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It is written(Eggsy/Harry)(第一章)

第一章


 


Eggsy惯例性向右方旋转钥匙拧开门锁时,夜已深沉。


 


他和Roxy刚刚搭档结束,成功一锅端掉一伙位于布鲁塞尔正密谋制造连锁爆炸案的恐怖分子,乘坐飞机回到Kingman总部,连胜利的红茶都没应Roxy的邀请坐下来喝上一杯,便匆匆告退离开,前往这处他每次完成任务都例行在第一时间赶回的地方。


 


由Valentine亲手制造的世界暴动结束后,他正式加入Kingsman,成为一名特工,却是名没有骑士头衔的特工。


 


Merlin本想让他继承Galahad的位置,但Eggsy却严肃地拒绝了,他像个真正的绅士那样一本正经,他甚至觉得他从出生至今从没如此义正言辞地一本正经过。


 


“不,先生,我不会继任Galahad,但我可以暂代这个位置,就像个候补者那样。”


Eggsy说,坚定的绿眼睛一眨不眨,无所畏惧地望向Merlin,执着,认真,强硬的就像一块屹立不动的花岗岩,那满布其中的复杂花纹终究让沉稳冷静的大魔法师淡淡移开目光,


 


“如果我可以把这句话视作成功拯救世界的英雄的唯一要求,很好,便如你所愿。”


 


之后过了六个月。


他已经彻底习惯了Kingsman工作的时间。


也是自Harry从他生命里消失后他度过的时间。


 


明天周六,Merlin说可以给他一个周末的假,尽管他的身体每个细胞都狂怒暴躁地叫嚣着休息休息休息,但他的中枢大脑发出的强硬指令却明确告知他不需要这个。


 


“尽管作为皇家特工来说不该有休假,但Eggsy,你现在的程度已经做得过了。”


年轻的女骑士以严肃又挑剔的口吻评价着,蹙紧的眉间和微凝的眼瞳中却有着显而易见的担忧,“Eggsy,还有——”


 


“多谢你的关心,Roxy,不过我没事。”Eggsy打断她,扯出笑容,一如他形象的阳光活力。他在心里小声嘀咕了声‘见鬼’,为什么每个人都认为他需要休息,他明明还有很多精力没能消耗干净——以及那些一旦安静下来便会缠绕在他身旁的混乱念头。


 


他毫不绅士地在心底诅咒着,那真是一堆很烦人的嘈杂声音,他竭尽六个月的时间也没能成功让那些声音的分贝降低一点,他总是睡不着,或是说睡不安稳,这堆像恶魔耳语般的尖锐声音简直糟糕透顶,他说不好它们究竟像什么,也许像乱七八糟的枪响,也许像Valentine的笑——总之,这让他一个半月里都没能成功梦见Harry了。


 


老实说他有点儿恐慌。


 


他不希望Harry从他的生活中消失后,连想象中都找不到Harry的身影——就算他不愿去相信,但时间总会模糊一切记忆,好或坏的,普通或珍贵的,像随着岁月痕迹不断褪色的超市小票,最终化为一张干净空荡的白纸。


 


他不想那样。


 


Eggsy掩上门,将脱下的牛津鞋在鞋柜上摆好,这是Harry的家,Harry应该希望他恪守礼仪,但忽然他又刻意用手指地将鞋碰歪了一点,这让他愉快地笑了起来,他仿佛能听见脑海里静立的年长绅士故作严肃地板起脸对他说‘No Eggsy’,歪着头,用那种专属的音调。


 


他还在,就在这里。


 


Eggsy伸手抚上左胸,寻求确认般地用力按下去。


 


得到皮肤反弹回的震动,他咧开嘴,迈步走进客厅,回想Harry的动作,一件件将西服,衬衫,西裤脱下按序在衣架挂好,披上他出任务前挂在椅子上的红色睡袍,直接踩着弯弯绕绕的木制楼梯来到二层的卧室。


 


无论他有多么不想承认或不愿放松,但他的确累坏了。


 


【特工真他妈不是人干的】


他在脑海里曾偷偷抱怨过这个,并让脑海里的Harry语气严肃地反驳他,上帝他真是爱死这个了,不过也许Harry会由于他的个人礼节问题到梦里来跟他好好谈谈——如果Harry愿意的话。


 


他一头倒进Kingsize的大床里,放松四肢。


 


他没疯,真的。


 


Roxy是个好姑娘,真诚又善良,但她没必要为他担心,他只是真的很想Harry——尽管成为特工后他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住所,放心安置了母亲和妹妹,但每次他结束任务后,都会首先到Harry空置的家中报道一宿,按照Merlin的说法,这里也是他的了——他觉得他曾经的魔鬼训练师终于做了件值得称赞的好事。


 


床铺舒适度带来的睡意涌上他的大脑,愈发浓厚,他下意识地翻了个身,伸手去抓他放在床铺那半边的另一件酒红色睡衣,希望上帝能看在他努力工作维持和平的份儿上让他今晚梦见Harry,唔,大概抱着这件睡衣会让祈祷更灵验些。


 


他抓了个空。


 


Eggsy努力睁开半迷糊状态的眼往黑暗的对面瞅去,再伸手一通胡乱拨拉————


 


!?


手指上的触感令Eggsy猛一下子清醒,他绷紧身体,上身骤起,反手一把拧开床头灯,迅速后退,像标准的特工反应那样,另一只手飞快地摸向放在床头柜上的戒指。


 


但下一刻他呆住了。


 


对‘床上有人’延展成‘谁他妈敢闯入Harry的家’的暴怒情绪几乎在刹那化作光下的尘埃,他无法置信地、满脸呆滞地望向正躺在床那边的那个人,随着忽然充满房间的灯光,那人也如遭受刺激般眯起双眼,不太情愿地缓缓撑起上身。


 


“真正的绅士遇到任何事都应该冷静对应,Eggsy,这样慌张是不正确的。”


 


和记忆中几乎重合却比记忆中似乎略清澄一点的声音,但是如出一辙的语气,优雅,冷静,极为标准的RP口音,但是,那张脸——


 


Eggsy一脸傻气地将目光倾向那个轮廓与记忆相似、也明显与记忆中不符的男人。


 


看起来似乎与他同年,不,大概比他还要年轻一点?毕竟看上去是的——脸部线条柔和圆润,皮肤白皙,鼻梁挺直,以及随着嘴角微扬旋出的小酒窝,总归是年轻人才有的相貌。


但他那深棕色的眼中沉淀的却是被岁月磨砺后才会拥有的静谧稳健,混合在他四周形成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奇特气质。


 


Eggsy沉默半晌,呐呐地,傻里傻气地唤,声音里有模糊不确定的绝对迟疑。


 


“……Harry?”


 


TBC

评论(11)

热度(93)

  1. 春天种下一只toma秋天收获一堆番茄墨鱼加油过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