙头般从眼睛里不停往外淌,噢——这他妈可真够蠢的,难得梦见Harry结果他几乎全部时间都在唧唧歪歪地掉眼泪,但是Harry身体真暖,暖得就像真的——

 

真的!

 

真的?

 

Eggsy甩开枕头,猛一下子弹起上身,充满期待与狂喜的双眼试探性朝身旁望去——床铺空空如也,只有他惯例放在另一半床上的酒红色睡衣。

 

他恹恹地倒回床上。

 

没精打采地,他扭头,伸手扯了扯睡衣的一角,自言自语、也像是与其对话般开了口:

 

“嗨,如果是你的功劳,今晚再让我梦一次吧,我保证不在梦里睡过去。”

 

TBC

评论(4)

热度(62)

  1. 春天种下一只toma秋天收获一堆番茄墨鱼加油过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