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鱼加油过夏天

目前主打:蔺苏,楼台,东歌
食用范围:all胡,all路,蛋哈,叶韩
主甜不虐,偶尔犯抽,爱好较杂,fo俺的亲请注意使用tag屏蔽功能。
宗主病步入晚期……勿治勿救,all胡站定 #不知还会浪多久#

【kingsman】It is written(Eggsy/Harry)(楔子4)

4.

 

Eggsy觉得他该好好想想,无论是这想法会促使他进行哪种行动——老老实实跟Harry表白或是赶紧找个辣妞儿降降火,总归在那之前,他应该先弄清楚他的真实想法——毕竟Eggsy自我感觉他并不弯,他在以前可是非常标准地和他的损友们站在路边朝翘臀长腿的姑娘吹过口哨的。

 

他不经意地跟Roxy闲聊般扯起这个话题,并试探性地问她有没有跟同性试过——而且Eggsy的理由很充分,“听说这在贵族之间很流行,是吗?”

 

Roxy在那一瞬间经典重现了Eggsy牵着J.B疑疑惑惑地问她这只斗牛应该能长大吧的嫌弃表情。

 

“有时间好奇这个不如好好锻炼你的下盘,它们看起来已经蹲得有些不稳了。”

 

帅气又妩媚的骑士候选微微一笑,出神入化地补上致命一刀。

 

“你这样下去赢不过我,你的推荐人会失望的。”

 

噢,Shit!这可真糟。

 

 

他仍旧没能想得清楚,而且接下来的发生也让他没有机会想得太过清楚。

 

是的,若说起Eggsy人生后悔排行榜的前三名,毫无疑问的冠军便是跟Harry吵那场架,愤怒与冲动总会让一个人理智丧失口不择言,他觉得Harry欺骗了他,一直以来他觉得Harry就是他的神,结果他的神却没告诉他最终测验就是射杀他的狗。

 

他几乎不敢置信Harry当初能在那只狗的眼神下扣动扳机,哦去他见鬼的绅士礼仪,去他见鬼的皇家特工,他的Harry究竟想培养他成为什么样的人!?

 

哦去他妈的。

 

Harry之后的说辞让他大脑一热、血气上涌,甚至他控制不了自己在那一刻瞬间拔高的指责声调,他知道Harry很生气,他从没见过这种态度对他的Harry,尽管在他口不择言地说出跟父亲相关的那句话时他就后悔了,Harry在那一刹那复杂的受伤眼神令他简直想把这句话一字字的从空气中仔细收集并全数吞回去,但他终究没那么做,年轻人特有的坚持和别扭让他选择了只是将燃烧在他周身的气焰降低了那么一点儿。

 

尽管Harry一走他便后悔了,迅速空荡并安静下来的四周让他后悔得要命。

 

他开始回想Harry的话,想起这段时间Harry对他的态度和照顾、以及一切包容——Harry在那瞬间的眼神在他脑中不断放大,这让他忽然无比内疚,他懊恼并惴惴不安地坐在沙发上,试图去理解特工们的信念与职责。

 

等Harry回来就跟他道歉吧。

他想着,虽然完全理解特工的世界可能还需要点儿时间——但那不重要,Harry看上去很难过,这才是让他懊悔和自责的事情。

认真的道个歉吧,或许还可以烤个派?——虽然他不太会弄那个,但Harry应该高兴的吧,或者给他调一杯混合杜松子酒搅拌十秒的马丁尼,这个Harry教过他,Harry大概会很高兴见到他的教导有所成效。

 

Eggsy在脑中设想了十种正确并卓有成效的道歉方式,想得连不存在的尾巴都摇了起来,他觉得他的思考很充分了,他甚至连每种道歉方式后Harry的反应都想到了——但他没想到的是,他会亲眼目睹教堂中的那场杀戮,以及他完全无法相信的,那个在他视线中被一枪毙命的人。

Harry很强。

Harry不会输。

Harry帅爆了。

Harry就像电影里的英雄,无所不能。

Eggsy不知他怎么能够喊出那一声NO,他险些以为这是一场梦,他只是睡着了,他扣上笔记本,用力揪着头发,头皮上传来的真切剧痛很快蔓延到他的胸口,像地震时裂开的地表那样,迅速塌陷成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强烈的恨意洪水般席卷了他,他等也不等地以最快的速度前往Kingsman总部,在那场机警与阴谋的博弈中,他赢了。那一刻,他莫名感觉自己完全理解了Harry口中的责任,以及Harry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与使命。

 

之后的事就像场充满奇幻色彩的英雄电影,Eggsy拯救了世界,并获得了公主的垂青。

那很新鲜,也很刺激。

甚至不像他该经历的。

 

但随之而来的浓烈空虚感让Eggsy几乎喘不上气,他拒绝庆祝,只是保持绅士作风回到Harry的大宅。

 

他打开门,再锁紧,就像Harry当初的动作。

 

他并没意识到他无意识地模仿着Harry,他只是一步步攀上楼梯,来到Harry房间,西装脱也不脱地将自己扎进Harry的大床里,结实的身躯紧紧挤成一团,蜷缩得就像他的J.B睡觉时的姿势。

 

这里似乎什么都没变,空气中似乎还存留着Harry之前的味道,连那暗红的丝绸睡袍都保持着被主人丢下时同样的皱褶,但Eggsy知道,他的世界已经不一样了,他胸口的消失的那一块,像不慎随着垃圾袋被丢掉的拼图碎片般永远也补不上了。

 

他莫名地想起他幼年跟母亲搬到现在住所的时候,当时从他房间窗户向外看去,能看到一株春海棠树,这种树在春天开花时很漂亮,在画册里他看到过的,像电视里深夜播放的那些漂亮大姐姐的粉红色嘴唇,那一年中他最盼望的便是这棵树在来年开花,然而花期没到,那棵树便被市政府环境规划局砍掉了。

 

Eggsy窝在黑暗中,无声地哭了起来。

 

他忽然无比怀念那棵树,

 

如同他对Harry的,未开始便失去的爱情。

 

楔子.END

 

***********

这真的不是BE,只是楔子部分终于话唠地完结了。。之后是正文第一章了

评论(7)

热度(57)

  1. 春天种下一只toma秋天收获一堆番茄墨鱼加油过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
  2. 娜娜酱墨鱼加油过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